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散文日志随笔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传统国学

  学校上的天空阴云密布,黑压压的,如同笼罩在一片死水之上。随之而起的风儿,呼啸拍打着,却难以带动点什么。

   募捐活动已然拉起,班里的团支书很熟练的拿起一张纸和笔从前往后走着。速度很缓,一只手攥着硬币和纸币构成的零钱,一张嘴不停的煽动着。一块硬币,两块硬币,递来时还是犹豫的。走到哪里,一张张脸上都有相似的表情,好像吃了黄莲般,苦着脸。后来,她也不说了,只是本分履行了自己的职责。草草结束,募捐意义虽没体会多少,但最起码我知道了为何会有这样的活动了。

   本学校有一个同届学生精神分裂,脑炎、肺炎等疾病呼之而起。听到这里,同学们到没做出什么太大的反应,但也表示了一些。“我很痛心。”“这么可怜。”“叫什么了?有没有人认识啊?”接下来就是提到捐款了,这下可热闹了。“最低捐多少?”“不捐行不行?”“早就没钱吃饭了。”……虽然一片“呼吁”声很激烈,但募捐活动到底是完成了。

   第二天,刚上完两节课有个稍长的自由活动时。一位有些熟悉的面孔来到了我们班里,一阵高昂的声音吵醒了正在座位上假寐的诸君。没想到的是,这位学生会成员居然是那位可怜人的同班同学,来的意图正是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更多奉献一些“爱心”。他面带微笑,说出来的话真的没有什么水平,不仅无法让人生出恻隐之心,而且还勾出了一些班中同学的嘲弄。即使如此,仗着锻炼出来的强大脸皮,他微笑着离开了此地。

   他什么也没带走,但却给这班学习的人带来了一些离我们很近的事实。那个曾与我们一同学习的孩子已经在市里做了两次手术,差点休克,幸好抢救及时。休克是什么意思?班里人很害怕,千万别让我们知道。他现在因为医疗费不得不转到县级压制一些病情,而现在又转到镇级的医院了。为什么呢?听说镇级可以报销一些更多的费用。

   有个嗓音粗犷的孩子说了一句话,引来众人侧目。“我去卖血呀!要不送他两个肾得了。”幸好的是,他这一吆喝,站在讲台上的结巴也讲完了。

   呼!这是什么感觉?好沉的云,好死的水啊!

贵阳治疗癫痫要多少钱郑州治疗癫痫病哪家好成人癫痫病能彻底治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