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家】渴望(散文)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话语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这天,老李头刚从把大车停到村子东头的大片空地上往回家走,便看到村里王寡妇门上人们围着在叽叽喳喳往里看,好不热闹。

老李头便凑热闹往前窜,也想看个究竟。

原来是王寡妇家里来个媒人和一个约摸五十来岁的男人,前来给好事儿配对儿的,如果这次成了,这可就是王寡妇招进门儿来的第二个男人了。

要说其实这王寡妇,岁数也不大,五十岁,身材稍微有点发福却能看得见线条,脸蛋儿虽然有点皱纹,但在她那张白生生的脸上根本不碍事儿,烫着时下里流行的洋气梨花烫,越发不像是这个年岁的人,倒像是刚四十岁的人,而且王寡妇也会捯饬打扮自己,衣服也是得体大方的,有气质的很。

丈夫老王在世的时候,是去外地跑汽车拉煤的,年轻的时候就给别人开车,八十年代那会儿,收入都有四五千,那光景过的是流油,后来攒了钱又自己买了大汽车跑运输,当然也就有些钱了,王寡妇自打嫁给丈夫也没有下过田,丈夫对她呵护有加,王寡妇只在家里照看两个孩子,年轻的时候就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儿,俊俏的脸蛋加上丈夫的疼爱,再加上有些文化,王寡妇空余时间在村里的小学做代课老师,生活过的可谓是风光无限,着实是羡煞的村子里的其他女人们。

村里的女人自打结婚后,又要下田,又要做饭照顾孩子,每天粗笨的活计早就磨糙了她们的手,身材也渐渐发福走样,婆婆还时不时会横加指责,女人们一般就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躯,三寸不烂之舌,偶尔休息下来,一伙人坐在大门外的阴凉处开始张家长李家短的念叨着别人的事。

像王寡妇这样的特例自然少不了成为他们的攻击对象,尤其是当她们回家还不停地念叨别人家的事,家里男人听得烦顺便不小心说上一句,你看人老王家媳妇儿,这就让这些女人们更不乐意了,同样是嫁过来年轻貌美的小姑娘,如今被自家男人来和别人评比,一场口水大战在所难免了,无非也就是一些,老王家媳妇儿这样那是有老王这个有本事的男人挣钱诸如此类的话,越说越委屈也就坐炕上禁不住拍着大腿嚎啕大哭,吓哭了小孩,吓跑了男人。

王寡妇的男人老王那年秋天外出拉煤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车祸,当场身亡。这个消息传回来时王寡妇犹如五雷轰顶,昏死了过去,结婚有二十多年,老王没动过媳妇儿一根头发,重言重语也没说过,一来是老王文化程度不高嘴笨,二来是两人年轻时也互有好感,老王也是个英俊的后生,他疼惜自己老婆,不忍她受半点儿委屈,夫妻恩爱以为这一辈子就这样美好了。

没想到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老王家彻底蒙上了阴影,享受幸福的老王家媳妇一夜之间就成了寡妇。

按家乡的规矩,死在外面的人是不能被抬回村子的,说身上带了不干净的东西,对整个村子不吉利,王寡妇就在亲戚的陪同下带着老王生前的干净衣裳面如土色的去医院认领老王,给他换上新的行头,送他进入火葬场,那个满目疮痍的秋日,阴冷的天空吞噬着周遭的一切,王寡妇的泪在那一天犹如一口老井流枯竭了,干瘪的皮肤松散的头发呆滞的眼神格外映衬这灰蒙蒙的天空,带着丈夫的小匣子回村,寸寸黄土摞起一个坟冢,泛黄的新土似乎在向死去的亡灵宣告着这是一座新坟。

村里的女人们也不禁慨叹王寡妇的可怜,刚好中年没了丈夫,两个孩子都在读书,这钱平常都是老王赚得,尤其近几年,煤炭生意也不好,老王为了多挣钱才多跑几趟,那这经济来源断了,她也没下过田,往后点日子该怎么过呢?村里的女人们在等着看王寡妇的残破生活,也有咧着嘴说风凉话的东家胖婶子,你看,这一辈子也没受过个苦,靠着男人过日子,这下倒好,啥都不会了。人们的议论不过是过过嘴隐,炉灶该起烟自冒,各家生活照常过,一些时日后就又有了新的话题。

在一个月的闭门不出后的某天,王寡妇突然出门了,消瘦了很多,虽然做了一些打扮依然看得出没有精神,不过这并不能掩盖她天生的美人胚子,那天,王寡妇骑着电动车进了城,后来的每天,她都早出晚归,人们纷纷讨论她干什么去了,有人说她是个没良心的,丈夫死了一个月她就江湖再现,好像没事儿人一般,不过王寡妇对这些流言蜚语从来不在意,自从年轻嫁过来她也只和一些姐妹一起聊天,她们的形象总是和那些大婶姑婆格格不入,后来人们才知道,王寡妇进城在超市找了份收银的工作,一个月也能赚个两千多,自己省吃俭用加上丈夫生前攒下的积蓄,供养两个孩子起码目前来看不是问题。村里的女人们嘴里总有说的,但却也心里暗生佩服。

两年后,王寡妇招来了一个上门儿男人,男人有四十多岁,干瓦工的,脚走路有点坡但不严重,应是这个原因也一直没娶,这么多年,干活很是利索和正常人其实也没什么区别,两个人简单的吃了顿饭就算是正式上门儿了,男人和女人搭伙过日子,女人照顾男人平常的生活,能够按时吃上了热乎饭,睡个热乎炕头,男人外出卖力挣钱和女人一起供养孩子,养活家庭,倒也其乐融融,王寡妇依旧每天到城里上班,晚上坡脚男人有时候活干完的早就去超市等她下班,两人一起回家,不吵不闹,虽没有什么感情,但也是平淡过日子,似乎也足够了,就这样一天一天。

王寡妇和孩子们过年过节给老王坟头上烧纸送饭,絮叨絮叨平常的生活,念念不忘,几年来从不遗漏,坡脚男人也是一心一意的好好过着光景,王寡妇的脸上也有了笑容,精神也还不错,生活也渐渐红火着。

然而,好景不长,五年后的一天,坡脚男人干活的工地上脚踏架没搭稳,男人从四层楼高的地方失足摔下,死了。

王寡妇的名声自此坐实了,命太硬,克夫,谁和她过日子谁活不长,王寡妇也是唏嘘慨叹,独自流着眼泪。

孩子们都长大了,大学毕业也找着工作了,都想把王寡妇接走,王寡妇也不知道是咋想的,不想打扰孩子们的生活硬是不跟着走,不过孩子们都长大了她也没了负担,生活倒也自在,孩子们也拗不过,就时不时回来看看,家里给王寡妇装着电脑、网络,常常可以看的见,时间久了,孩子们也就放心了。

倒说这人吧,什么都是习惯,一个人惯了也就一个人,坡脚男人走了半年多时日王寡妇就养起了花花草草,打扫干净的院子里种着各种各样的花,放在相应的花盆里,五颜六色甚是好看,王寡妇人也开朗,刚嫁过来的小媳妇儿也喜欢和她聊天,尽管有些老婆婆们告诫小媳妇儿不要去,那女人命硬沾着不好也挡不住年轻人喜欢和她在一起凑堆儿。

要说这王寡妇也真是闲不住,养的花花草草拿到城里去卖,花和人一样精神,住在楼房里的人倒也总是买几盆回去养着,没想到她还做起了小生意。

时光一晃就又过去了半年,村里的媒人给王寡妇张罗招男人上门儿,也是方便她的生活有个照顾,这不这天,介绍的是个五十多岁的退休老师,妻子生病走了多年,供养大的女儿成了家,好言相劝他找个老伴儿一起过日子,其实,这退休老师老余也是在花市上溜达见到王寡妇,听人说起也打了几次交道,觉得性格不错,找了村里的人来和王寡妇说的,你看,这王寡妇倒是挺惹人喜欢的。

这热闹的一幕村里闲暇的女人们都围过来想看看,老李头正好就看见了,听人们议论着说,“王寡妇和老余聊天说自己命硬哩,不过这人真犟,说不在乎。”老李头听着也是挺佩服这王寡妇,都说这女人四十豆腐渣,可这王寡妇倒是挺招人的,不过老李头也想如果他是这老余,也是会和王寡妇过日子的,这么多年,她通情达理,不抱怨又懂生活,还有很多新鲜事儿,是个好女人。

没多久,这门事儿就成了,王寡妇收拾东西随老余进城住了,听人们说,老余高兴的还摆了几桌酒宴请客人,好不热闹,像是娶新媳妇儿一般。

王寡妇命真的好呀,一辈子也没吃过苦。村里的女人们又开始议论了。

老李头见王寡妇走的前天,去了老王的坟头,后来听人们说,那天在坟头,王寡妇狠狠地哭了一把,说下辈子,要老王还记得带她回家。

夕阳下,通往出村的路被拉的老长老长,似乎看的见王寡妇一步一趋一个人行走那么多年的脚印,这条路,连着老王安睡的那片土地,阵阵细风吹卷着尘埃,仿若带去那句耳语温存的话,下辈子,你依然要带我回家。

癫痫病医院甘肃哪家好郑州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呢保定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