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藏莲情怀(散文外两篇)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秦风秦韵

【藏莲情怀】

大南山上有一藏莲寺。寺前立一石碑,上刻一些我看不懂的藏文,大意是说那位藏僧的从西而来,辗转流落。遥想当年,广东普宁这块人烟稀少的瘴疠之地,那位穿着藏服的僧侣,和他那沿途嘟嘟的化缘声都已显得空旷辽远。而这么一座在大南山终于做了藏莲寺的映壁,似乎注定了是一种造化和缘分。

无论你从哪一个方向走来,它都显得有点遥远。或许它的本意就是要让每一个朝圣者,都必须用长途的跋涉才能换取补偿。迎面一个圆形的莲池,清水活活,那应该是养莲的好地方。而当你试图把观看的感受在心头略作整理,又会感到很难。你只能徒然地对着陡峭的山壁傻想,它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呢?

比之于名山大川,中国的许多名胜古迹都明显地带有历史的累积和传承。一般来说,不用导游,一路看去,便对它有一个大体的了解。这也正是中国人文之于山水的独特之处。诚然,文人在许多时候都无足重轻,但对于山水它却显得十分重要,缺少了它,似乎便缺少了一种韵味,就好像民乐队里少了唢呐的高音,少女缺了流盼的眼睛,总有一种缺憾。然而藏莲寺却正在这种缺憾之中避免了说教的堆垒,风雅的卖弄,以它那特有的简洁点缀了原本苍茫而遒劲的山水。正因它少了一种历史沿袭的沉重,当你在“滴水观音”之前驻足,我会感到它的主题是那样的清晰,它的威慑是那样的强劲。甚至当你想一点点地找回原来的自己时,你不能不定一定被世俗震撼的惊魂,你会明显地感到有点冷,有点乱,甚至有点残忍。

抛开内心的苦闷,看看各种各样的游人,你不由地感到一种深层的景深。一尊镶嵌在石壁上的塑像,再加上唏嘘的感慨,才是这堵石壁的立体生命。游客们在观看石雕时,也在观看自己。于是,我的眼前出现了两幅雕像:神佛的雕像和游览者心灵的雕像;也出现两个景深:现实的景深和民族心理的景深。

如果仅仅是为了宣扬佛法,那么它的多姿的神貌就显得有点浪费。如果仅仅是为了观赏,那么它至多也是浩瀚大南山上的一页插图。它似乎要深沉得多,复杂得多,也神奇得多。

它是一种真的聚集。它把人生诸多的缺憾和愿望企求,毫不掩饰地神圣化,朴实地付诸石雕,雕像又引发人们心平气和地正视生活,不再放弃希望。尽管有点朦胧,有点雾里看花,它毕竟成了市民心底一道灿烂的朝阳,一种圣洁的梦幻,一泓永久的向往和期盼。

它是一种善的释放。在它的怀抱里天人合一,它让世俗的人生拒绝猥琐的生存方式而走进圣洁的神话,让龌龊的类属发现纯洁的净土而走进奇妙的寓言,让天真纯朴的心愿获得内心的富足而走进恢宏宇宙的霓虹。在这里只有暗示,没有拒绝;只有拈花微笑,没有强权表现;只有殷殷善念的深情企盼,没有芸芸私欲的释怀倾泻。

它是一种美的点缀。当佛教理义已被世俗的火焰蒸腾,飘浮的只是繁琐的仪式和飘渺的香烟。然而,在它的应有的洁净和玄秘之前,游赏者只须把身心融进这苍翠的山水之间,你从山脚下就能开始感觉到一种投奔的仪式是如此的简单,你会感觉到它的洗礼和熏陶都被苍茫的山水溶解得如此不着痕迹,渺若轻烟。信仰的雕像只是逶迤山水的随意一笔。这一笔又是如此广袤,那样自如。

甚至没有大南山,没有藏莲寺,没有滴水石雕,它就已经开始。在他们一贫如洗的徒壁里,在他们穷窘苟活的生活中,在他们不尽的饥荒、冲突和矛盾挣扎里,已经开始了它的起点。尽管世俗的表象是那么容易灼伤人们的眼睛,飘忽不定的情愫是那样容易折磨一颗多愁善感的心灵。尽管流过眼泪的眼睛,已被山风吹得枯涩,等待过的心,已被藏地雪莲映照得萎缩泯灭。但是我相信,一切为宗教而来的人,一定能带着超越宗教的感受,在一生的意识中蕴藏。只要全身心地朝拜过,蕴藏就可以化作一种温馨。只要它们紧紧地拥抱住了你,生若虫蚁的存活也就有了刮目相看的意义。迈进了你的门坎,他们就会觉得活得像人,他们的肌肤都会滋生一种生的尊严,走在路上,他会觉得世界已不那么可怕。微渺普通的人,也就有了奔头,也就不再轻弱,也就会逐渐走向坚强。

好吧,那你就固执地肃立吧,站在石上,仰望苍天。

【走过龙硿洞】

经典的缘起都很平常。譬如《金刚经》,(世尊)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便开始他那开启众生智慧、到达彼岸世界的佛学说法。

走进“三仙门”,你的这种感觉会更为明显。你和千年前走进此洞的神仙一样,惊悸的目光打量着黑森森的深处,温软的手指忍不住触摸坚硬的石头。你以同样脉动的生命叩问无穷的深邃,一种释然的倦意油然而来。诚然人有智愚,悟有高下,但进得洞来,神仙和人一样,饥来吃饭,困来即眠,放下垂拢幔帐,备足黄粱高枕,说到底,都是好好过日子。

龙硿洞,就以这样默默的撑持,拨亮般若之灯,照澈涡旋之底。于是,一对“石头男女”踩着瀑布飞速的旋律翩翩起舞,惘然于时间,惘然于空间,尽情张扬她们那撩人的风姿。她们不似“三仙”苦苦思索,在思索中得到一种释怀的超脱。她们只会遗忘,在旋律中忘记了自己,忘记了身家,忘记了天国,让每一步点都夸张,让每一寸筋骨都舒展,生生世世揽在一起,就像两股妖娆的风。

煌煌的龙宫里,梯田的那边风刮过来,吹得水波潋滟;茂密的林间风吹过来,吹得牧笛声声。遇到一起,就变成一股风,一股抱在一起的风。风吹开尘土,游人看见的是埋没多年的篇幅,就像陶公笔下的田园,吹得大牛小牛栖息,吹得一猫一犬嬉戏。在这神秘莫测的洞穴里,要么知天认命地生存,要么四处漂泊地逃离。让我们选择,我不愿意跟它往远处吹去,我愿在这里纯粹地度过一生,当更大的风从洞穴吹来,我们在哗哗的树林里淋浴。

尽管龙硿洞主洞已开辟了三千多米长,移步换形,处处都是奇艳的风景,绕着主洞,一塘晶莹的水晶够你吹一个下午,一园的梨子菠萝够你采摘一辈子。稍有不如意,那里就有“猴王”撞壁。雷锋塔下的“白蛇”,霓虹初上的“夜景”,我们吹不动更沉重的东西。

铁拐李的拐杖。藏在深闺的田螺姑娘的羞怯。还有更为沉重的这个洞穴的心事。

太多的风景我们记不住,也描述不清。我们只想选一个隐蔽处昏然睡去,一直睡到春暖草绿。你睁开眼,坐起来等我,洞外的光线照到我的脸上,我就醒来。睁开眼睛,你正一口一口吹我身上的尘土。

妹妹你坐船头。我说。

哥哥你岸上走。你说。

入洞不走回头路。我拉着纤绳,你顺着清波,荡向那越来越大的亮点。

我说,趁太阳正午,我们走出去。

你说,等太阳落坡,我们再回去。

【景仰龙虎山】

龙虎山,顾名思义,藏龙卧虎之山。

当地人指着相挤的两块石山,说此处卧了一条龙,九头虎,谁若能在石头上一一数得出来,便是天子的命。我对着石山看了许久,除最大的山形像老虎,须眉鼻子清晰可辨,约略还能数出卧在旁边的几只小老虎,便只能自认庶民的命了。

龙虎山下有一观,名正一观。它坐东朝西,背山面水,导游说那是道教祖师张道陵炼丹得道之地。说起张道陵,我猛然想起《喻世名言》里有一篇《张道陵七试赵升》的小说,大意是说张道陵在龙虎山得道,后通过酒色财气等七种方法,考验慕名而来的弟子赵升。我还想起家乡的法师,左手拿着张天师的符咒,右手挥舞一把短剑,驱赶妖魔鬼怪。张天师是何等人物不用细述。不过,随着社会的发展,七八个小时的车程,猛然就来到了中国道教鼻祖张道陵得道成仙之地。凡人和仙界的距离竟变得那么的近,这是我没有预料到的事。道观门口有七口水池,作七星状分布,入口的大坪上停放两条古船,上覆泥土,满栽菊花,正金灿灿开放。

屏着呼吸走进大门,但见左右两侧分别为钟鼓楼。所谓晨钟暮鼓,即早敲钟、暮打鼓,想恢宏的钟鼓声悠悠响起,敲过1900多年,仍那么真切地回荡在龙虎山,回荡在人们的心间,不由叫人心里一颤。是啊,人是一个多么脆弱的物体,不要说离乱岁月人的生存权无法保障,即或太平盛世,病疫灾厄也如同影子一样紧紧跟随,一个疏忽它就不请自来。所以,一旦烽火狼烟升起,外以神明符咒、内用医药之术,为人治病消灾的真人出现时,中国最早的道教组织——五斗米道也就应运而生。答案非常简单,因为人太脆弱,人需要寄托,人需要五斗信米以备饥荒。

正低头走路,不觉来到祖师殿正门。门外是灿烂的阳光,门内则阴森肃穆,抬头望去,但见静穆的正殿,高大的祖天师鎏金铜像环睁圆眼,怒目而视,神态威严,傲立其间。正惊异何以要把万人供奉的祖师雕刻得如此怪异,一种职业的习惯让我拿起相机,对着天师铜像按下快门,但听咔嚓一声异响,像框里没有显现图像。正疑快门没有按到位,门侧道人挥手示意不能拍照,回头一看,门口俨然挂着严禁拍照字样。

走出祖师殿,门外灿烂的阳光洒满江天,洗刷着或有或无的冬意。几个同事要我以远山,连同默默流淌的上清河作为背景给留影,竟发现相机坏了。此后,尽管游人兴趣十足,漫步无蚊村,漂流上清河,看悬棺升降表演,都无法修好照相机。我想,是否由于无意间违背了禁忌,受到权威惩罚,无法把这美妙的时光留下痕迹。不是我特别惧怕权威,实在是因为我敬畏那些揭示生命奥秘的人。大凡英雄之辈,都具有某种让人景仰的高尚品质,他们在某一个时代甚至代表了上帝的声音。当人类处于极端困境的时候,他们像天使一样为人类的公平正义而呐喊。他们是黑夜的坚守者,代表了人类黑暗时代发出的良知。西方从苏格拉底开始,东方则源于诸子百家,他们接续了悠久的人文,苦苦探寻着医治人类心灵的良方。张道陵也一样,他求学为官,科中巴郡江州(重庆巴县)令,身虽仕而志修炼,不久即辞官隐居洛阳北邙山,汉章帝、和帝屡征不就,开始了他漫长的游名山、寻仙术历程。张道陵一生不息修炼,凭自己的勤奋和努力,追求修道济世的远大目标,他不把道教的生命力放在政治上的维护封建统治,而把目光集中在尊重自然、关爱生命与和谐宽容,把无为而无不为的道家思想发挥到极致,为人类面对苦难寻得一剂良药,从而赢得后人崇敬。

每个人都是匆匆过客,有些人丧生是因为不知道如何去挽救生命;另外一些人丧生则是因为不愿意去挽救生命;正如美德是美德的回报,邪恶是邪恶的惩罚,一生只为自己度过的人,生命必然短暂,为人类承担苦难的人则永远活着。仰望龙虎山上的天空,俯看正一观流淌着的智慧,遥想真人面壁苦思,承载着人类苦难的满腹忧伤,独自徜徉在求道小径,其间的悲凉又向谁述说?

北京正规的癫痫病医院癫痫病到底能除根吗苯巴比妥用来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