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傻蛋小传组诗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9-18 分类:文学大赛
 一
  
   小王村里俺最穷的,人都这么说
   可也是
   四间土坯小屋子
   一圈的栅栏墙
   家徒四壁
   只有冲门墙上一幅婊糊的画当中堂
    
   一棵松
   松下一少女坐在路边石头上
   白裘衣
   脸粉红
   天瓦蓝
   一行大雁正飞去
    
     二
  
   爹娘给俺取名:蛋
   蛋,可是铁圆球啊
   钢钢嘀
   人们却在前边加个傻字
   叫俺傻蛋
   气!他们才傻呢
   都怪得出了奇
   前边来个问路嘀
   喂,大王庄咋走哇
   怪
   都那么多人在大街闲聊
   却没一个吭声嘀
   还是俺甩手一指:往南
   那人就沿俺指的方向去了
   人们就笑俺
   傻蛋
   那是南么 
   气
   不是南还北么
   那是北么 
   气,还管它东南西武汉治癫痫哪家医院强北干啥
   反正大王庄就在那儿 
   哈哈哈
   人们就大笑
   还说傻蛋真不管他娘东西南北哩 
   气!去个大王庄也要管那么多干啥
   呢?
   人们可真怪
   怪得出了奇
    
   三
  
   庄稼地的水满了呀
   直往沟渠流,雨  还在下
   沟渠里的水满了呀,围困了高处的村庄
   雨  还在下 
   今年又涝啦!娘对爹说
   爹不吭声,只是吸烟,一根接一根
   呛得直咳嗽 
   花生都开花了呵
   玉米才半人高
   桃树的幼果刚刚鸡蛋大
   可是都淹死了呀
    
   四
  
   据说娘多年不孕,后来觉肚里长瘤子
   爹也害怕
   四处寻医问药
   打过许多针
   吃过无数药
   不管用,后来才知那不是瘤子
   竟是俺
 郑州治癫痫病哪个医院好  俺想入学了
   入学得有个大名呗
   叫啥?
   俺对着爹而不是对着娘说 
   爹就站在天井当间直挠头
   成成小狗
   不,俺脑子里就有条黑黑的小狗摇尾巴
   和俺家的小黑一个样儿 
   成成大狗
   不,俺脑子里就有一条黑黑的大狗直晃悠 
   爹又挠挠头
   成成成铁蛋 
   咋写
   俺高兴
   娘也高兴
   爹更高兴,他蹲下,在地皮拿手指划
郑州羊角风偏方长安知   ——成铁蛋
   而后高兴得竟拿脚胡乱擦抹掉了
   还问记住了吗
   娘也癫痫患者要做哪些检查项目同时问
   俺家的小黑一旁凑过来摇尾巴 
   记住了
   俺骄傲得大声喊
   可一到学校就忘了
    
   五
  
   俺长得高些胖些了
   可上了三年还是一年级
   别人写一二三都那么工工整整
   俺却歪歪斜斜
   歪歪斜斜多么龙飞凤舞啊
   _____俺这样想 
   还有数123
   123就123呗
   还要往后数那么多  多麻烦呀
   也难怪爹娘让俺拔草了 
   而阿龙写字工整
   初中读完读高中
   高中读完又读大学
   大学完了还读科学家呢
   可科学家值钱吗
   比得上俺庄上的阿虎吗
   他爹当大官
   他又做了大生意
   都用屁股擦钱嘀 
   其实俺爹也说了
   有钱没钱不是个事儿
   拿钱办不了的事儿才叫个事儿呢
    
   六
  
   俺背了背筐去砍草
   喂牛喂羊喂兔子
   还没出家门呢,小黑就跟过来 
   真是跟腚狗
   你跟着干啥?你又不会砍草
    去去去  回去吧
   你会砍草吗
   俺问你会砍草吗
   真不听话,还窜到俺前面去
   跟着就跟着呗
   你跑个啥 
   小王村外的庄稼都淹光了
   乱草倒茂盛起来
   满坡满坡的都是吔
   你说怪不怪?
   俺就纳闷
   眼前一条大沟为啥就挡住了俺去路
   哇
   咋这么多水呀
   都黄不拉几的
   还这么宽
   这是哪儿呀
   咋没来一回呢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黄河么
   河面的太阳也真大啊
   彤红彤红的
   眼看快要掉进水里了
   回转身
   却也都是陌生的地方
   哪儿才是俺回家路啊
   难道俺真的不认东西南北吗
   狗在前
   俺在后
   俺就怕丢了它
   夜深一些了
   我和小黑终于回到家
   可转天就有人说狗比俺强呢
   是领俺回了家
   强就强呗
   你比苍蝇能飞吗
   你比老鼠会打洞吗
   你比乌龟更长寿吗
    
    七
  
    俺爷爷还在天津开裱糊店的时候,正值战乱
   一日深更半夜的,有人急急地敲响他的店门
   他开开门,见是王先生
   王先生拿一卷黑绸布包裹的画儿递过
   来——有劳成兄保管几日,我自会来取
   王先生说完就匆匆离去
   俺爷爷只知那人姓王,曾是他的顾客
   他等他一天,二天;一年,二年,却
   不见那人来取
   不久,俺爷爷回了老家,也就把那幅画带回来
   又过半年,俺爷爷患重病而亡
                                     
   八
  
   据说俺爹买包子吃,咬一口
   一旁娘的嘴巴就跟着动一下
   爹咬第二口
   娘的嘴巴又跟着动一下
   爹把包子给娘吃
   娘看看爹,吃会儿包子,再看看爹
   爹就说吃,吃
   娘就大口嚼起来 
   爹说当年他是个没人找的老光棍
   娘破衣烂衫的还不会做乞丐
   爹把娘是从黄河南边的一个包子铺领回了家
    
   九
  
   俺爹是个结巴,矮小且白净
   俺娘皮肤黝黑,娃娃脸,时疯时癫却俊美
   俺村里有个叫顺子的,他去了趟省城的古玩市,就做起收古董的买卖
   俺爹正病着,愁钱,顺子来了:你墙上的画儿卖不卖
   卖吔!俺娘此时没犯病,还惊喜过望的,多少钱儿吔
   400,卖不?
   俺爹躺在炕上,眼中含泪,嘴巴不断地动,却说不出一句完整感激的话来
   顺子一倒手,把那幅画卖了70万
   俺爹的病没治好,嘴唇变成青黑
   俺娘的精神病又犯了
   某日俺娘去黄河边儿洗手,掉进里面,被浑浊的黄河之水冲走了 
   (后来顺子透漏说那幅画儿他卖贱了
   若早知是萧太后的真迹,他说啥子也
   不会卖了。)                                              
  
   十
  
   爹的嘴唇微微动,用尽最后一点力气
   俺的耳朵贴着爹的嘴,俺听到了
   _____要叫人爷奶哥姐才能做乞丐,等
   长大了,自己养活自己
  
   十一
  
   这世上,俺孤零零成了一个人
   只有小黑跟着俺
   俺左眼大 右眼小
   右眼眯眯着
   俺拿弹弓去射鸟
   鸟就从树上掉下来
   小黑扑过去,当饭吃
   天冷了  黑下来
   俺和小黑往家回
   小黑老早跑到俺前头
   俺看见
   一个黑衣人  躲在桥旁沟渠边,对着
   小黑举起枪
   俺拼命喊  小黑栽倒了
   俺疯狂跑   小黑却被那贼扔进摩托后边的筐里带走了…… 
                    
   十二
  
   时常的,天上没有月亮和星星
   时常的,道路若有又若无
   时常的,俺困了  困得不行了  倒头就
   大睡大地是床天为被啊
  
   十三
  
   走着走着俺看见
   大王庄前一帮人,站着嘀坐装满铺
   盖卷的白的黄的化肥袋子上嘀
   俺好奇凑过去,一辆大客车就冲俺开
   过来
   他们上车俺也上
   傻蛋,下去
   你跟着干啥?
   俺不理他们!他们声音都那么大!
   俺村的顺子刚好坐在最后排,耳朵眼
   里塞了两个黑的耳塞子,闭着一双长
   眼睛
   俺叫哥,像见了亲人一个样
   顺子睁眼又闭眼,西装革履的像华侨
   背挎包的卷发胖女人走过来
   对着俺说要车钱
   姐俺没钱
   她再要
   姐俺没钱
   她狠狠看了俺两眼睛,黑眼珠子白了白
  
   十四
  
   俺看见了那么多的大高楼
   那么多红的绿的黄的蓝的灯
   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车
   还有那么多的饭馆,餐厅,包子铺
   俺叫了许多人爷奶哥姐,也吃了许多
   以前在家从没见过的残羹和冷炙
   俺整日里东走又西瞧,看花了眼
   恍惚是梦里,恍惚又不是
   这不,傻 ,傻蛋么
   一个男人有气无力的细声音
   这孩子,这么冷的天不冻死么
   一个女人的大嗓门,都在三轮车的响声里
   俺睁开眼  三轮车的灯光照着俺
   俺也不知遇见了哪路活神仙
上一篇:哦美妙的精灵
下一篇:语笑嫣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