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寻访五里三状元故里(散文)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话语

其实,早在十几年前,我就有过想去“五里三状元”故里寻访的念头。

三年前,我有幸去吉安博物馆参观,读到明建文二年(1400),一甲前三名都是庐陵人,并且前十名有七名是庐陵人,自豪感倍增。

两年前,一位老师说想撰写一本《庐陵状元》的书籍,问我想不想参与其中,我满口答应。“庐陵自古多俊杰,文章风物照江天”,这一方水土,了不得。

五里三状元,说的是明代吉水县文昌乡中了三个状元,他们是王艮、刘俨、彭教。文昌乡,就是今天的水南镇。

冒着酷暑,我和几位文友来寻访状元故里。

状元虽然离去了,还好,他们的故里尚在。

树影、木船、山色、流云、野花、竹林……黄蜂引路,蝴蝶伴行,弃舟步行约五六里,终见一小村。同行的罗君说,状元彭教的村子,应该就是这里。

果然,我们猜测的没错,寻问一戴草帽的老者,他说这儿就是彭教故里泷头村。旁边一位抱着孩子的大姐说,她爱人彭信林就是状元的后人,村子里彭姓只有她家一户了。

她漫不经心地轻声一说,我心头马上一紧,只有一户了,那彭氏延续下去的责任就大了。

彭教,字敷五,号东泷,生于明英宗正统三年(1438),明英宗天顺八年(1464)甲申科状元,卒于明宪宗成化十六年(1480)。授翰林院修撰、侍读等职,参修《英宗实录》。著有《东泷遗稿》、《泷江集》等,存目于《四库全书》。同来的曾君一再惋惜,说彭状元走得太早了,算一算,状元四十二岁就英年早逝,确实令人惋惜。

好不容易找到状元故里,我舍不得放过眼睛触及的任何一个细节。问及彭氏宗祠,大姐答曰,早多少年前就倒了,她家势单力薄,也没有修复的能力。还好族谱还在,因彭信林去田地里劳作,我们只好耐心等待。

我再次打量这幢凸显庐陵建筑风格的明代老屋。红石门框、雕花的木格高窗、砌砖形式是“两眠一斗”、漆黑的木格栅上有隐隐的雕花、“退廊让柱”的厅堂格局……感觉它们和彭教状元有气息上的关联。

随后,我围绕着老房子的四周寻找,找到了六块刻有“泷江彭氏贞斋记”的青砖,从青砖的制式看,是明代的砖,现在镶嵌在老屋的外墙和厨房。我寻思着,这些满是青苔的老砖块,如一个个联通明朝的密码,也许是老房子或祠堂倒塌下来,后人捡拾砌于墙体,延续彭氏气息的一个物态载体呢!

那一刻,我特别相信文字的力量。

彭教后人彭信林背着喷雾器从地里回来,我连忙跟着他,再一次走进老屋。这一次,我有机会瞧见老屋的门槛石侧面,雕有花纹,门槛石上面,是凹凸不平的豁口,让人看到了匆匆的岁月,无情的时光。

彭信林抱出了一本《泷江富溪彭氏重修族谱》,我们聚拢来,梳理着彭氏繁衍生息的枝枝蔓蔓。找彭教的父母妻儿在族谱上的位置,彭教结发妻子姓刘,有一子很早就离世了。唯一的儿子早逝,对状元的打击一定很大。

我一再打听关于状元彭教的轶事,彭信林眼神灼灼,给我讲“彭教还金钗”的故事。明天顺七年二月,彭教带着书童去京城会考,宿在一个小镇的旅店里,早晨准备启程,遇见楼上一女子泼水下来,随水流下来的还有一个明晃晃的金钗。书童顺势把金钗藏在怀中,路上,盘缠不够,书童说起了这个意外之财。彭教一听就着急了,一定要赶回去送还金钗,他跟书童说:金钗一定是楼上泼水女子的,如若是未婚夫赠与的,现在寻不见了,父母一定会误会她送给了别的男子,弄不好会出人命的。“人命事大,试事是小”哪怕耽误进京考试也要把金钗送还。

事情的玄机有时是解释不了的,那一年,考场居然起了大火,彭教因为迟考幸免受伤。当年八月朝廷补试,彭教成绩优秀,第二年廷试,彭教以文夺魁,被点为状元。

德足以怀远,信足以一异,见利而不苟得,以人之杰也。

合上厚厚的彭氏族谱,彭信林准备把族谱放回老屋的隐秘一角,他走到老屋前,我连忙拍了一张他和老屋的合影,我想在镜头里留下一点点彭氏家族的记忆。

此刻,远处隐隐的小山包,近处葱郁的大铁树,掺着稻花香的风穿行而过,今夕何夕,彭教状元,你在哪里安眠呢?

离开彭教故里,车子载着我们,来到下一站-----状元刘俨故里东城村。东城村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夏朗”。一路上,微风夹着稻香,缕缕飘来。同来的曾君说,刘俨老先生活到六十四岁,估计我们能看到的遗存会多一点。

果然,我们看到了状元宗祠,看到了状元的墓地。

在一片空旷的田野,最先看了刘俨的墓地,严格地说,是刘俨与妻子的合墓。

墓地前辟有一块青砖墁地的空旷地方,便于后人祭拜。黑色的墓碑镶嵌在青砖里,墙砖明显是用石灰、糯米和蛋清砌成。“明故右春坊大学士刘文介公之墓”,一行字寂寂无声。墓碑前,放有未点燃完的香烛,几株红径绿叶的芋头长势喜人,看样子,前不久有人来此祭拜过。

墓地外围,红薯藤比赛似地铺了一地,芝麻开着的一串串小白花,如铃铛一般斜挂着,田里,有三五老农,低着头劳作着。

我心里稍微得到了安慰,在寂寞的稻田里,文介公不寂寞。

刘俨,(1394-1457)字宣化,号时雨,正统七年壬戌(1442)中状元,谥文介,赠礼部侍郎,最高任职为太常寺少卿兼侍读。著有《刘文介公集》三十卷。

从时间上推算,他中状元时,年近半百,应该说办事成熟而练达。明景泰年间,他两次以翰林侍读,出任顺天乡试主考官,不少权贵豪绅为了自己的子弟登上黄榜,送上钱财。刘俨是个清官,视钱财如粪土,对走关系开后门的做法,更是嗤之以鼻。他还别出心裁,在宫院大门上贴有一副对联:铁面无私,凡涉科场,亲戚年家皆谅我;镜心普照,但凭文字,平奇浓淡不冤渠。好一个镜心普照,让公平、清廉和博爱惠及百姓家。

状元故里,每一丛翠竹,每一株青松,每一抹花香,都是一种寄托。

“清风无语忠魂传,碧落大音正气歌”。文介公,我想把这副对联送给你。靠人品和学识支撑的状元名声,愈久弥香。

离开刘俨墓地,然后去祠堂参观,只是,我觉得游览顺序走反了,先去看祠堂,最后看墓地最为合适。

凭着感觉,沿着机耕道左转右拐,我们到了村中。同行的胡姓小伙肯定地说,这就是状元村。顺着他指的方向,我也看到了宗祠前面红石廊柱上的一副对联:支分朗水状元第,派衍东城宗伯家。

果然,我们又走对了。

入得祠堂,开门的女子指着一排排红石条柱说,老祖宗的故事,都写在这里呢。我忙细看,廊柱从上至下,均有阴刻的对联:衣冠缉宋室之隆木本水源兴仰止,元魁庆明代之盛承先启后在于斯。雕刻的技艺一流,楹联的内涵一流,让人不免对远离市井的小村心生敬畏。

抬头,木梁上,瓦缝间,趴满了黑黑的蝙蝠,地下,厅堂里落下厚厚的一层蝙蝠粪便。“蝙蝠”寓意“遍福”,这神灵似的尤物,定会给东城村带来好运气。

身边一位面黑眼圆的老者说,他是刘俨的后人,问起状元的轶事,他肯定地说,家谱上都有记载。因时间关系,这一次,我们没有时间去细查刘氏家谱,多少有点遗憾。

在刘氏宗祠大堂的墙壁上,我打量每一个留存的痕迹。一块青砖上印着“刘缉庆堂祠砖”五个字。我心里暗自猜测,这刘氏祠堂,应该还有一个名字叫缉庆堂吧。

宗祠,是一族人丁的根,族谱,是记载一个以血缘关系为主体的家族世系繁衍的草根文献。我围着刘氏宗祠转了一圈,祠堂后面,带着绒毛的小葫芦躲在叶片里吐露着生机,元宝型的红石窗户上起着青苔,微风蘸着尘世的苍茫呼啸而过。远去的,已经远去,留下的,都是执着的坚守。

坊间流传,刘俨自小就爱读书,母亲节衣缩食,为他请了一位老师,因恩师年岁已高,行动不遍,刘俨每天往返十多里山路去老师家求学,风雨无阻,没落下一堂课。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是国人世代矢志不渝的奋斗目标和人生价值的最后归属。“童试”、“乡试”、“会试”、“殿试”,每一次都是过五关斩六将。殿试成绩又分为三甲,第一甲三名,头名才是“状元”。每三年才轮到一次。整个“天下”才一个名额,可见其炫目的光彩,行走在东城村,我也在感知着这份荣耀和自豪。

祠堂里,不知什么时候围满了老人和孩子,他们七嘴八舌聊着天,比对着自己是刘俨的第几代子孙。几个小男孩在廊柱前嬉戏着,旁边一驼背的老妇人说,这些伢崽哩都很会读书哩。

其实,在庐陵,一直有“簸箕晒谷,教崽读书”的淳朴家风。听了此言,文介公,他们都是你的后裔,只希望这些孩子勤奋好学,不辱门风,让状元故里的读书风气愈来愈浓。

离开村子,顺着稻浪翻滚的微波,我又一次打量状元墓地,“穴本天成,福由心造”,青天云水间,奔波一生,晚年尚能回到自己的家乡,躺在岁月尘埃里的文介公,你是睿智而达观的。今年,刚好是你诞辰五百六十年,我有幸来此看你,唯有低头,方显敬意。

同伴从刘俨故里的一面老墙上采来了一蓬薜荔果,说是到王艮故里一农户家中,加工成一盘稀罕菜。我将信将疑,跟着他们来到王艮的老家水南镇带源村。

曾在百度查阅过王艮的资料,王艮(1368年—1402年),字敬止,号止庵,吉水文昌(今水南)带源人。明朝建文二年,殿试策对王艮最优,因为建文帝嫌他相貌丑陋,把仪表堂堂的胡广选为状元,他只能位居第二。

有人云,明代考状元,不仅需渊博的知识,而且需要杠杠的“颜值”。百度词条赐给王艮的是“明代文人”这四个字,让他与“状元”生生地远离了。“来岁锦标先夺得,天街听喝状元声”,中魁天下的喜悦,因相貌不佳而易主,止庵兄,您受委屈了。

其实,在我心中,一直把王艮当做状元的。其实,带源人也一直把王艮喊成“状元公”。

据史料记载,后来,王艮不服气,建文帝以“丹桂”为题,让他与胡广再度一决雌雄。王艮的诗情明显高胡广一筹,建文帝授他翰林院修撰。

我清楚地知道,殿试之后,只有状元才授翰林院修撰,榜眼、探花只能侧授编修。“翰林院修撰”是从六品官,相当于现在的地区任职级别。建文帝给王艮发的这个“安慰奖”,赠他为“状元出身”,也是对他“十年寒窗苦读,万里挑一胜出”的一种认可吧。

在一个老宅的大门口,两尊红米石狮子经历了浩荡风沙,依然留存着岁月的“包浆”。抚摸着石狮子,我甚至还想像着,老宅里面会不会走出几个明代的儒雅之士,我想跟他们说一说止庵状元的故事,说一说这一方水土里埋藏的清幽的秘史。

王艮的才华,有那《梅花诗一百首》为佐证。据说,他曾用“神、真、人、尘、春”为韵,作梅花诗。如今,梅树不在,诗稿不传,只有村口那面硕大的宣传栏上,王艮和他的梅花诗密而不语,让人凭添了几分敬佩和悲鸣。

写梅花的诗人离去了,但,梅花的气节和风骨,从没走远。

王艮的忠心侍主、大义凌然、从容刚毅、耿直诚恳,书上多有记载,我就不一一赘述。王艮闻“靖难”兵起,茶饭不进,建文四年,燕王军队逼近京城,他闭门嚎啕啼哭,与妻子诀别,点燃香烛,整理衣冠,面北而拜,饮鸩而亡。这些,充分说明他是一个有才有情有义之人,用这种方式结束一生,不能不说是人生的一种遗憾和凄寂。

我曾在鄱阳的芝山公园见过南宋名相江万里和他的止水池,公元1275年2月,元军攻破饶州城,江万里携其家眷十七人从容投入止水池,以身殉国。再看王艮,事件和经历惊人的相似。据说,后来,王艮的灵柩回归了故里带源。能用家乡松软的泥土掩埋一位义士,痛哉!幸哉!

怀着虔诚的心,寻访状元故里,只想看看这一方水土,这一片天地现在的模样。如若三位状元公能像村头的那株古樟、那条小溪、那座山丘一样,一直等着我,我询问,他作答,让我打探“明朝的那些事儿”,该有多好!

回城的路上,在此地教书四十余年的曾君讲了这样一个小故事,早几年,状元之乡一位农家子弟,十年寒窗考取清华大学,其父租了辆面包车,车头挂着大红花,车身打着大红的喜庆条幅,载着儿子在水南镇连续穿行了三天,每一次都引来了许多艳羡的目光。

在状元故里发生这样的事儿,不稀罕。

地理位置上,三位状元的家乡,相距十多华里。时间的经度上,三位状元出生年月相隔七十年。物旧人非,似水流年,拂去岁月的尘埃,触摸他们的品行和学识,如茶水轻漾在那古朴的青花盖碗里,一揭开,那份当年的清香,悠然浮起……

长沙中西医癫痫医院安阳市有哪些治疗癫痫好的医院儿童癫痫大发作的急救措施治癫痫最有效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