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故事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想家就想那绿色的园子(散文)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感人故事

我曾经有过一个园子,那是我故乡辽北的家房子周围的一片菜地,那里春夏秋冬都有美丽的景致。园子不大,但种了太多的蔬菜总也吃不了,于是我们就在园子的边角处种下樱桃树、刺梅花和菊花。还种着几垄玉米。我们常年吃着自己种的不上任何农药的菜,享受着不上任何化肥的煮玉米。那些年那些蔬菜和那些玉米曾经让我的家过着纯绿色的生活。

春天,我的樱桃树就会开满一串串粉白色的花,花满枝桠的时候,就像是刚刚下了一场雪,有风吹过时,树上的花瓣会纷纷飘落。等花落叶展之后,用不了多少日子又会是满树红红的樱桃果,像缀满一树树红色宝石,晶莹莹,圆润润,肉硕味甜,左右邻居都跟着沾光来吃樱桃。

夏天,是我的刺玫报美的季节。那一丛丛浓绿的刺玫棵,争着托起一朵朵粉红色娇美的花朵,在我的窗下像初童稚嫩的笑脸与我相遇于夏日里的每一个早晨,带着清露向我传送一阵阵透着甜味的芬芳。我常常端了茶杯坐在花间慢慢啜饮,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惬意。

美丽清香的刺玫花会常常吸引来蜂或蝶,于我的方形小院点点翩翩地嗡萦着。但刺玫花只供我欣赏,不允许我碰触。有时,我犯起勤来,为她们除去身边、脚下的杂草,竟然会被她们毫无情面地刺伤手臂。

秋天,我的菊花绽放了。但我的菊花,根叶虽不怕冻,花儿却有点娇贵,怕冷。一进秋天,她们就打起骨朵,可迟迟不肯开放。性急的我只好把她们连根挖起,置于一个粗矮的缸里,挪进室内的走廊,她们才肯璨然开放呢。其实,东北室内的走廊远非暖室,与室外只一窗之隔,也许是避开了直接的冷风侵袭,她们就感觉寒气减弱了,才敢大胆地舒展开那拘谨了半个秋天的花蕾……

我的家一如小小的花园,一年四季有一半的时间是碧色掩映的。那碧色不光有白菜、黄瓜、丝瓜等菜蔬铺满了园子,还有挤挤拥拥的绿草,那草是怎么除也除不败的,它们乌烟瘴气的与蔬菜一块疯长。我同样喜欢那些蓬勃耐活的绿草。我就为这绿意婆娑的园子取名“盛园”。无法脱俗的我意在祈祝我的日子,丈夫的生意都能与这些碧草绿树一样繁盛。

然而,我们在这个美丽的家园里也仅仅只住了八个春秋。一颗期许繁盛的心最终没能永远栖于这个生长绿色的家园里。离开盛园的时候正是寒冬腊月天,满园覆盖着洁白的雪,刺玫花的灌木丛隐在厚厚的雪里,樱桃树举着苍枝正做着明春的美梦,它们怎会知道我也因为我的美梦竟然会从此远离了这个园子和这个家。

当我终于拼命争取住到了现代城市里苦为稻粱谋的时候,我才如梦方醒般懂得了基本的生态有多么重要,我才感到最遗憾的是远离了那片园子和那本属于我的纯绿色的生活。多年来我想家的时候,自然会想我的树,我的花和那一园子拥围我的碧绿。

左乙拉西坦片治疗癫痫效果如何武汉癫痫医院那家好昆明治癫痫病哪家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