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你一定要幸福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文学理论

  前两天陪小露去另一个城市,她在车上睡着了。

  看着她的侧脸,我突然一阵暖心。

  我和小露认识到现在,16年了。

  我想过朋友会一辈子,我却没有认真数过我们认识有多少年了。

  到现在,我还记得七岁那年,我怯生生站在妈妈身后,一头短发的小露,甜甜的笑着,露出两个调皮的虎牙,冲我挥手。

  有些人真的很奇怪,刚见面,却可以深深印在你的脑海。

  也许是因为她太漂亮,也许是因为她的笑容太感人。

  我和小露的性格完全不同,我喜静,她好动,我习惯了不争不抢,她有理必争。我到现在也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会成为朋友?

  我一直以为,她的一生,会是比较不平凡的。

  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结了婚,有了一儿一女。

  而我却过上了我以为的,她的生活。

  逛街的时候,她和小女儿视频,小姑娘听见妈妈说话,哇的一声哭了。

  我分明看见,小露也红了眼眶。

  小露脾气火爆,在中学是出了名的。

  小露漂亮,在中学,也是出了名的。

  她身边总是很多男生,我身边有她就觉得很好。

  那是一种自豪感,那时候真的想告诉全世界,小露最好的朋友,是我。

  中学的时候,一直是她罩着我。

  我不开心,她会安慰我。

  我饿了,她会冒着被老师发现的危险,给我递方便面。

  我收到情书不知所措,她会认真给我出主意。

  当然,我也会在考试的时候,给她传一份答案,写一篇作文。

  我习惯了听她的,她开心,我真的会开心。

  中学快毕业的那个月,我和小露相处的不愉快。

  我承认,我在故意远离她。

  因为我清楚,我们以后的路,会很不相同。

  我想试着,是不是远离她,分别那天,我就不会难过?

  很傻,是不是?

  而这些,我一直没有告诉她。

  她一定会笑我傻。

  我和小露之间的定位,在中学毕业之后,悄悄发生了转变。

  我开始看到她的不知所措。

  她18岁去异地上学,她20岁去北京打工。

  我才发现,这样的她,甚至比我要脆弱。

  我只是觉得满满心疼。

  我一直视她为公主。

  公主是不应该出去工作的。

  她在外面不如意,打电话给我,没说两句话,就哭了。

  我知道,她一定是害怕了。

  她出嫁那天,我没有跟她说,我在底下哭的稀里哗啦。

  我知道,我不自觉把自己当成了娘家人。

  小露生了宝宝,我去看她。

  小露老公忙前忙后,我看到,小露脸上,是掩不住的笑。

  我真的,很开心。

  我有时候会想念,那些年罩着我的她,但我更享受,如今开始依赖我的她。

  我知道,我们的路,注定不同,但我第一次这样确定,我和小露,会这样一辈子。

  我看着她笑,她看着我犯傻。

  人生得一知己,我真的知足。

武汉那家治癫痫好银川癫痫病专家医院白城市癫痫病的医院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