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辽海“中国风”征文★1975,我在美国实习生活的回忆】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学理论

1975,我在美国实习生活的回忆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由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亲自批准,我国首次从国外引进了十三套现代化的大化肥装置,从此开辟了中国化学工业的新纪元。

当年,我有幸参加了其中之一的辽河化肥厂的建设和生产,并且一直干到退休。这么多年里,随着企业的不断发展壮大,我也从基层工程技术人员,一步步成长为基层领导。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到过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但1975年到美国实习的经历,因第一次出国,同时又在那个特殊年代,所以,发生的一些难忘事情,至今仍历历在目……

一、飞机上的“意外”事件

根据中国进出口技术公司和美国凯洛格公司的合同规定,当时的燃化部(化工部前身)组织泸州、辽化、沧化、大庆等企业的工程技术人员和部机关有关人员组成一个团,二十五人分三个组,分别在美国相关公司学习30万吨合成氨设备维修与操作。前后历经四个多月,提前半年园满顺利地完成了学习任务,受到了外经部的通报表扬。当然,这是后话。

那年春节后,我们首先在北京燃化部外事局,集中进行一个月的政治、技术、礼仪、服装上的准备。当年4月底,我怀着激动心情终于穿上了笔挺的西装,系上红领带,坐上了中国民航班机,经过12小时的飞行,首先来到巴黎。

由于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同美国尚无正式外交关系,所以没有直飞航线。在巴黎经过三天的修整后,我们再乘坐法航前往华盛顿。为什么要坐法航呢?中国驻法国经济参赞说,法国人民对中国人民友好,乘坐法航安全。当时,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刚刚访问过法国,法国人民友好热情仍在兴盛期。

刚坐上法航“波音737”飞机,航空小姐对我们的确很热情。一遍遍送饮料、送食品,使大家感到很温暖。尤其是我们几个年轻人,第一次出国、第一次坐飞机,紧张的心情立刻被友好的情感融化了。大家都觉得像在家一样温暖。飞机上,有的在议论着出国的日程,有的在观看机外景色。我看见万米高空上的白云,就像一簇簇棉花,十分美丽壮观。

经过一段飞行后,飞机上开始放映电影。电影内容是介绍世界著名人物:戴高乐、华盛顿、墨索里尼、毛泽东、斯大林等等。当时我记得很清楚,毛主席的镜头是身着白衬衣,头戴草帽,笑容可掬地站在金色麦田里,高大魁梧的身躯令人肃然起敬。这时,有人悄悄说,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怎么能同法西斯头子墨索里尼并在一起呢?我们团里的领导听到后,立即同中科院带队领导商议怎么办?最后,决定利用飞机在美国波士顿停机加油的时间,约见该机机长。当飞机在波士顿降落后,我们的代表团团长代表大家约见了该机机长。

机长当时50多岁的样子,光光的头上没几根头发,身着飞行服,很精神。双方介绍身份后,我们团长赵云生首先说,“机长先生,您好,我们中国人民能乘坐你们的航班很高兴,你们待我们热情友好,服务周到,我代表本机中国人,对你们表示的谢意!这说明戴高乐将军和毛泽东主席亲手缔造的中法两国人民友谊是真诚纯洁的。但是,今天机上却发生了一件不愉快事情,你们今天放映的影片里,怎么能把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和法西斯分子相提并论呢?当翻译译完后,机长额头冒出了汗珠,只见他不停地用面巾纸擦着汗……不断地说,对不起,中国先生。今天我是临时代班,原机长休息,我不了解情况,但我会把此事立即报告给总部。飞机起飞后,我们将立即停止播放这部影片。

无巧不成书,当我们回国时,乘坐的飞机恰巧又是这次航班。但机上放的片子,不再是人物介绍了,而是世界著名风光了。大家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再说什么……

二、是“男”还是“女”

从北京飞往巴黎时,飞机要需要在巴基斯坦最大的城市----卡拉奇,停机加油一小时,我们都下机到机场休息。卡拉奇机场是亚洲至欧非航线的中转站。机场休息室里人很多,接踵而至,有白种人、黑种人、黄种人等等,都在这里待机,人群川流不息,显得十分忙碌。

我们几个年轻人准备去厕所,英文“WC”便是。男厕所标志是烟袋锅,女厕所标志是高跟鞋。当我们转了一圈,终于找到了男厕位置时候,脚步却停住了。原来,我们看到门口站着一位胖胖的混血中年妇女。是男厕还是女厕?我们正在犹豫的时候,我们团的翻译老曾走过来,用熟练英语同她打招呼,并给了她几个英磅,她才让我们进去了。老曾对我们说,你们是第一次出国,可能不大清楚,这个女人站男厕所门口是收小费的。啊?原来,国外是这样的啊!

我们在美国迪拉瓦公司学习的时候,住在纽约郊区一家公寓里。有一天,周日下午政治学习结束后,我们便在房前绿色草地里休息,有的打羽毛球,有的跑步……一个美国小朋友骑着自行车在广场上玩耍,看见我们后主动下车交谈,不一会儿便同我们熟悉了……同行的林治权同志骑着小朋友的自行车继续在广场上转圈。当年我也很顽皮,则“亲热”地和小朋友在草地上摔跤玩……和煦的阳光下,青青的草香,唤起了我童年的记忆,快乐的童音,消除了学习上的疲劳……不一会儿,我们就倒在了草地上……,

这时,沧化的老季跑过来对我说,团长叫你有事。团长赵云生同志是辽河建厂指挥部的副总指挥,是过去东北局的老干部,大家都很尊重他。当我起身跑步来到站在台阶上的团长面前时,他笑着对我说,培福啊你怎么能和小女孩在草地上打滚呢?我这时候,才知道他误会了。我急忙把美国小朋友领到他面前。团长和大家围着他上下左右地看,他胖胖的身材,蓝色的大眼睛,细长的眉毛,金黄色的头发长长的披在肩上……从后背看还真得很象女孩呢!最后大家都乐了……晚餐,我们请小朋友吃我们自己动手包的“三鲜馅”饺子,他拿起饺子,问我们馅是如何放进去的?原来,他叫斯米犒12岁,在这里住着的是爷爷奶奶,周末和爸爸妈妈一起来这度假的。吃过晚饭后,让他带一碗饺子回去给他的爷爷奶奶尝尝。第二天晚上,他又带回礼物送给我们,那是他爷爷奶奶做的烤面包,我们几个年轻人饱餐了一顿。别说,那还是第一次品尝美国正宗的家庭风味面包呢!

三、注意国人形象

到达美国后,在华盛顿中国驻美联络处进行了一周的形势教育。因为,我们是第一批到美国学习的中国公民,外交部很重视。时任驻美联络处领导黄镇、韩叙大使、张建华经济参赞都接见了我们。讲了当时美国的形势、我们的任务以及对美外事工作的具体方针政策。要求大家注意身体健康、注意国人形象,努力完成这次学习任务。我记得很清楚,为了防止窃听,领导讲话都是在密室里放着微声轻音乐来干扰进行的。

第一次从华盛顿下飞机,我们西装革履肩上扛着行李、手里拎着包。我们都是从企业来的,心想这点活算啥?当气喘吁吁地走出机场时,许多美国人的目光聚焦在我们身上……联络处接站的同志看到我们这种狼狈相时,回去后便批评了我们。当再去休斯顿学习时,联络处的童秘书亲自到机场送行。一到机场门口,他便打了个口哨,立刻来了几个黑人机场工作人员,帮助我们把行李从汽车上搬到机场入口处办理手续。接着童秘书又一一向他们握手谢意,钱夹在手中小费付给他们了。这熟练地外交官动作,让我们第一次出国的人看呆了。童秘书还告诉我们,你们还要去美国许多城市的工厂学习,到机场后就这样做,注意!行李不要再自己扛了。我们心领神会地“理解”,逐渐也学会那样“大方”了。

休斯顿是美国的南方,那里是凯洛格公司总部。5月份天气当时就十分炎热,室外温度高达40左右,但大家还是服装整齐不敢怠慢,排着队伍从公寓分几个组步行到总部办公楼。乘电梯时,每当发现后面有女士时,大家都很有礼貌地让出一条路,让女士优先。很多美国人见此情形,都认为我们是日本人或是韩国人。当自豪地告诉他们,我们是来自中国北京时,他们都十分惊讶。因为,他们是第一次见到来自大陆的中国人哪!我们也看到了来自香港实习的大学生,见到后,都主动热情握手、问侯致意。

在快锅锅炉厂实习时,我们住在维尔明顿市的一座假日酒店。这是一座靠大西洋边上得美丽的海滨城市,景色宜人。

那天晚上刚刚躺下,就听到有人敲门。我们从透镜一看,原来是赤着身子的女郎,我们谁也没有理她。第二天一早,将情况向团长进行了汇报。原来,昨天所有中国人住的房间都受到过骚扰。另外,当地黑人组织还向我们每个房间发出了邀请函,参加反对种族歧视的集会。陪同我们的凯洛格公司代表,向宾馆负责人说明,中国人到这里住宿是来学习的,有高度的组织纪律,不参加任何组织活动。第二天,我们就从三楼搬到了九楼,宾馆方面加强了保安力量。从此,晚上再没有什么人干扰我们休息了。

当时天气闷热,团长还是要求大家,克服困难,以后不要再去室外游泳池洗澡了,因为那里边有许多外国女人在游泳,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们都默默地同意了。

当然,也有不愉快的事。在机场、商店、书店里巨幅女人裸体像比比皆是。工厂的车间工具箱里,机床上,又摆放着裸体局部放大的照片,不堪入目。美国男女不分场合的接吻、拥抱,更有甚者个别年轻人亲热地常常在草地上打滚……那时我们的思想都跟不上当时形势,没有办法只能自己注意“形象”,慢慢适应这个环境了。

四、“政治”至上

“宁肯在技术上少学一点,也不能在政治上犯半点错误”,在当时,这种思想在我们头脑中印象十分深刻。

那时,我们每个人都给家里写一封信报平安,交给驻美联络处通过外交部信使团,统一带回国内寄发,这是纪律。

我们还经常利用休息日在公园、公寓里进行政治学习。例如,学习列宁的《帝国主义论》、人民日报和红旗杂志上的文章。领导每月还要到华盛顿驻美联络处,汇报每个人的学习、思想和工作情况。当时在美国进行学术交流的兰州化机所的一位总工,没有经过联络处批准,私自到美国一所大学发表演讲。结果,文章在当地报纸发表了。其内容和当时国家政策不一致,违反了外事纪律。因而受到了外交部的通报批评,令其本人回国检查……这件事对大家影响极深。所以,领导抓的很紧,我们也都十分谨慎。

我在美国西部化工厂实习,一个美国朋友看我认真工作的态度,半开玩笑地对我说,先生你留在美国工作吧,给你3000美金怎么样?吓得我张口结舌,不知说什么好。

一次,我们去合成氨设备——“第一废热锅炉”制造厂参观学习时,厂方推迟我们进厂一天。第二天进厂时,发现美方把与“第一锅炉”无关的机械设备,全部用彩色塑料编织布包扎起来,只留下一条长长的走道。据凯洛格代表说,这个工厂属于美国原子能委员会管理,对外是保密的,厂方的那种心情,完全理解。可是当晚上睡觉,我们无意拉窗帘时却发现宾馆下面有人影晃动。“有人在监视我们行动”?我们把情况立即汇报给团里的领导。“他们对我们太不尊重了,我们是按合同规定来学习的”,此事立即向陪同学习的凯洛格公司代表提出了抗议。

晚上,我们在住的宾馆用完餐后,餐厅经理对我们说,你们中国人用餐后,怎么不付小费呢?这件事情马上引起了领导的重视。责成沧化的刘福良同志调查清楚,然后再与餐厅经理交涉。我们按照外事规定,尊重美国人的习惯,用餐后都按餐费的20%-25%比例付给小费。这件事是由泸天化的老刘分工负责,他是把美元用碟子压住,放在桌子上面的。“我们中国人是讲信誉的,你们怎么能说没付呢?”我们代表向餐厅经理提出了意见。餐厅经理了解情况后,得知是上班小姐拿到小费后没有向部门经理及时汇报,造成了一场误会。他亲自向我们道歉,并准备要宴请大家一次,我们表示谢意后,第二天就离开了宾馆,踏上了新的征途。

仪表小组有一次因工作需要,准备请美国人吃饭。按要求必需提前去看一下用餐的周围环境如何,再作决定。领导派泸天化的老董和沧化的翻译小王去“侦察”一番。两人来到一家华侨开的中国餐馆,点完菜后又要了一瓶白酒。当小王准备打开瓶盖时,老董突然发现酒瓶商标上贴有“中华民国台湾产地”字样,立刻警觉起来,暗示小王退货换成了青岛啤酒。老板很吃惊,怎么又退货呢?

此类的事情很多。

回国前,我们在华盛顿集体去市场购买纪念品,很多人在商店都购买了半导体收音机,价格和质量都比国内好,非常高兴。回到联络处后,大家才发现商品上标有产地是“中华民国台湾”字样,货又退不了,怎么办?我们想办法将半导体收音机壳上的“字样”用小刀刮去,怕入关时,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我们在华盛顿国家动物园游览时,看见了台湾驻美使馆的工作人员,联络处同志告诉我们,不要理睬他们。可见,当时大陆与台湾的政治关系还是很僵化的,让当时的我们不得不倍加警觉。

济南癫痫病的专业医院保定看癫痫病哪家医院好?山西有哪些专业治癫痫的医院卡马西平治疗癫痫疾病有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