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一念殊途谁为生命买单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4-16 分类:剧本要闻

一念生死,阴阳相殊,在青春的年纪里留下一抹带血的凄红,纵佛陀三千,又有谁能为生命买单?——题记

傍晚,一个人在宿舍,看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有没有专业的医院治疗癫痫 荣辱兴衰八百年的楚国历程。筚路蓝缕,盛极而衰,穷途末路。

忽然,有消息闪烁,然后不停的闪烁。

我点开一个,是我们这一级的交流群。眼神收缩。

“有人跳楼了!”

“主教有人跳楼了”

······

“听说是巴基斯坦的。”

“黄石的。”

“真的吗?”

“谁有可靠的消息?”

“看贴吧······”

然后看其它的几个群,基本上都是相似的信息,有的说的简直就是真的了。诸如,

“明天主教停课,已经戒严了”等等。

对这样的信息我不大相信。以前虽有过在主教跳楼的事件发生,但已经久远的快要让人遗忘了。我所经历的大学三年,很安稳,与这种消息绝缘。

但毕竟好奇,于是点开了贴吧。

心里咯噔一下,真的有人跳楼了!贴吧里早就炸开了锅,各种信息如同纸钱般纷纷而至。而且有图有真相。我谨慎的点开图片,放大。图片是在楼上用手机拍的,不是很清晰。但能够辨认出,这是一个男生,还能看到脑袋边白色的东西,应该是脑浆吧。这是一个中国人。

我愣愣的坐着,感觉心里很烦。真的有人跳楼了!他是谁?为什么会跳楼?会不会是我认识的?脑海里不停的盘旋着这几个疑问,不能平静。

一会儿,消息来了,我部门的一个干事上来给我说的。跳楼的是我们院历史系的某某同学。指认尸体的时候他还不敢上去。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小,似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他还说辅导员当时差点就哭了,现在要尽量封锁消息,贴吧发的内容也被删除了。

干事离开后,我就静静的坐在电脑前,久久没有移动,当时的心情十分复杂。是啊,这个同学我确实认识,没搬走之前他还住在我的隔壁,虽然没有很深入的交流,但也知道他是一个比较开朗的小伙子。谁能想到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草率的离开了呢?况且还就是我们身边的人。院里一直强调安全安全,也说我们院已经连续十几年没有出现事故了,谁曾想,这一出事故就是一条鲜活的生命。这真是让人措手不及。

排除他杀,那么他是有着怎样的决心才能够从好几层高的楼上跳下去的呢?他就没有什么可留恋的吗?他应该是留恋这个世界的。我们不妨还原一下当时的情景。

现在是2014年5月19日下午5点。

一个男生缓缓的走入主教,脸上没有表情。他走到七楼或者是八楼的时候停了下来,没有再往上走。他走到窗子边站定,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注视着远方。天空罕见的很美,远处有一片白色的云朵在悠闲的移动,蓝天下是生活了几年的校园,在这个角度可以很好的看到从前被忽略的景色。树林掩映下是一栋栋古老的建筑,排列的很整齐,院里的办公楼也在其中。夕阳从主教的旁边斜射过来,在空气里划过一缕缕金色的光线,还有七彩的光晕。主教斜斜的在前面的广场上投下大片的影子,护佑着下面的行人。

真美,他心里叹里了一下。但是,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呢?他自嘲的一笑。只是·····

这时,他的眼里有了波动,似难过,似留恋,似悲哀,又似解甘肃哪里治疗羊角风 脱。很丰富。

他拿出手机,想给母亲通个电话,他觉得母亲一定会是最难过的。可是怎么也不能按下拨号键。他叹了口气,发了条短信“妈妈,吃饭没?想和你一起吃顿饭了”

已经五点半了,他关掉手机。

别了,爸爸妈妈;别了,我的朋吉林专科猪婆疯疾病的医院 友;别了,我的老师;别了,我的同学;别了······对不起,但是······

想到这里,他毅然决然,再无顾忌的完成了自己生命中的惊世一跳。

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带着阳光的温度。他舍不得闭上自己的眼睛。他已经能够看到路人惊慌的脸了,也听到了他们的尖叫。可是······

已经没有可是了。

头与地面亲密接触,发出清脆的声响,像爆裂的西瓜。有红的、白的溅了一地,那是他停止的思想。他毫无痛苦的永世的闭上了眼睛,却把痛苦留给了还睁着眼睛的人。

路人渐渐汇拢,却不敢走近。有惊恐的,有尖叫的,有兴奋的;有人在报警,有人在拍照,有人在叫救护车。人群越来越大。

警察来了,一个中年的警察走近看了看,摇了摇头。然后开始划警戒线,保护现场。

后来,遗体被运走了,警戒线也撤了,地面被水冲了又冲。

几个小时后,留下的只有还未干的水渍。

一个生命逝去了,在这个美丽的黄昏,离我们是如此的近。现在,还有人会忆起,甚至把这当做谈资。可是几年后,这条生命就会被渐渐的淡忘,或许只有白发苍苍的父母在思念的痛苦中依然清晰的记得自己儿子的面容。

生命是脆弱的,也是高贵的,一念之间,就可能阴阳殊途。但生命也是无奈的,有时候,生命甚至不完全是自己的,我们也不能仅为自己而活。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的毫无意义。我们的生命不求活的轰轰烈烈,因为平淡也是一种幸福;我们的死亡也并不需要悲壮雄壮,死得其所便好。二十几岁的青春年华,在纵身一跃的刹那显得悲壮,但给家人,给同学,给老师,给关爱自己的人留下的却是麻烦和悲伤。我已经不敢想象年迈的父母在听到倾尽全力去爱的儿子死去的噩耗时是怎样的呼天抢地,那必定让人不忍直视。

一个生命的逝去,只在自己的一念之间,可是有谁会为生命买单?走的人赤条条的走了,而活着的人照旧还要生活。无论我们有着怎样的理由,对尚在人世的父母都是不公平的。你还未尽孝又有什么资格去死呢。

我们为逝去的生命祈祷,也要有自己对于生命的思考。

敬畏生命,珍惜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