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乡魂(散文)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传统国学

清明无雨,阳光不燥,洁白的云朵带着春的气息悠悠飘过上空。我坐在回三桥的车上闭目思乡,记忆的影像一帧帧闪过脑海,蜿蜒的石头砌起的双狮屯古堡城墙,去观音凹宽宽大大的岩板路,高大的鸡爪树、山核桃树,岩鹰坡草地上鹅黄的摇摇花,排牙山岭的春天里处处开着的粉桃花、白梨花、桐油花、红杜鹃,以及那些远去的人和事,一切的一切,纯净的、安宁的、绚烂的、泛黄的、黑白的,无一不是我手指间疏漏掉了的鎏金岁月。

临近三桥时,我闻到了旧时光的味道,夹杂着些许青草和山花的馨香,故乡的魂魄从温暖的阳光里游弋出来,如此晶莹剔透,安宁而又美好。其实,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包括生命中最锦绣的年华,几乎都是从这里开始生根发芽,然后延伸开去,直至远处的山川大地。

一脚踏上故土,全身的毛细血管舒张开来,自由欢畅如山涧小溪,望着掩埋父亲母亲的黄土,犹如临面般亲切,却又是切肤疼痛,原来梦境和现实的距离还是有些远的,我这是来了无法心安,离开更加无法心安,永远在路上的感觉,我想,很多背井离乡的人都懂得。   

世间繁芜,人生沧桑,经常听朋友说起想隐居山林或者远游苍山洱海的事,而我则是哪里都不想去,就想回到三桥,触摸她的山青水秀,坐在薄雾缭绕的绿草绒绒的岩鹰坡顶上,轻轻蹭蹭泥土地里徐徐升起的温度,暖和而又湿润,让人娴静。遍布田野的油菜和紫云英,两种颜色的花朵争相竞放,金黄和红紫,与周边的青山绿水依然交织成岁月静好的样子,流年的声响,已经悄悄滤去了凡尘俗世,我的内心就像高山流水,有了秋天的禅意,我也许只是想重新踏遍这里的每一寸土地而已,回味经年过往,和冬天老屋火塘里那一抹无法忘怀的温暖。

返程的路有些弯曲,微风习习,一只青鸟在上空掠过的弧线有些悠长,我竟然再次偶遇了双狮屯古堡城墙,皆因姐姐姐夫和他们的朋友,才有勇气又一次踏上寻找古城墙的路。以往的荆棘和水竹林,完全隐蔽在一片青冈栎和枞树的阴影下,青冈栎擎天的姿态,给人的力量十分坚强。听说三桥的乡贤们几天前曾经在这里举办过一场四乡山歌会,一条被歌友们踏出来的泥土路,能想象得出那场山歌会盛大的场景。旁边偶有几根细小的竹笋冒出尖芽,委屈孱弱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以前它们疯狂窜长的姿势,任你走到哪里,随便扯来,即使把书本全部倒出丢在地上,都能将我的书包塞得鼓鼓囊囊的,那种丰厚的收获感,会让人隐隐觉得现世就是这么安稳的,小小的年纪,谁会体味出年华易逝的悲凉呢?我其实每天都要经过这里,一草一木,一沙一石,几乎都与我的双脚亲密无间。那道古城墙蜿蜒而又静默的姿势,完全将古代繁盛的风光困守在一片荆棘丛林,就像蛰伏深山的龙脉,也许只为等待千年破土而出,一鸣惊人。

再次寻访双狮屯古堡,人间烟火的气息在蓝天白云下早已经销声匿迹。我听原林姐姐转述从地方志记载下来相关双狮屯古堡的历史,惊讶于自己的无知,恍若隔世一般。小时候的生活是极为浪漫的,如果天气晴朗,放学回家必然会和小伙伴们一起像野猴一样穿行在下岩后龙山和上岩后山岭之间,春天拔笋子、摘茶树泡,初夏摘杨梅,秋天找枞菌、打板栗、摘野猕猴桃、野柿子、山石榴,冬天踏雪……,千次万次走过路过,千次万次跨过那些石头砌起的城墙,触摸过城墙上遍布石头的青苔和虎耳草,我从未想过自己走过的触摸过的是一段厚重的历史,这里竟然是古代练兵的地方!

仅用目测,我无法计算双狮屯古堡城墙的长度,我仅能用以描述的是靖州县地方史志和民俗学者们翻阅文献以及实地调查的结果:“双狮屯古堡坐落在三桥村下岩后龙山狮头岭上,与上岩后山岭的青狮屯古堡、杨家山脑背的练兵场遥相呼应,地形视野开阔,城内呈矩形,建有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周长达1.56公里。城门宽2米多,高3米多。城墙为方形,石灰石砌就,东北面高达1至3米、厚达2至4米不等,西南面为10至30米高的悬崖,城内面积150亩。城墙内是山顶,坡度较为平缓,境内有石缸、水塘、梯级屋基等生活设施遗迹。依据史书记载及现场实物,此处应为秦朝屯兵之所,建造年代应两千年之久。”西汉时期的《淮南子·人间训》记载:“秦始皇为统一天下,于公元前219年派秦朝武将屠睢发兵五十万,分五路征讨岭南百越,一军塞镡成之岭。”《大清一统志》也载:“零溪(靖州三桥村)为重要关隘,宋置堡,是史上通往贵州、广西的重要通道。”《湖南古今地名辞典》内的地图标注显示,“镡成之岭”为靖州西南方向,而靖州及周边县至今尚未发现古屯兵遗址。因此,专家们认为当时的要塞“镡成之岭”最有可能就是靖州三桥村后龙山的系列山岭。

站在双狮屯古堡城墙上,远远望见观音凹的房子,那是我小时候的房子,那些房子在一片青雾中变得亲切起来,我仿佛听到了鸡鸣狗吠的声音,听到了小儿的嬉闹,听到了父母亲在大声呼唤我们的乳名,而我们这些顽皮的孩子,竟然溜达到白山口的三个猪,天气晴好的日子,在三个猪平整的石头面上跳起了橡皮筋,或者在雨后的日子里,争抢生长在岩石上密密麻麻的地衣。三个猪就是白山口斜坡上的一块巨石,中间像被刀子切开一样,有差不多三尺宽的缝隙,站在石头上往缝隙下看,你会因为那深度吓得浑身冒汗。在遍地黑土的地方,突兀起这么一块巨石,被人们取名为三个猪,我想这应该是有传说的吧,只是村子里年纪大的人都去世了,我便无从知晓。提到三个猪,我突然发现双狮屯古堡、青狮屯古堡、杨家山脑背的练兵场这三处遗址和它是遥遥相对的,它们在视觉的空间里呈三角型,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呢?连绵的排牙山岭上,悠然飞过的几只青鸟不能告诉我,我只是身在故事的发源地却不知道故事起源的人,站在这里想象着古人练兵的呐喊,以及一张张在阳光下泛着古铜色的脸上,有没有思乡的表情。为此,我想起三爷爷在白山口讲给我们一群孩子听的关于吴天保起义的历史故事:“元朝年间,吴天保率瑶民在零溪起义,屯兵于双狮屯、青狮屯,后来战至武冈,遭遇元军镇压,起义军战败,转而兵分两路,一路朝北,一路朝西,西北汇合打到了广西……。”由于懵懂,我们当时谁也没有问零溪是哪个地方,双狮屯和青狮屯又在哪里,原来兜兜转转,它们是如此贴近,就在我脚下站着的地方,而在历史故事里却如此遥远,遥远成一种虚幻的镜像。

意外的遇见,让我突然对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有了一种别样的认识。站在呈矩形的古堡大地上,想起它东南西北四个城门遗留的石垛,历史的厚度像看不穿的天上的云朵,显得如此高远神秘,就算是没落成尘,只要你站在这里,就能感受得到一种时代的空旷感,这种感觉绝不是荆棘丛林能够掩盖得了的,我想,这就是乡魂,紧紧攫住游子心神的乡魂。

癫痫的症状河南哪些癫痫医院比较靠谱儿童癫痫的病因主要有那些郑州哪家专科医院能把癫痫病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