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军警】戏台(散文)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景观

我曾经因为蔡婷婷坎坷的身世而感动,便在日志里写了一篇《生如夏花般的暖》。那大概还是五六月份的事,可没想到婷婷恰恰看到了那篇文字,便一直在找那篇文字的作者。就仿佛冥冥中的天意,前不久,我们在网络这个神奇的世界里不期而遇。

婷婷很想去怀远一中看看。于是,那天,我们一行人,来到一中,径直往里走,追随古人的足迹。寻找一份被这个喧闹的尘世早已遗忘的,废墟里的吟唱。

沿途中经常会不小心被树枝或者野藤拂到脸上,盘到腿上,有时甚至会被一个不知名的杂草给生生的拽回去。身上原本觉得暖和的衣服,那一刻变成了一个负担,在抬脚与跨步之间有点拖沓。我们轮流着让婷婷挽住右胳膊,她只需要撘一把力,就可以走路了。

戏台正是在一个并不能称作山的一个山脚下,在一片萧瑟的枯枝杂草间,戏台是在一个两层楼的前面,被垒砌的台子支在高处,后面由房子做支撑,上面的屋顶倾斜着,好像就要倒塌一样。而所谓的戏台,更是只剩下后来人加固的痕迹。至于正中的台面却已不能经得住什么人了。只是从侧面的一级一级的楼梯也不敢同时挤上去,只是稍微有点震动,那个戏台就似乎是要顷刻间化为平地了!

就在戏台对面,则是几间破败不堪的黑色的房子,几间房子错落有致,光从房子的大小气势上判断,早年也应该是一个大户人家,背靠着青幽幽的小山,面对戏台。无论是看戏的,还是演戏的,在如今看来他们何尝不都是一出戏呢!大院落里的人在看戏,看戏的人在演戏。如今这里经过一百多年的风霜洗礼,曾经演绎的莺歌燕舞、悲欢离合,如今早已是满目疮痍,伤痕累累。只需要一个手指头的气力,或许它们就会变成一撮灰尘。

多少楼台烟雨中,这里终有一天会成一滩废墟,会毫无征兆的倒塌,所有历史曾镌刻在它身上的痕迹都将隐没在泥土里,那时也许只有贴附着土地,才可能听到它散落在尘世中的余音。才可能感受到它那被红尘淹没的轻泣和呐喊……

眼前的婷婷,她总是咯咯的笑着,可是有谁会想到就在这甜甜的笑容背后,有过多少辛酸、泪水。她有过很多个第一次,第一次动手术,当医生拿着一个锤子,用劲力气把一个钉子敲进她的骨关节的时候,那时她只有四五岁;年幼丧父,大舅把她当作了自己的孩子一样的疼,为了婷婷连婚姻也被耽搁了。当大舅为了给自己看病,不分白天黑夜的在上海挣钱,有时还要卖血,甚至给人下跪,拼尽力气就是为了给婷婷治病!

可命运之神却常常是残忍的,父亲是在自己生日那天离开的,最疼爱婷婷的大舅竟也是在她生日的那一天离开的。那天早上大舅还从外地打来电话,祝福婷婷!自从父亲走后,大舅每一年都要给婷婷过生日,大舅总是在婷婷生日快要到的时候,寄来礼物或者钱。大舅总是说,一个人一辈子能过几次生日,无论有多难,都一定要过生日!可是就在婷婷生日的那天,大舅出车祸走了。而就在那不久,婷婷被被迫离开了外婆家。

她第一次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第一次给自己租房子,学会照顾自己。第一次在无人的暗夜品尝一份撕心裂肺的痛,那时,她常常去殡仪馆寄存骨灰盒的地方,看望她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男人,她总是左手抱一个盒子,右手抱一个盒子。她就那样抱着他们,就像他们曾经也一样的抱着她一样。静静地陪着他们,和他们说说话。

人生又何尝不是一个戏台呢!只是我们来不及彩排就让一幕幕登场。我们还未及把自己包裹好,就已经被洞穿的千疮百孔、无处可藏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这烟雨红尘中的一个微小颗粒,生命赋予我们鲜活的色彩,赋予我们唯有承受的本能。活着,我们才会有痛觉;活着,才能笑得那样灿烂。如花一样的你,面对生命中一个又一个的磨难,面对残酷的命运依然执着,依然明媚!

治疗癫痫用苯巴比妥效果好吗长春比较正规的癫痫病医院有哪些?漠河治癫痫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