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看点】小院杂记(外两篇)(散文)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传统国学

这会儿停电了。我在老家。夜里睡不着,起身去找喝的,又想起前日带的几盆新花,索性借着月色,劳动一把,说起劳动,我能想到最多的,就是栽花和葬花。有一次急急忙忙把花填进去,第二天就死掉了,我气自己没用,伤心地蹲在墙角哭,偏巧夏季,蚊虫飞来飞去,我晃着脑袋,边搓鼻涕边打蚊虫,满屋子乱跑,又累又气,最后跑到小花房睡着了。

那会儿经常停电,外公夜里赶稿,我趴在台前闲看,烛油一滴一滴,滚落下烛台,落油的地方起个泡,一会儿蜡烛歪了,一会儿蜡烛倒了,起泡的地方长出个大包。外公看我无事,吩咐我磨砚,砚堂很新,下笔时留下淡淡的姜香。外公写毛笔字的墨香和外婆的招牌解暑汤,小院一绝。后来再大些,我和外公学字,外公从楼上搬来了紫檀红椅,摆在正椅边,我小时候调皮,做不出家训,偷偷抵着下巴打盹儿,不听话,打戒尺。那么过了几年。

屋里前后院亮得通透,我们喝着冰蜂,排坐门口聊天。五月外公生日,小院热热闹闹,外公难得高兴,得了兴致,在书房泡了几天。我透过纱门往里看,摆设没变,还是老样子,就是那把紫檀红椅,外公收起来了。母亲说,外公开始作回忆录了,我突然有些难过,外公是真的老了。而我尚且分不出自己太过老气还是尚且年幼,心中追随的渐少,突然有了不起的高产,回头再看,连自己都说服不了。早起看到云开得好看,惦记着出门。出门时,天已经黑了,浑浑噩噩了一段时间。莫名其妙迎过几次低潮,眼泪没了,脾气哭干了,我决定,回小院看看。

小曲江日记(一)

六月,空气弥漫着潮湿与柔软,老日历已经撕掉一半,今年又过去半年。连着补齐了落下很久的综艺,打不住,我抱着威尔熊,笑得像个孩子。这些日子,戒虚无,戒沆瀣一气,巧的是,人们也渐渐离我而去。夜晚刺骨得冷,我先后大病几场,总是躺下,过几天要和威尔熊正式告别,回北方。

校园离别的伤感很重,宿舍楼,物品横七竖八搁置在一起,转钥匙孔的时候,我下意识抬头看了看门牌,儿时不懂什么是集体生活,把酒瓶偷塞到校服裤管里,吃着热乎乎的洋芋叉叉,就是全部了。六月初夏,但北方仍是春天,天很凉,我们六个总是整夜贴在一起,人心陈旧的,总是回忆。

去年我说的最多是Carpediem,期间也确实做到了,那些迷人让我沉醉。开始建立一种新生活时,人们会变得清澈,这时我遇到了S,在我最讨厌南方和最喜欢南方的时候。

前不久朋友给我寄了诗集,我开始读诗了,艰难一些,但我可以接受了。这要感谢张先生的书和杨女士的劝导,我学会了沉静,平静地和生活相处。兴致高的时候,我开始写点东西。

下半年我决定要坚守,我更爱家人了,爱身边每一个,他们是那么美好又美好的人。

小曲江日记(二)

新年决定继续坚守。

去年六月一腔孤勇,独自宣布了很多,同时也试着告别。冬天太难过了,我靠着干红桂圆和一堆书,勉强撑过。

越是过年的时候,节气越重,那天我和乔徒步穿城,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夜色美的正好,乔看着我,浓烈地直笑,夜也欢愉,梦也欢愉。

我仍旧感到疲乏,总是躺下,有时梦里徉徉手臂,就要起舞。

有段时间,太阳下落很快,街边很多好人,我习惯出门,衣着摇摆,淌淌而泱泱,和老街塞满香气的花蔚,酷过几回。

新年还是再更爱身边人。

昆明看癫痫病去哪家公办医院西安专业癫痫武汉癫痫医院?青少年癫痫可以治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