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难忘的岁月 1977年的故事4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剧本要闻

   回到连部办公室,叶芳已经去了文化班的教室,只有张连长在办公室里整理东西。他见我这么快就出来,知道一定没有结果。冲我笑了笑,给我倒了一杯水,问我说棘手吧!我一脸苦笑,回敬说你放着大军区机关不呆,跑到这大峡谷里当起娘子军连的‘洪常青’来了,真是难为你这位文化科长啊!他说好说好说,这叫体验生活啊!  当初,刘明政委把他要来时就是安排在我现在的这个位置上。可他怕叶芳一个人顶不住,便主动要求去了女生连,他任连长叶芳任指导员,是我们分团唯一的夫妻搭挡。他夫妻俩虽然是军人,但都是搞政治工作出身的文职人员。待人很好,同学生们相处的也不错。第一年女生们私下相处管他们叫张叔叔叶阿姨,到了第二年后便改口叫张哥叶姐。  我说张连长我们相处的不错吧?他点点头奇怪的看着我.我说你既是我的老师又是我的兄长。最近我遇到了麻烦,你要不帮我我就死定了.他问我什么事儿有这么严重?我把最近的遭遇同他讲了,最后说我如果把今天的事儿再办砸了,政委要同我新帐老帐一快儿算,还说要关我10天禁闭呢!  他听完哈哈大笑我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说政委停你的职是觉得你最近一段时间太累,是要让你好好休息几天啊!还说,这不--就叫你出来工作了吗?  我说这算是什么工作啊?放着你们夫妻俩这么两个大能人,又是女生们的顶头上司在跟前,却让我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大男生来做这事,这不是成心要我好看是什么?  我求他无论如何帮我这个忙。他问我怎么帮?我想是啊!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好就冒然出口,叫他怎么帮呢!  他见我愣住了,便过来拍拍我的肩头,说家里还存有一瓶10年以上的杏花村竹叶青酒,晚上我哥儿俩一边喝一边想办法。我说声谢谢,又说晚上一准儿到,便告辞张连长离开了女生连。  沿着河滩,我漫无目的的踏着步。下一步该干什么?我在问自己。离开女生连后我又不想回机关,怕政委见了问起不好交差。找人玩玩?对!找刘毅去。这小子真不是个东西,不能放过这浑小子。想到这里,便放开脚步直奔二营驻地而去。  今天是星期天,高三补习班的学生正在听县城来的老师讲高等代数。我爬在窗户边朝里望,只见同学们都在聚精会神地听讲和做着笔记,只有后排靠边的刘毅一直望看黑板发呆。  我掏出笔来在一张小纸上写下叫刘毅出来,从窗户上递了进去。靠窗户坐着的学生抬起头来见是我,刚想出声打招呼。我摆摆手示意他看纸条,他打开纸条看了后便传给他后面一桌并指了指刘毅。刘毅接到纸条楞了一下,见到我那熟悉的字迹便抬头向窗外望来。我冲他招了招手,他向老师举手喊了声报告,没有等老师回应便急急的走了出来。  我冲着他当胸就是一拳说,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来告诉我一声?嘿嘿、嘿,嘿嘿……他低下头不好意思地搓着手。我把他拉到一边数落说,你小子平日不是鬼聪明的不行而且能言善道吗?这个时候成孬种啦?你把惠敏一个人推出去扛着你还是人吗?我骂他不配做男人。  他喃喃地介释说不是我不想说是惠敏不让说。她说不管是记过还是开除她都一个人顶下,不能把两个都毁了。让我把心放在学习上,如果今年能考上大学就是对她最好的回报。我说你们糊涂啊!这种事儿一个人能扛的了?他问我怎么办?我没好气的回答说凉拌!  凉办、 凉办……到底是个什么办法啊!他呆头呆脑的想着嘴里念叨着.这个宝贝啊!我气的又揍了他一拳。平时那个机灵劲儿都跑到那里去啦!明明是一句是调侃话都没有听出来却钻进了牛角尖。  我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突然灵机一动,要他回去立即写份结婚报告交给我。现在?他问,我点点头。他不假思索三步并做两步跑回教室,很快写好后跑了出来。  他急匆匆的一进一出,在教室里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不过我也顾不了这许多,接过他的报告一看,差点没把肚皮给我气炸,结婚报告上的抬头居然写的是我的名字。  你这个浑球!我气的把报告往他脸上一甩,你要结婚向我打报告?向我打报告有个屁用!我能代表组织?你真是昏了头啊!  被我一顿臭骂后他才恍然大悟。拍拍自己的脑袋说我真是个混球!这件事儿把我搞的成天晕头转向,脑子里搅成了一锅浆糊。 我说重新写过,下午给我送来。 《4》

儿童癫痫病用药应该怎么用癫痫病会威胁到患者的性命吗嘉峪关治儿童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