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家乡的海上日出(散文)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历史军事

十一回家,去海边看了回日出。

头天晚上,哥问我:“明早我和红印看日出,你去吗?”犹豫片刻,还是决定与他俩同去。

北方的秋天,早晨凉凉的。母亲听见我们三个起来,递给我一件加绒的外衣,哥穿上父亲的厚外套,先生已经穿好衣服出去启动车子。外面天还没有亮,道路仅依稀可见。我和哥上了车,正准备出发,母亲从后面追了过来,又递给我一件马夹,叮嘱我穿在里面。我们见她只穿着睡衣,赶忙让她回去。

车子开得很慢,车窗的玻璃外面凝结着浓浓的夜露。先生打开一部分车窗,只见路上已有来往的车辆。无论在哪里,我们总会见到一些比自己勤劳的人。他们的生活质量未必很好,但都在努力生存,这本身就是一种可贵的品质。

“前面路口左转。”哥指挥着。哥回家的次数比我们要多,熟悉家乡的道路。近年来,家乡的变化很大,道路宽广,两旁高楼林立,机场路与滨海路连接到了一起。记得儿时这里原是一片沙海,沙场与海岸间隔不远,海边是天然的晒盐池。夏日的假期,我与同龄的小伙伴曾无数次经过这里,赤着脚去海边……

“你嫂子没回家,她如果回来肯定也愿意看日出。”哥的话打断了我的回忆。是啊,嫂子是最有童心的。夫妻之间,最难得的是志趣相投。像这样彼此心里时刻装着对方的婚姻,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看日出不会是嫂子交给哥的任务吧?”先生打趣道。“呵呵,不是不是。”哥否认着。

“前面就是红海滩了。”哥说。红海滩,是家乡近几年的一道新风景。儿时的晒盐池如今早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人工移栽的碱蓬草。据父亲讲,当时移栽过来的面积很大,然而存活下来的还不到五分之一。尽管如此,竟也吸引了许多远近的游客,其中也包括像我这样不常回来的异地家乡人。

先生泊了车,我把马夹穿在外衣里面,不禁又想起母亲。每每想到母亲,总是心疼多一些。

外面天已经亮了,太阳虽没有出来,却见一轮弯月悬挂在明净的上空,淡淡的月光总会让人觉得平静、从容。晨风透着清爽的凉气,深呼吸愈加沁人心脾。我跟在哥和先生后面,走在木桥上,鞋子触及横木的声响打破了大自然的宁静。桥很长,虽是新建的,却是仿古的风格,仿佛同岸边的礁石一样,见惯了大海的潮涨潮落。桥下面就是红海滩,大面积的红色不多。前方不远处有二三个与我们同样来看日出的行人。

我们继续前行,登木梯来到海滩的眺望台上。这里是整个海边的最高处,已有十余人正手扶栏杆,目视东方。潮水还没有上涨,前方的海滩一览无余,远处海面上可见星星点点的船只。在这样的环境里,你立时会感到自然的广大与自身的渺小。水天相接处是一条明显的红霞。距我们百度查到的日出时间还有十几分钟,哥提议我们去下面一层,那里位置向东一些,前面有一带浅水。

“最高的位置未必是最好的。”我心里赞同哥的提议。果然,来到下面一层,见到的是另一番景象。那一带浅水虽不够壮观但至少让你真实地感到是身在海上。一只不知名字的水鸟,旁若无人地在水面上缓慢移动。再向远望,那道红霞离我们仿佛又近了一些。红霞的中间,有一处比两旁更红的区域。我知道,太阳就要从那里出来了。

凝视着海天衔接处,只见太阳从红霞最红的地方钻了出来,一点一点地,可爱而喜人,温暖却不耀眼。那红色的眉毛逐渐变成红镰,仍在继续变大、变圆。“冉冉升起”,确是如此。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就永远不会知道“冉冉”究竟是怎样的一种过程。太阳的升起如同新生命的诞生一样,努力而顽强,令人心生敬畏。又是那样的神奇而美妙,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去亲近它。

不一会儿,太阳就整个蹦了出来。两团红色,天边与海面,同样火红。注视得久了,再看向别处,眼前有一段阴影。哥遗憾没有把单反带回来,又遗憾手机没有充电,但最大的遗憾,我想是嫂子没能同来吧?

近处的天空不时有海鸥飞过,看上去是那样的悠闲。这里是它们的世界,人类只是偶尔的造访者。

归家的路上,哥讲他小时候看过一次日出,儿童节学校组织的,还说母亲给他煮了两枚鸡蛋。哥问我小时看过吗?尽管从小生活在海边,以前我却从未看过海上的日出。小的时候,学校组织的我没有赶上。父母虽很宠爱我们,却很少陪我们一同欣赏大自然的风光。而长大后的我们,总是对远处没有见过的风景心生向往,却忽视了近处触手可得的美丽。此次回家,能与哥和先生一起看家乡的海上日出真是意外的收获了。

少儿癫痫病怎么治疗和护理呢江苏癫痫病最新治疗方法陕西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癫痫发作怎么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