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没人稀罕你做自己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文学理论

文/辉姑娘

除非遗世独立,不食烟火,否则不要把那一套张牙舞爪的原生态嘴脸搬上台面。

打开电视,正在播一档谈话节目,一位明星热泪盈眶地对着主持人深情剖白。

“我希望可以自由地,做自己——”

母亲正好从我身后走过,笑嘻嘻地顺口评价。

“大家本来就只爱看他们被包装好的样子,光鲜亮丽,多好。如果真的把最原始的一面拿出来,除了他们爸妈,谁要看?”

我反驳:“还是有人愿意看呀,不然真人秀节目怎么会那么火?”

母亲摇头:“我说的‘原始’不是在电视上打个嗝、拌个嘴,或者喝多了抱头痛哭……那些有剪辑的好看画面最多叫人之常态,不是人之本色。”

没人稀罕你做自己

我说:“那什么才叫本色?”

母亲想了想:“最本色的都是不能播的,有些连说都不好说。”

我想想那些私密而尴尬的画面,竟然觉得无从反驳,忍不住会心一笑。

读过一个故事。

民国时期有个唱戏的名角,声音极美,身段也佳,每次登台都博得喝彩一片。但名角有个怪癖,他上台浓妆,根本看不出真容,哪怕演完也带妆出门,拒不与人交流,乘坐黄包车一路严密到家,深夜才卸妆,从未被人认出,十分神秘。

有位富商迷上了他的戏,派人几次邀请,希望与之结交,名角却不曾前来。富商以为对方架子大,又委以重金,谁知还是被拒绝。

富商非常生气,发誓要一睹真容。经过筹谋,居然真的被他找到空子,偷偷潜入了名角的家。

当晚名角刚刚卸妆完毕,听到门声,下意识转过头来。

一张布满了横七竖八伤疤的丑陋脸庞出现在富商的眼前,有些还带着令人恶心的紫红色痕迹,外翻着非常可怕。

富商吓得大叫一声,腿都软了,几乎坐在地上。

名角愣住,然后醒过神来,走过来伸手扶起富商。

富商还在哆嗦,不敢正视名角。名角叹了口气,说吓到您了吧,真是对不住了。昔年我曾遭同行嫉妒,被划花了脸,此后就是这样了。

富商坐下来,名角又安抚几句,他惧意渐弱,终于说:“我很欣赏您,把您当作知己,即使知道了这件事我也会帮您保守秘密的。”

名角说:“您的诚意我一直都是知道的。不以真面目相见,()不单是维护自己的名声,也是怕您心里那点儿对于角色的幻想和意境会破灭,没想到还是让您遗憾了,我心中有愧。”

“为什么不坦然面对呢?”富商问,“您的戏那么好,即使知道真相也不会有人攻击侮辱您的,只会更加怜惜和尊重您。”

“他人包容是他人的礼节,我为了他人观感的舒适而盛妆是我的礼节。这并非职业要求,而是本心所守的规矩。”名角坦然笑道。

“如果仗着心怀坦荡就招摇过市,令他人受惊一瞬,于己而言,那才是最为尴尬的唐突与不雅。”

后来富商回家后,与亲近之人感叹名角的风采。

“不以弱势为倚仗,不以残缺为凭恃。心怀天地,不欲言表,真君子也。”

一个熟人在圈中是出了名的不讨人喜欢,究其原因,正是因为他自诩“耿直”。

大家聚会,有人讲了个笑话,大家都笑,他说这不是去年的梗了么?一点都不好笑。

夫妻喜得贵子,他说哎呀,怎么这孩子长得根本不像你们俩。

主人烧菜,他说我最不喜欢吃香菜。吃了一筷子又说,太咸了,不好吃。

朋友发张自拍照,他留言评价:修得太假了,旁边的石头都被拉弯了,哈哈。

同事被降职,寻求安慰,他说因为你能力不足,技不如人。

女朋友和他逛街,试穿一件大衣没有买,说尺码不合。他说别逗了,你根本买不起。

……

有一次我们劝他,不要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他说为什么我不能随心所欲地活着,想说什么说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这样的我多么真实诚恳,难道你们不喜欢这样的人,只喜欢那些虚伪说好话的小人吗?

我们沉默良久,一位大姐开口:“如果小人让我感到舒服,君子让我觉得别扭,那我还是选择小人吧。”

可能这位仁兄并不明白,在大多数场合里,“自己”是最不重要的东西。重要的是矛盾的解决、利益的分配、旁人的态度以及情谊的交流,还有“是否乐意下次再见你”。

我们不必朝夕相处,更不会百年好合。萍水相逢,有缘则聚,在这样短暂的时间里能够坐到一起,是为了处理问题,升温感情而来,为什么一定要以“真诚”为借口,把气氛搞得那么僵呢?

记得有段时间,网络上一个热点话题是:有没有小时候父母以为你听不懂,其实你很明白并记忆至今的话。

底下留言甚多,有父母与第三者偷情的对白被孩子记下;有父母对孩子的刻薄挖苦被记下;有父母议论亲友的坏话被记下……你不得不惊讶于孩子们的记忆力与理解力是多么早熟而深刻。大人们自以为是地觉得他们的世界孩子不懂,才肆无忌惮地当面放开了“做自己”,结果被记住的都是抹不去的黑历史,多年后被孩子叙述出来,实在威风扫地,难堪不已。

可见父母在孩子面前,更多的是要做良师益友,做教育专家,做最佳知己。须时刻自律。

因此严守底线是很有必要的。毕竟所有的父母都希望孩子即使不能成才,也要成人,甚至是比自己更好的人。

以为“家里有什么可防备的”,索性把一个完全不加雕饰的自己呈现出来,最多是熏染造就另一个微缩的自己而已,哪有“更好”可言。

世人都爱彬彬有礼,风度翩翩,笑靥如花,端庄优雅。这不是“做作”与“虚伪”,而是一个具有常规素质的普通人应有的自我要求与规范。

我们自觉渺小,却亦是世界上不可或缺的存在。并非只有名人才堪引领正确三观,每个人都有熏陶感染他人的义务。哪怕自认仅仅是一场表演,也请尽力营造出文雅礼貌的世间氛围,令旁人安心自如,不露尴尬。

除非遗世独立,不食烟火,否则不要把那一套张牙舞爪的原生态嘴脸搬上台面。

中国人讲究含蓄,西方人讲究距离,没人稀罕你做自己。还不如回家照照镜子,看看对着那张熟悉的放肆面容能不能和平相处,再考虑其他。至于真正的自己,回到斗室中再做也不迟。

毕竟,能容忍自己的只有自己,能原谅自己的也只有自己。

黑龙江什么医院治疗癫痫最好哈尔滨哪里专治癫痫病鼓楼区哪家医院癫痫病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