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成语之都,畅思(散文)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诗词歌赋

一、回车巷追思

当游迹散落在河北邯郸时,我不禁喟然长叹,这座西倚太行山脉,东挽冀中平原,与晋鲁豫三省临界的城市,真的很像正在萌发新绿的千年古树,遒劲的枝干引人感悟,久远的年轮难以辨认,稀疏的枝条尚需培育。这也难怪,7000余年前的磁山文化,2000余年前的战国烽烟与当今相距太遥远,历史的跑车扬起的烟尘在漫长岁月里早已把辙迹覆盖,后人在新路转向处总会感到视觉迷茫。古城邯郸,你究竟是在追寻旧梦,还是在跟进时尚?

古邯郸人,其心胸和行止,或开阔、或狭隘、或慷慨激昂、或暗流涌动,无不令后人感到震撼。阳光的一面,至今依然被诵为美谈。赵国的平原君,曾经果敢任用了个性十分张扬的毛遂,这位平日默默无闻的门客也很争气,在楚王面前一番慷慨陈词便使江山转危为安;赵武灵王曾力排众议,在当朝,勇开胡服骑射之先河,最终成为“战国七雄”之一;即便是邯郸普通的百姓也在行走时显露出特有的风度,引得外地人偷学他们行走的美姿。古邯郸也曾留下了历史的阴影,那个晚风阴冷的黄昏,曹氏兄弟相残的七步诗;那个秋叶飘零的清晨,赵氏孤儿留下了悲壮史;那个斜阳无力的黄昏,美男兰陵王自毁容貌的哀叹;那个凄冷的深夜,美女罗敷弹筝拒暴的凄婉……试问邯郸,我到底该怎样评说你的风雨沧桑?

记得那年,我漫步穿行着邯郸的闹市,好不容易地找到了那条融入忠君爱国、襟怀气量、和谐共处、自我担当内涵的回车巷。这条仅有2米宽、70余米长的窄巷里空无一人,完璧归赵的大贤是否还稳坐车中,笑对突如其来的恩怨?赵国两位政要的车灯到底消失在那个方向?深浅不一的车辙是否还依稀尚存?负荆请罪的脚步声究竟有多么沉重?我在小巷中往返走了数遍,还是没有搜寻到梦中的那条回车巷。

平心而论,近年,邯郸市政府相关部门已然高度关注回车巷的历史文化风貌,在巷的一端修建了小型广场,巷内数家建筑的顶部也都铺饰了琉璃瓦,巷口设置了二层牌楼和典故石碣,整体格局已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可让探访者纠结的是,回车巷两侧的商铺,竟然是近年流行的铝合金大门,一家醒目的奶酪广告和与之相应的产品营销点在巷中显得不伦不类。这倒让我想起了那年在京郊看戏的情景。

戏台上的那位古装演员在唱念做打上无可挑剔,只是他上场时匆忙,未来得及把手表摘下,故此在高扬水袖时露出了晶亮亮的欧米伽,引得台下嘲讽连连、一阵哄笑。看来细小的情节,有时能关联大格局,就像当年蔺相如一个不起眼的回车动作,能使一国的将相同心同德、和睦共事,继而国运昌盛一样。

我正自茫然间,悠扬高亢的河北梆子唱腔由远而近。一位耄耋老人颤巍巍地从巷口走入,细细听来,唱词竟是清举人英棨的那首《蔺相如宅》,唱段的后几句尤为铿锵:“有胆怀璧竟完归,有识回车能屈抑。强秦不敢问连城,老将负荆亦屏息。上全国体下全交,卓哉相如能兼得。”好词好韵!静静的回车巷猛地回荡起一抹厚重的古韵。

其实,在刚刚踏入邯郸界的时候,我已然获知,考古人员几经对回车巷勘验,已然证实,邯郸在战国时期的地面早已湮没在地下4—6米处。也就是说,今日的回车巷,其面貌早已“旧貌换新颜”。幸好史册有载,明以来这里一直留有“蔺相如回车巷”的石碣,乐于怀旧的邯郸人一直把它当作《将相和》的真实见证。尘埃能深掩历史的残骸,却不能阻隔后人的视点,这或许就是文化的魅力所在。

一条短窄、冷清的僻巷渐渐映入了夕辉,巷口两侧的大路车流渐多。老人对我说,这条巷很窄,很少有做生意的人推车让行,原因是谁也不愿意给对方让路,谁也不愿意为此回车。

二、学步桥联想

邯郸学步桥的那段趣谈,尽管已被国人传扬了数千年,可有谁真能在桥头自省?我曾探其桥名的文化滥觞,原来出自《庄子·秋水》篇:“子独不闻夫寿陵余子学行于邯郸欤?未得国能,又失其故行矣,直匍匐而归耳。”遥想那位燕国寿陵郡的少年也实在有些弱智,听说“邯郸步”走势优美,便不远千里来学,结果美步没学成,自己行路的姿势也忘个干净,最后只好匍匐而回。唐代李白与好友谈及此事时,也曾笑称“寿陵失本步,笑煞邯郸人。”而今看来,庄子的那番告诫和李白的那句讥嘲像是有些多虑,君不见而今学步者多混迹于撰稿人之列,面对原创人的心血结晶,或抄或剽、或仿或改,巧妙避开寿陵少年学步的拙态,据他人之文思为己有,窃他人之名句入己册。倘若古人有知,真不知该作何慨叹!

黎明,学步桥的广场很得人气,三三俩俩的晨练者在变化着太极剑式。邯郸人在战国时期是“美行”者,看今日的武姿也非同他比。放眼看,古桥的拱券渐渐染上粉嫩的霞色,柳丝轻轻撩拨着绿缎般的沁河,桥柱的石狮如梦方醒,桥北石坊的楹联内涵丰厚,学步桥真的是一幅格调清新的笔墨丹青。

飞架古城南北的学步桥,虽谈不上雄伟壮观,却也曾为京畿之门户,史册里称此桥为“三辅锁阴”。若翻开《广府志》,一页页文字把桥史铺展得十分详尽。其实这座桥本来无名,最初是一座极普通、极简易的木质桥,往返的多是当地民众和往来客商。每遇秋水暴涨,惊涛骇浪便把形单影只的木桥冲垮,古城南北瞬间便成为水泽天堑。

明朝万历年间,仲秋的一个清晨,沁河岸边伫立着刚刚上任的邯郸知县王曰善。他双眉紧锁,望着奔涌的秋潮和两岸咫尺天涯的百姓,猛地一顿足,布置了一个爱心工程。3日后,石桥起伏的叮凿声与砸夯的号子歌便响彻沁河两岸。

明代的学步桥,其架构既科学又具艺术性。为减轻桥本身的自重,适应汛期的洪水流量,在4个桥墩上附设了4个小拱券,两侧有栏板和望柱,栏板上雕有人物走兽,石柱上雕有石狮石猴。可叹那座石桥终究经不住300余年的风雨剥蚀,早已不似当年健朗。只有王知县的大名,一直清晰地印在邯郸人心中。

邯郸是中国杨氏太极拳发祥地。故此,学步桥广场练太极拳的花甲老人为数不少。我有些冒失地问着其中的一位老人:“您知道邯郸步究竟什么样子?”老人抚髯微笑:“大概就像现今模特的猫步吧!”话音刚落,就溅起一片笑声。

春去春来,花开花落,古邯郸步确实远去了。然而,两句古诗却一直萦回在我的耳边,使我屡屡在写作时自省自诫。那就是:南宋那位一生不仕却在韵节上独步词坛的姜尧章曾面对学步桥叹曰:“论文要得文中天,邯郸学步终不然。”

湖北得了癫痫病该怎么办武汉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是哪个成都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个产生癫痫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