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琅琊榜】永恒的记忆(散文)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话语

没有人剥夺你享受快乐的权利,也没有人会赐予你快乐,快乐不快乐全然在自己的心态。也曾经感叹时光流逝,也曾经慨叹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伸手挽不住什么,就动笔记录下来,所有温馨时刻就在瞬间被记忆留了下来。

2016年8月11日下午李健力老师在微信和QQ上留言让我和冯老师去他们那里,昨天他们在QQ群里讲到孙冰瑛老师在寻找他的故友王义书老师。他们谈到四十年前他们经历了手写油印时代的《元氏文艺》编写。

算起来和李健力老师相识有两年了,一直把他当做长者师者来看待。当初我刚刚写文字,都是一些支离破碎的小短文,连八百字也难以突破。在李老师的悉心指导,我的一些困惑逐渐得到解决。我的文字题材很狭小这也曾经是困惑过我的一个大问题。清楚地记得李老师说过:抓住身边的小事写细一些,写出自己的思考就行。后来的后来我一直在学习在写作而李老师也一直在关注。我知道他做的是审计工作,平时工作都很忙,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关注我的作品,不得不说很是感谢了。

进入作协也有一段时间了,种种原因我很少参加一些活动。文友聚会也很少参与,但有些事情还是很想知道的,特别是对于我们这个千年古县的历史掌故,是我最近比较感兴趣的。孙老师和王老师按年龄算起来应该是我父辈的人了,他们开始写作之时我还没有出生,和这样的人交谈是一件多么有意思的事情。朋友嘱咐我写一篇人物通讯,我感觉无从下手,分析一下自己原因就是和人交往交流太少,这也是我写不出来的原因了。刚好看到陈璞老师在朋友圈发的两篇人物通讯性质的文字,深受启迪。看来一些男老师的喝喝小酒交交朋友还是对写作很有帮助的。

和王老师曾经有一面之交。他接触到的都是一些大家,早已不记得我是谁了。但是我记得,感谢在漫漫岁月长河之中,有那么一次相识相逢,这件事说起来有二十三年了。

一九九三年,我读高二。在我从元氏一中回家的路上有一个新华书店,这是在当时比较宏伟的建筑物了。位置在路西,紧挨着一家粮油店,这也是我在县城里唯一一个感兴趣的地方。十二天住校结束之后我们就像小鸟一样被放飞到天空一般自由了。还记得那两扇灰色的大铁门一打开,人群就如决堤的潮水一般奔涌而出。大家夹着大包小包骑着除了铃铛不响到处都响的自行车嘻嘻哈哈往回走。霎时间大街小巷布满了青春少年,一边书写这一段往事一边可以回想起那是的一条条小巷一个个面孔。我从来都是脱离大部队的人,一来一回之际绝对是要在书店待一阵子,因为我买不起那些大部头的书,只能在那里站着读。鲁迅在《孔乙己》里描写的:孔乙己是鲁镇唯一一个站着喝酒穿长衫的人,每每讲到这里我鼻子都是酸酸的。那种情状和滋味我懂!

记得那一天再有半个小时书店就要关门了,我还在贪婪地读《飘》,其实大部分名著都是偷读或者借读的,而这种读法读过的书印象也特别深刻。

“闺女,这书你能看懂?”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还沉浸在故事情节中不愿意抬头也不愿意说话。

“丫头,问你话呢?他是作协的,你看那么多书写写文章才会更有用。可以问问他怎么写文章。”

我听到店员说这句话才抬起头来。看到我面前站着的是个子长不高很是敦实的王义书老师。

“等我看完咱们再说话好不好?”瞅瞅墙上的挂钟,再有二十分钟书店就要关门了,我还有百十来页没有读完。实在是不情愿和他们说话。

只记得当时王老师和店员一直在说话,而我一直在看书。

“丫头,闭店了,走吧!”

我匆匆翻阅手中的书籍,总算一目十行看到最末一页了。

店员开始着手把店门的暗红色的门板一块一块安上去。我准备要离开时,王义书老师此时也才准备离开了,我们一边走一边讨论《飘》中的情节和人物。最后他叮嘱我拿自己的作文去找他修改,可以往《元氏文艺》投稿。这一次应该是我最早接触文字文学了。

以后我的确找过王老师也交过两篇作文,至于发表不发表却一点儿印象也没有了。

令我吃惊的是:这件事我印象如此深刻,但是王义书老师却没有任何印象了。在李健力老师家里我终于见到王老师了,当我把这件二十三年的事情叙说一遍之后,王老师一直在摇头,他的确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前一段时间听好多专家分享自己成功经验时提到一些关键事件关键人物,特别是池昌斌老师的分享他把他生命中的关键人物一一做了分享,包括他的学生也可以成为他生命中的关键人物。倏然之间,我明白了关键人物关键事件的含义了:不在于人物有多大名头不在于事件是否洪荒,关键在于对于自己触动有多少!我明白了关键就是可以触动自己心灵或者可以引领爆发力的那个触点了。有一段时间反反复复感谢某个人也是再正常不过了,走过了万水和千山,蓦然回首,那人还在,多好!

在李健力老师家颇有山西特色的小院,听五位老师讲述元氏的人物和事件,真是大开眼界。青砖墙蓝瓦当,黄瓜花绿丝瓜,还有一个大碾盘,李老师的家古香古色,回想那些故事一直还萦绕在耳畔。三个小时转瞬即逝,真希望时光永驻,再听他们讲一讲那过去的故事,给我增添一些我所需要的材料,然,终有一别,依依不舍道别。

岁月在流逝,好在我的文字一直在流淌,惟愿记忆永恒。

哈尔滨专业的癫痫医院癫痫患者的行为障碍有哪些河北小孩癫痫病医院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