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两毛钱(散文)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丝路风情

一发工资,看着四位数,就想到过去的日子,想起曾经一位数都不到的那两毛钱。

钱在我最早的概念里,是以分为单位的。而且主要是五分钱以下。享用一分钱,主要是从爹妈让我拿几只鸡蛋到供销社灌煤油、买洋火(火柴)的买卖活动中找零得来了。一个鸡蛋七分钱,一斤煤油一毛三,这样,两个鸡蛋换一斤煤油就能余一分钱。走时就跟妈妈说好的,余下钱归我,这一分钱就被我买了豆豆糖――红的绿的黄的白的,七个豆豆糖就成了我骄傲的资本,拿回去妹妹们围上来,一人分一个,她们高高兴兴地跑开了,我手心里早已被几种颜色染成彩色的了。一分钱也可以买一个水果糖,两分钱可以买三个,于是就会努力攒够两分钱,一下买两个糖,吃着过瘾一些。

小时候终日的愿望好像就是能吃上糖。怪不得某年过年我站在外爷外奶家炕上做出的宣言就是,长大后挣了钱买一房子的糖,买一把子枪玩。胸无大志,从小可见。

但能够吃上糖,却是十分困难的事情,因为没有钱。爹妈天天劳动挣工分,一年下来首要的是保证分到粮食,不可能给我们孩子零用零花。有一个过年去姑姑家她给我脖子上拴了两毛钱,回来后也不知所以,可能被爹没收充公了。“民以食为天”的话那时候没人说过,但老百姓的行动和最高目标,全围绕着这句话。吃,吃上,吃饱,是我知道些事情之后奶奶父母行动言语里教导的最重要常识。其实没有他们的教导我也懂的,吃上吃饱是人的天生本性,饿肚子的时候,自然就想着吃了。我们村子是个有名的落后村,工分不值钱。听大人们议论,有些有付业的村子收成好,一个工分值三四毛甚至一块多,我们村子最差的时候,一个工分才值一毛三分钱。一毛三分钱,就是说父亲那样的全劳力一天就挣了一斤煤油,而母亲她们这样劳力,一天六七分工,才挣半斤多煤油。一年生产队决算,我们家往往是刚刚抵住分粮食的账,还有的年成因为父亲有病母亲有事挣工分少了,倒欠十几元钱。

所以我早早就知道了工分的重要,上小学开始,就积极主动地帮父母挣工分了。也不是我一个人知道工分的重要,所有我们那班小孩子们,在艰辛生活里都知道父母的辛劳,都知道在上学的同时,要努力为家里出力。因此那时候我们的假期就是劳动,放学回家也是参加生产队劳动。冬天抬粪打土块,夏天打场牵牛拉垫圈土。拉垫圈土是按拉了多少土算工分的,是我们最踊跃的劳作之一。大热天,放学后一溜小跑回家,舀一勺凉水一喝用袖头一抹嘴,拉着架子车就往荒地里跑,上满土就往生产队的饲养场里拉。十岁左右的破小孩,拉一车子土算是很沉重的事情,跑过两三趟后就都乏得慢下了脚步,一个个被汗水浸得像水里出来的一样。当太阳落山,拉完计划的土,推着空车回家的时候,爽快极了,自豪极了,因为半个下午,为家里挣了三分工!

两毛钱的事情,发生在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

清秋一个晴朗的下午,老师通知我说,下周选包括我在内几个学习好些的同学到全县有名的“潭家湾”参观学习,来回两天。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喜讯。因为我还没有去过公社以外的地方,能去那么有名先进的地方参观,还能在外边住一晚上,对于处在儿童少年期天生有飞翔意愿的我来说,其喜悦程度前所未有。回家告诉爹妈后,从他们脸上到没看出什么来,但我知道他们也挺高兴的。我想要出远门,到外边去,总得有个花费吧,所以平生第一次向爹提出了请求:给我一毛钱,路上用。爹看了我半天,没有说话。第二天早上上学前爹说,给你两毛钱,去了买个啥。我接过带着爹体温的两毛钱,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攥得紧紧地跑到上学路上,一次次展开来对着太阳看那张纸币上的图案,再牢牢地攥紧,生怕它飞了似的。那天上学路上,我走路的步伐格外轻盈,迎风奔跑在路上觉得风里都是喜欢。不过到了晚上躺在炕上,我又为钱装那儿才安全保险焦虑不安。要走好远的路,钱如果装不好弄丢了,可不是件小事。直到最后想到把钱夹到毛主席语录皮子里带着,才安然地睡去。

快要去谭家湾了,几天来我的高兴浸透了所有的事情,我拿着那把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笛子吹着“东方红”的调子,我蹦蹦跳跳地走在路上哼着“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曲调。当然,回家更听爹妈的话,他们喊我干什么我都愉快地答应着主动带妹妹们干,我突然觉得长大了,要像个哥哥的样子,带着妹妹们为爹妈分担了。

像其他所有喜出望外然后突然破灭的肥皂泡泡一样,意想不到的事情却来了。周一,老师委婉地对我们几个原来定下去参观的同学说,原来的参观计划改变了,先不去了。老师的话一出口,我的心顿时从天上掉到了地下,原有的那种兴奋与骄傲,一下子变成了萎靡颓唐,还有些丢人害臊。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人的一个兴头具有多大的鼓励作用,丢了兴头,对一个孩子有多大的打击。

那天回家我的脚步十分沉重。我觉得好多同学对在笑话我。我给爹妈说了不去了的话之后,把那攥了好几天藏了好几天的两毛钱从毛主席语录本里拿出来,恭恭敬敬地递给爹。爹把钱锁进他那个小皮箱里,淡淡地说,下次出去再给你。去吧,出去耍去吧。爹也看出了我的不快,没有安顿我去干什么活。

小孩子的心思,在纷繁的上学生活里几天就烟消云散了。直到小学毕业,也没有再听到老师通知去参观的事情,但那两毛钱的来来去去,始终搁在我的心里。后来我想,如果我去参观,并且花了两毛钱,可能什么也不会记得。因为没有花那两毛钱,所以才给能我留下久远的印迹。

现在,虽然月工资已经达到三四万个两毛钱,人们已经不把毛毛钱当钱了,但我仍然很珍惜每一分每一毛钱。因为我从那个一分一分钱的日子里走过来,我知道每一分钱每一毛钱,曾经对于我们一家人的生活是多么重要、对于一个乡村少年是多么重要!

陕西的专业癫痫医院哪家好银川看癫痫病哪家权威治疗癫痫最好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