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春秋】荞面饸饹(散文)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伤感文字

朋友要创业,面对滚滚红尘,茫茫人海一时竟不知如何下脚。有人建议开佛店,理由是佛是教人向善的,朋友性善也信佛,卖佛的用品顺心顺意,利润应当也是可观的;也有的人建议开个小型超市,虽然发不了大财但该职业比较稳定,能过一个安逸的日子,而且还不误读书写作。吃货们有的提议开个小面馆,有人提议开个羊杂碎馆,有人建议开个油条铺,有人建议开个油糕铺或莜面馆,也有人提议开个包子馆馅饼馆稍美馆之类的。一说到吃,立刻热闹了起来,你一言我一语,眉飞色舞的,各自抢着抖露自己情有独钟的美食。每个人举出的这些都是我们巴彦淖尔人最喜欢吃的快餐精品。吃货们把这些美食的色香味及口感描述的天花乱坠及其诱人,让听的人一下神游其中,馋的人口水直往肚里咽。这些极具地方特色的美食我都爱吃,但最使我魂牵梦绕的是另一种可口小吃——荞面饸饹。

我喜欢荞面饸饹是缘于小时候的记忆。

我的老家是巴彦淖尔有名的高台梁地区。这里是海拔1000多米的高寒山区,空气清新,最适合荞麦的种植。荞麦面营养价值高,具有降血糖血脂的功效,是做饸饹最理想的原料。记得小时候,人们做红白事宴,消夜——也叫卯夜,卯夜的时候就是吃一顿荞面饸饹。消夜开始,只听代东的呼幺喝六的“哎——房上的,地下的,铡草的,喂马的,大二厨房烧火的,拉汤锅喽哈,流水待客,今晚的消夜饭是荞面饸饹呐”。人们听到吆喝,陆陆续续涌进厨房,只见冒着热气的大锅上架着一个笨大木制的饸饹床子。灶台边守着的人一边忙着把从锅里捞出来的饸饹面再填上臊子,一碗一碗不住地递给蜂拥而至的人们,一边指挥着压饸饹床的后生。经过几轮操作以后,大汗淋漓的后生用布衫擦着头上,脖子里的汗,不好意思地呼唤要求换人替他。轰吵轰吵的人们有端着碗站着吃的,有圪蹴在厨房地下吃的,有的端了碗未及跨出门槛就返回来又要饸饹的。一顿消夜饭得热闹好长一阵子,我也夹杂在大人们中间,只觉得这样气氛下吃得饸饹既热闹又香美。

离开故乡三十余年了,曾经几次勾起吃一顿荞面饸饹的想法,在街上转悠了好几次,竟然没有寻到一家开饸饹馆的。心情有些沮丧。心里总在嘀咕,什么时候才能吃到一顿正宗的荞面饸饹呀!

随着退牧还草,退耕还林政策的展开,许多高台梁地区的人们开始陆陆续续地走进城里来了。他们的到来,把许多后山地区特有的吃法也带了过来。其中包括荞面饸饹。听着他们谈论着荞面饸饹,我的心里痒痒的,吃一顿荞面饸饹的心思又翻腾了起来。我试探着蛊惑妻子做一顿荞面饸饹。妻子面露难色:我连见也没有见过,怎能给你做出来呢!我想,妻子是河套人,让她做荞面饸饹就顶如赶鸭子上架。于是吃荞面饸饹的想法只好暂时作罢。忽然有一天妻子笑眯眯地对我说:“今天我给你做荞面饸饹”。我将信将疑,做荞面饸饹?你能做了吗?咱家也没有饸饹床呀!

我用狐疑的目光看着她。妻子也不回答我,只见她挖了一碗荞面,再兑了一碗白面搅拌均匀,然后用温开水和起,把面团揉得光光的放到案板上用盆盖住。然后吩咐我剥葱削山药,她把从冰柜里拿出来的羊肉和我洗净的山药一样切成四方小碎块,经过旺火炝锅熬臊子。一霎时满家里香喷喷的。臊子熬好了,妻子用我们平时吃莜面用的手拧压面器把揉捏好的荞面装进去。呵呵,真带劲,荞面饸饹做成了。吃着妻子亲手做成的荞面饸饹,望着蛮有成就感的妻子,我悄悄地问:你怎么会 有这一手?

原来,妻子看出了我多年来念念叨叨的,不吃一顿荞面饸饹不肯甘休的心思,她与新结识的高台梁地区的人们讨教荞面饸饹的做法。经过几次走访讨教,她就像学到了一个绝技。因此决议给我展示一下她的手艺,二来让我饱饱口福。

吃着妻子做的荞面饸饹,我仿佛又回到了故乡,回到了童年时期。哦,我的荞面饸饹。我可爱的老婆。

黑龙江的专业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拉莫三嗪有哪些副作用石家庄哪家医院适合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