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八一】携着昭君走忻州(散文·家园)_1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高考作文

这是个特别的夜晚,我走在苍凉的边关,听到马蹄声“踢踏、踢踏”有节奏地响着,那么漫长,那么沉闷。风沙在耳边呼呼作响,我仿佛和昭君并肩坐在马车上,就要出塞和亲了,我回头望着长长地送亲队伍,目睹皇家的浩荡,内心不知是凄凉还是荣耀,当边关的风硬硬地灌满耳鼓,我仿佛听到昭君在哭泣……醒来的时候,我躺在酒店舒服的白色床单上才意识到原来是个梦。我揉揉眼睛,回放了一下梦境,这许是我对边关的认知吧。汉胡战争不断,边关古战场的号角,吹响了生命的末日。皇家习惯用和亲的办法,把才貌双全的女子输送出去平息战争,换取和平。而必经之路便是雁门关。历史的云烟弥漫着腥风血雨,演绎着一场又一场的悲欢离合……

在踏上关边之行,窈窕的昭君反复在我眼前出现。关于昭君的故事版本繁多,有说她是救国英豪,面对生灵涂炭她勇于出塞,以一已之力换取50年和平。也有说昭君败于宫画者贪财枉法,把一个活色生香的女子肆意丑化让皇帝走眼,终了,被皇家拎出来出塞和亲时,皇上才大为伤感,错过了一个绝色美人。无论是什么样的版本,昭君,你终归是权力的交易品,皇家把你假设为公主,免去了他们的骨肉分离,把远走他乡的分离之苦赐予你,你英勇赴义,我当然不知道你当时是怎样的心境。是骄傲,悲伤,还是苍凉?总之,从长安,出边关,到域外,得历经多少坎坷,需要多少时日才能到达,是现代人难以想象的。时光虽然不能倒流,但是昭君,既然你穿过两千多年与我梦中相逢,定是想故地重游吧?那就跟我走吧,看看距离二千多年后的边关当是怎样的景象。或许你会舒心一笑?或许会吃惊?或许你会痛思为何生在很久远的从前?

一时间我们抵达云中河景区,哇,这是江南水乡,还是边关出现了魔幻现实主义,把仙境搬到干燥的雁门关?在我的印象中,雁门关在历史上一直刀光剑影,风、沙、冷、干是主要特征。怎么一踏地就进了与想象完全不一样的境地?导游说,我们此时立足于忻州城区北部,东临北同蒲铁路,西望大西高速铁路和大运高速公路,南与“五馆一院”相隔,北与顿村温泉度假村毗邻。

哦,原来真是边关的所在地,不必再惊异了昭君,这确实是二千多年之后的忻州,当年叫什么,我们不必再去考证,总之,你车马劳顿经过此地,一定是乱石滚滚河水漫流,荆棘丛生野兽出没的蛮荒之地,你脸上蒙着丝巾,风沙迷蒙你的双眸,无论你怎样维护自己的容颜,风沙也不会对你留情,这是可想而知的。

而此时,蓝天像打了蜡,气爽得让人陶醉!刚刚进了秋天,大地浓墨重彩,它的美不同于山中的古朴,而是市中的典雅。昭君,我想哭了,我兴奋地想喊了,我只觉得要大声唱几句,震撼一下……你有这感觉吗?因为一切的美统统超过了我的想像啊!

你看那云中桥,在淡蓝色的河水中,横亘而过,在日光的照射下,就像那家人富得流油涂上了金水,连环桥洞如同碧空中出现了椭圆形的连环月亮金碧辉煌,实在堪称奇观。据说夜晚,华灯一照,更是流光溢彩,远望近观,如入仙境,那游人成双成对,如同境幻仙子降临凡间,心怀贪恋停步不前。啊,我知道了,他们在迷恋美景的同时,在穿越历史的云烟,不用我们费劲寻找。桥垛上巍峨的敌楼和峰火台造型,已知这里曾经战乱不断,而今的和平又是何其难能可贵。桥栏的古城墙雕工精致,逼真,身临其境。境内侧两面嵌有《偏头关》《汉代征匈奴安国》,这与你时代有关。昭君,二千多年来国人无法忘记你,是因你以一己之力,结成两族友好,和平往来50年。无论你历经了怎样的苦难,终是利国利民,人类追求和平有你的血泪和智慧。所以我想,出名要出天下名,利众要利天下众,这才是不朽的功名。膜拜你是民族的良心!

你再看,自从你时代之后发生的事件:《李自成血战宁武关》《宋朝之杨家忠烈》《平型关大捷》等,八面浮雕,都是边关历史的记忆。导游说此桥的构思是“雁门雄风”,真是名不虚传。

哦,你再远望,不止一座桥呢!小火车载着我们穿越云中河畔,秋风像一个顽皮的孩子舞弄着我们的衣裙,我们神清气爽,真有人在画中行,车在风中飘的感觉。途经“慕山桥”,其形如“鲲鹏展翅”,它的流畅大气,简洁明快震撼了我的心灵。一种展翅高飞的力感,直冲云霄。这到底是上帝的头脑,还是天工的构思?我应接不暇了。“牧马桥”突然让我凝重起来,它古朴而深邃的韵味,仿佛告诉我这就是忻州的风骨,它承前启后,厚积而薄发,历史的脚步踢踏而过,每一步都走得脚踏实地,不浮躁,不慌乱,从容自如代代相传。而“七一桥”让我内心顿然开朗,这是悬索装饰结构,两侧双挂式塔桥与上方弧形横梁构成一道宽阔的大门,仿佛在微笑着迎接我们地到来。它是友好的,是海纳百川的气度,它充满了开放精神,它是阳刚与阴柔的综合体。

昭君,你陶醉吗?我醉了,我从来没有如此醉过,我想哭,我想笑,我想喊,我想永远停留下来静静地品味云中河的韵致。

我们漫步在休闲的别墅群中,稍微舒缓了一下激动的情绪,却又被另一种新奇夺去了平静。

这里有移动别墅,内有卡拉ok,你可尽情地唱,唱累了就睡,有厨室,有卫生间,一切生活起居装备齐全。欧式小木屋,更显别致,木屋外面还有温泉池,草坪,花卉,这让我疑惑是哪位君王要举行野宴,把每一个角落都布置的如此豪华而雅致,让我们在场的人都自觉寒酸……

秋风在细叶中穿梭,跟着风一起穿梭的还有蝴蝶、蜜蜂,啊,不快乐是不合理的,在秋风的旋律中,昭君,我们的心一起被邀舞了……

这里很宁静,宁静得让我不敢大声说话,大口喘气。日光亦如淡淡的溶液,静静地铺陈在草气花香之中。漫步在两排碑林中间,游人在此,面目也都十分凝重肃穆……

大概是因为膜拜而敬慕吧?

导游说,这是忻州顿村傅山先生的旧宅。

我便久久地凝望这排极具黄土风情的窑洞、极富江南园林的风光、极有北方四合民居特征的旧宅,我感念它孕育了一个伟大的灵魂。认识先生是在晋剧《傅山进京》剧目中得以深入,我多次被先生不慕权势,甘为一介布衣而肃然起敬,既然世上熙熙攘攘皆是名来利往,先生面对至高的荣耀却心如止水,如如不动,这分明是与常人完全不同得超迈与洒脱啊!

昭君,你大概还不了解,傅山先生是明清之际的仁人志士,我须要简略地向你介绍一番。先生博艺多才,是典型的中国传统士人。据说正史上没有多少记载,然而他的声誉和影响,却在他时代家喻户晓,直至流传至今。先生世出官宦书香之家,家学渊源,先祖连续七八代有治诸子或《左传》《汉书》,卓然成家者。其父傅子谟终生不仕,精于治学。先生受其影响,博闻强记,读书数遍,即能背诵。15岁补博士弟子员,2O岁试高等廪饩。后就读于三立书院,受到山西提学袁继咸地指导和教诲,是袁氏颇为青睐的弟子之一。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袁继咸,性格刚正,以“立法严而用意宽”的精神宗旨,整顿三立书院学风,袁继咸曾在朝为兵部侍郎,只因为官清廉,为人耿直,敢于直言,得罪权贵魏忠贤,被贬为山西提学。崇祯九年(1636年),魏忠贤死党山西巡按御史张孙振,捏造罪名诬告袁继咸,沦陷京师狱中。傳山先生义愤填膺,联络生员百余名上书,步行赴京为师诉冤请愿,两次出堂作证。经过长达七八个月的斗争,方使师长袁继咸冤案得以昭雪。这次壮举,匡扶正义,震动全国,先生得到了崇高的荣誉和赞扬,名扬京师乃至全国。历经搏斗,先生也看透了官场戏论,无意仕途,寻城西北一所寺庙,辟为书斋,悉心博极群书,集儒、释、道于一身,成为当时博学之士。

此后,明代覆灭,他亲自见证了一个王朝从兴到灭的过程。对明末的政治腐败,官场龌龊,先生痛切地说,明不是败于清,而是败于奴。虽然如此,中国士大夫情结在先生身上得以凸现,无论明朝怎样落败,他忠君爱国的思想丝毫不减。于是先生写下“哭国书难著,依亲命苟逃”的悲痛诗句。后出家为道。遂自号“朱衣道人”,别号“石道人”。朱衣者,分明是朱姓之衣,暗含对亡明的怀念。石道者,如石之坚,意示决不向清朝屈服。虽有其心却无力回天。在抗清气势日益强大,国破家亡不能坐以待毙,就在参与北上驱逐清王朝匡复明室时,可叹机事不密,宋谦被清军捕获,供出了先生,锒铛入狱。怎耐先生铮铮铁骨,严刑逼供矢口否认。清廷得不到先生口供,遂以“傅山的确诬报,相应释宥”的判语得以释放。结束了他对匡扶明室最后一点希望。

卓越的漂泊者永远不安分,但他不可能成为固定秩序的奴隶。

任何一个政治团体都崇尚忠贞,康熙帝在寻找博学多艺,英雄豪杰之人,对傅山先生钦佩有加,“礼贤下士”请先生出山,先生无动于衷,世间的华宴与他无关,一切富贵权势都不过是过眼烟云。他拒绝诱惑,只愿回归本真,不做戏人,甘居庶民的平凡生活。这是怎样一份至美的柔情?他轻守尘缘的淡泊,许以岁月的温度,安坐简单的幸福,心陌之中,宠辱不惊,且以山水入心,清风扬柳,一袭岁月缠绵,执一笔清欢,于平淡中经营一份宁静,沷洒人生凝聚的墨香,绘出生命的色泽,在静好中看潮起潮落,何其安乐?

可鉴,伟大的生命都是赤子。

他行医为救人,写字为净心,作画为舒心,与世无争,却被时人尊为书法“清初第一家”。他对书法的著名论述是:

“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直率毋安排。”

这不正是先生的人格写照吗?时人评价先生:画不如字,字不如医,医不如人。北美大地的沉思者爱默生说:“真正的诗是诗人的心,真正的船只是造船的人”从中看出,艺术和人生从来都是一致的,人是创造一切的根本。昭君,人类说到底还是要思考什么是人,人应当怎样吧?虽然我对先生忠君与爱国划等号不能苟同,当然这与时代的文化心理有关。最是对先生的人品顶礼膜拜。他忠孝节义,正直无邪,视道义为做人宗旨,已是天下豪杰!我辈如何比得?可说望尘莫及。

我仰望天空,静默地伫立,仿佛看到天地间有一尊浮雕,他惹湿了我的眼睛,一生崇尚道义的我,像一个受教的孩童,静默地体会着先生做人的气节。人生如戏,他却从不入戏。我仿佛听到他倔强的心音:我是人,我不是角色,我绝不会戴着面具手舞足蹈扮演丑角。是的,大丈夫磊落光明,上可见天,下可俯地,这种本真如婴的人格让我知道,什么是“死而不亡者寿”的内涵了。

风声在云中呼喊,我能感知到先生的灵魂在山中,在树中,在水中,在云中,在风声中。在我心中的每一个角落膜拜。

昭君,忻州的山水孕育了这样的历史人物,岂不也是忻州人文性格的积淀?

这天午后,天气半明半暗,我们兴匆匆要去忻州韩岩村拜谒一个已故一千多年的大文豪元好问。不知因何有一些隐隐的激动,甚至急不可耐!

据说元陵环境优美,松柏夹道,林木遮荫,莳花竞放,碑碣林立,一派古朴肃穆的氛围。眼中灌满优美的风景,心中仰慕古中奇才,这是写者何等样的美事。据史料记载:元大师生于1190。七岁能诗,20岁写下《箕山》《琴台》等诗,名震京师。31岁中进士,官至行尚书省左右司员外郎。金朝灭亡后,不再做官,专事著述。以文学、史学著称,人称他为金、元之际的文坛巨匠。

昭君,我慕名的其实不完全是元师的巨匠之称,而是他的悲悯情怀,这便奠定他必成大器的根基。纵览中外奇才发现,都不外乎有一颗精致的大心。诸如维克多·雨果、托尔斯泰、凡高、曹雪芹……等等。元师也不另外,他的诗感情真挚,其流传甚广的诗句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此句出自《摸鱼儿·雁丘词》中。其诗的来历有一个美丽的传说,据说在公元1205年,年仅十六岁的青年诗人元好问,在赴并州应试途中,听一位捕雁者说,天空中一对比翼双飞的大雁,其中一只被捕杀后,另一只大雁从天一头栽下来,殉情而死。年轻的诗人便买下这一对大雁,把它们合葬在汾水旁,建了一个小小的坟墓,叫“雁丘”,并写《雁丘》辞一阕,其后又加以修改,遂成著名的《摸鱼儿·雁丘词》“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我想,元师是个崇尚至情的人,一定是大雁的忠贞打开了他思考的大门,人一直自以为是,以为自己是万灵之长,自豪于人性之美,贬损兽性之蛮。大雁殉情,一定是颠覆了元师的既定思维。因为人的复杂性,任何一种虚伪都是用感情做包装的。所谓的情不过是交易市场的热门货色,绝色女子往往玩于权贵者的股掌之中,一旦人老色衰便如一块无人问津的抹桌布。人性与兽性如何比得?于是他问苍天,问大地,问世人,直到时下此句广泛流传,却无人能说清情为何物。昭君,你是历史上的四大美女之一,有道是自古英雄爱美女,请你告诉我,到底情为何物啊?也许元师在一千年前就看透了人的荒唐?每天、每天,我在林荫道,交际场,任何共公场合都能看到成双成对的情侣,可是每日里听到的不是为情生死相许,却因房子,车子的负累愁断肝肠鸳鸯尽散。难道说物质越丰富,纯正的情感越淡漠?

湖州哪家癫痫医院效果好陕西癫痫到哪里治好最好治疗癫痫的医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