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传奇】母亲(散文)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学大赛

一场雪不经意地飘了下来,甚至枝头还疯长着郁郁葱葱的树叶,在忽如其来的雪花中来不及隐藏自己。绿色的躯体裸露在寒冷中,显得那么耀眼,竟然有种酸酸的苍凉……

或者冬天真的来了,令人猝不及防。此刻母亲已走了一个星期,走的匆忙,不声不响。我不知怎样去形容因母亲离去而带来的诸多愁绪,只静静的在悲痛中去沉沦。

母亲是一个饱经人世沧桑的女人,一辈子没有过上几天享福的日子。曾几何时?母亲在村子里,还是一位叱咤风云的三八红旗手。短短的几十载风霜,竟让母亲变成了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人间的几大悲痛一一在她身上上演,次次都那么怵目惊心。致命的打击使母亲几乎倒下,以致到了晚年的母亲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我难以体会母亲的感受,只是直到母亲走了之后才感到。其实一直以来我对母亲都疏于关心。一味的顾着自己的世界,一味的去追求所谓的清明世界。

母亲嫁给父亲时年龄很小,类似于童养媳的那种。因为外婆家成分不好,所以当时的外婆家很穷。外公外婆走得早,母亲只身带着一个年幼的舅舅相依为命。一个小姨在一两岁的时候送给了别人,其实那也是母亲一生的心痛。父亲有姊妹五个,母亲嫁给父亲的时候她们都未成年。奶奶是个刻薄的人,我经常能看见母亲暗地里偷偷的落泪。母亲为家操劳着,不分昼夜,恨不能一个人做两个人的事情。随着几个姑姑的出嫁,家里更是家徒四壁,一贫如洗。

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在这时候相继来到了人世。奶奶偏偏那时候病了,在床上一躺就是好多年。母亲更是用了十二分的辛劳来维持着这个家。出门前,三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令她揪心,在地里,母亲拼了命的去干活,只为了那可怜的几个工分。我记事起,母亲便没有过几天安稳日子。家里虽然穷,母亲却变着法儿做东西给我们吃。一家人的生活被母亲紧巴巴的安排着,虽然清贫,但却有种浓浓的温馨。多年后在没有那样的感觉了,便是现在吃穿不愁的日子也亦然。。

父亲是一个赤脚医生,一生都与疾病纠缠着。或者也是因为他的身体,父亲才做了这份职业。在那个年代,医生虽然是受人尊敬的职业,却难以维持温饱。每每冬天,父亲的哮喘尤为严重。甚至无法入眠,母亲夜夜陪着父亲,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纺棉。很多次梦中醒来,依然能听见支支的纺车的声音,母亲的身影被重重的投到墙上。又砸在了我幼小的心灵里,久久不去。

因为父亲身体的缘故,家里好吃的东西一般只有父亲才能享用的,甚至爷爷奶奶都得迁就着。小时候我不谙世事,甚至恨母亲对于我们过于苛刻。待几个姑姑相继出嫁后,母亲已是四十多岁的人了,此时居然在她身上找不到半点青春的痕迹。而在这个时候,大哥不幸而去。中年的丧子之痛成了母亲生命中一个难解的结,致死也没有解开。

我不忍看见母亲天天以泪洗面的悲戚,便每日里装出一副笑脸。一场阴霾整整笼罩着家庭,经年之后难以散去。而后的几年内,母亲和父亲轮流地病着。日子稍稍稳定的时候,大哥的儿子却不幸落水而亡。老天再一次给母亲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母亲不堪重击,再一次倒下。没几天功夫,母亲像从人间炼狱逃出来一般。奄奄一息,全无人样。母亲在床上足足的躺了一个多月,任人怎么劝说也无济于事。

我不哀叹命运的不济,但那几年一直在颠沛流离中活着。纵是辛苦,却一事无成。在懵懵懂懂中结婚了,然后到孩子的出生。我体会了到柴米油盐的琐碎,听懂了锅碗瓢盆的交响。亏了母亲在那个年代支撑着十几人的大家庭。而我却在遍地黄金的晴朗世界,过得捉襟见肘,入不敷出。我想,那么多人饿肚子,母亲却未让我们冻着,饿着,其实也是一个传奇。

有一年,我去了东北,父亲却不堪病痛的折磨走了捷径。母亲忍痛没有通知我,一个人独自尝试着那份剧痛。之后的我暗暗发誓,母亲在百年之后的时候,即便我在天涯海角也会赶回来的。

日子还是那样过着,似一潭死水。儿子在武汉读书,母亲虽然健在,我却真正没有几天好好的陪陪母亲。偶尔回家,我不爱听母亲近似唠叨家长里短,甚至还会莫名的吼母亲几句。现在每每想起,终究成为了内心抹不平的伤痛。

父亲走了以后的岁月,母亲再也没有去哪里了。我想象不到母亲身体的嬴弱,三伏天甚至还能穿厚厚的夹衣。母亲像要随时倒下去一样。我和二哥带着母亲去医院做了几次检查,已经查不出任何毛病了。医生直叫母亲宽心就可以了,或者也是母亲最难做到的事情。前年,冬天有次回家。晚上和朋友出去玩了一通宵,手机没有电便关了。

等我第二天回来时,才知道母亲一晚上没有睡觉,一大早走了很远的路程到处找我。我再次发疯似吼了母亲,如果为了寻我而出了什么意外。我情何以堪,便是要把我逼成一个罪人。母亲也不解释,只默默的看我,生怕我飞了一样。我看着母亲可怜兮兮的样子,禁不住暗暗流下了泪。其实我早想,如果在武汉混好一点,买了房子,一定会接母亲到武汉住的。只可惜那是最后一次见到母亲了。母亲告诉我,怕是难熬过冬天。我听了,又吼了母亲几句。临走时,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把身上仅有的钱统统给了母亲,只留下了回城的路费。

母亲晚年过得很凄苦,在我看来。母亲多少年能忍辱负重的活下来,其实是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情。

再见到母亲时,母亲已耳目失聪,不能言语。离我回城两个星期都不到,我歇斯地的喊着母亲,她却不能回答了。可分明能知道她的儿子回来了,在母亲的眼角一直滴着泪,怎么擦拭也擦不尽。母亲在完全昏迷的情况下躺了几天,直到亲人们都回来了,才安然而去。

母亲走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留在她的身边。我因为朋友的一个电话离开了几分钟,母亲便借机“溜”走了。母亲悄无声息的走了,没有一点难受的痕迹,却给活着的人留下了无尽的哀思。我干嚎着,已然没有眼泪。清理母亲的遗物时,在母亲的枕下母亲留下了一千元钱,那是她省吃俭用留下的。母亲曾说过留着给侄女上大学送给侄女的。可怜的母亲终于没有等到那一天……

之后的几天,天空飘起了雪花,我甚至怀疑是老天可怜母亲,让万物为母亲戴孝,以示哀悼。

但愿母亲在通往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母亲的一生将会成为传奇让我一生去怀念……

哈尔滨治癫痫要花多少钱武汉市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西安靠谱的癫痫医院怎么找郑州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