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菊韵】夜幕·炊烟·村落·旷野(散文)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散文

想起了儿时的夜幕,夜幕下的炊烟,以及炊烟里的村落……

乡村的夜幕降下,傍晚,太阳的余辉似天女的婚纱,裙裾漫舞大地,秋月、繁星、穹窿顶……

乡村的炊烟升起,傍晚,次第地、袅袅地,缕缕地,像厨娘忙碌着的鼻息。

村落在烟雾中腾跳,在缭绕中舞动……

暮色氤氲的旷野里,6岁的我,蹲守在生产队分给我家的一堆玉米棒子旁,颤抖着身子,踮起脚尖凝望那熟悉的,渐渐模糊起来的远方的村落。

玉米丰收,父母拉走了一车的金黄,我知道我家房上将重新堆起那耀眼的金色顶了。这个季节,是父母最高兴的季节,我发现,弯腰驼背的父亲拉起沉甸甸小拉车的一刹那,脸绽得没有了一丝皱纹。

然而,那时的我没有因丰收而绽开笑脸,反而用儿童自私的心分析:少分一些,一车能拉走,也许就不会让我一人看守,孤零零地在旷野里瑟瑟发抖了。

一队大雁在头顶掠过,披着夕阳的辉光,划破了朵朵镶满银边的白云,喳喳着,一会儿就没有了踪影。此刻,唤起的无助的心境,我至今铭记。

无助,恐慌在漆黑的辽阔的田野中蔓延,那田间杂草里的无名昆虫,肆无忌惮的,蹦跶到我那单薄的衣衫上,游走在光光的头上,匍匐在蒙露的眉稍,继而在眼前闪飞;它们时而低唱,时而沙哑,时而悉悉索索,草虫夜幕下的折腾,在一点点侵蚀着我小小生命里最后的坚强,恐惧潜滋暗长,而且渐渐笼罩周身。

我努力使自己缩成一团,本能地自身取暖,把头埋进裤裆里。虽赤着双脚,踏着冷土,也没敢找寻娘做的那双暖和的千层底儿,怕什么鬼东西窥见我这个孑然一身的孩童。那时,很希望通往家的路是一条时光隧道,好让父母快快回来。

蜷缩在秋日的田野,斜睨着村落一方,努力找寻那袅袅炊烟,然而终究是失落,心儿登时迷茫。风起来了,腐草泥土味儿扑鼻而来。杨树叶子哗啦啦地响起来,还没有放倒的玉米秸秆随风摇摆,像千万个怪兽在玉米地里逡巡。

“咔嚓!远处一声脆响,我登时全身鼓满了鸡皮疙瘩,上牙紧敲着下牙,心里砰砰着。难道真的有鬼么,老师说世上没有鬼,只有唯心的人爱说鬼话。

但是,那里为什么响啊?心里想着,害怕着,还不住地往声响处偷看。

然而,心底里的一个我,小声对我说:去看看吧,看看就知道是什么响了。

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才发现一张铁锨倒向了一个柳条筐,是两两撞击发出的声响。心里倏然轻松,武士似的背着双手在玉米堆旁溜达起来。

父母回来了,装完玉米的同时,父亲也同时把我装上了车,还一边夸赞我很好地完成了看护玉米棒子的任务。

母亲却嗔怪道:“真有你的,让一个弱小孩子黑夜里看棒子,不怕让人家把咱孩子偷了?”

父亲却振振有词地说:“我哪里是怕丢咱家的棒子啊,我是怕丢了咱家儿子的胆儿。”

我躺在车上,听着父母的对话,似懂非懂。但,感觉谁也是为我好。

晕悠悠地仰脸躺在车上,望着天幕上眨眼的星星,我心想,不是有这么多的星星作伴么,我刚才怎么没有发现呢?

家里,老榆树上,那几只老芦花鸡,站立枝头,三三两两的挤拥着入睡了。

它们天天晚上在风中,在雷中,在雨中……也从来没有害怕过。

儿时,小小村落里,勾勒起的不光是一幅幅奇崛的乡村画卷,还有最为朴素的人生经历和人生启迪。

我觉得,这都是生命里最为重要的。

沈阳治疗癫痫病重点医院是哪家治疗癫痫病开颅手术需要多少钱婴幼儿服用卡莫三嗪期间可以打疫苗吗?哈尔滨市比较好的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