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潇湘形胜话蘋洲(散文)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现代言情

作为地级市的永州,对于外省的朋友来说,不一定知道在什么地方。但是,一旦说起“潇湘”一词,蓦然间便会触动心底幽微的琴弦,漾起诗意的美感。的确,“非是白萍洲畔客,还将远意问潇湘”,自古以来,潇湘一域就以其特有的意蕴赢得文人雅士的青睐,是诗人墨客魂牵梦绕的地方。

湘江是湖南省最大的河流。发源于五岭山脉腹地的潇水从崇山峻岭间奔涌而来,水质纯净,清绿幽深,故名曰“潇”,取“潇者,水清深也”之意。潇水与发源于广西北部阳海山麓的湘水蜿蜒北流,于永州市零陵区城北融汇,然后注洞庭,入长江,达上海。潇、湘二水流域主要分布在永州境内,因而“潇湘”一度成为永州的别称,后来泛而广之,指代整个湖南。

潇湘闻名遐迩,源于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一个传说。据《尚书》、《史记》及《山海经》记载:帝尧将二女娥皇女英嫁给帝舜,帝舜“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嶷。”二妃寻夫,悲恸不已,泪洒斑竹,投湘水而溺,被后人尊为湘君。中国历史自舜帝始“明明德”,翻开了文明史的第一页,而帝舜与湘妃的感情传说也成为中国最早的爱情故事。这故事比《诗经》中“关关之鸠,在河之洲”的爱情追求还要古老一倍。从屈原开始,湘妃故事频繁出现在包括诗词、散文、音乐、绘画等各种艺术形式中。二妃的故事留给了历代诗人太多的抒写空间,诗人们或身到潇湘,或闻二妃故事有感而发;或谒其庙堂,因联想而抒怀;或因斑竹、斑管、湘琴睹物思人,形诸咏舞。应该说,舜帝及其妃子是历史人物,但在绵长的岁月里,她们被神话化了。而与之相伴的“潇湘”由于反复歌咏,也成为古典文艺中永恒的意象和凄清幽艳风格的象征。例如古典名著《红楼梦》中,林黛玉的居室楣题“潇湘馆”,她本人也被称为“潇湘妃子”,其清丽幽怨的形象伴随着王立平的《红楼梦》经典词曲传播开来,成为无数国人心底唯美忧伤的情感寄托。

“潇湘”是永州的雅称,而比“永州”更古老的地名却是“零陵”。自湘妃投水殉情,为了悼其哀惋,人们将九嶷山腹地的舜陵改称零陵。“零”即“涕零”,掉眼泪的意思。就像物有三维,古人言潇湘必言九嶷,言九嶷必言零陵。屈原在《楚辞?湘夫人》中描写湘妃出入潇湘之浦,登白蘋洲,望九嶷山,其情景令人神往。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实行郡县制,设长沙郡,置零陵县。到了隋朝,潇湘始称永州,此后一地二名,反复交替,一直延续至今。

这诗意三维的顶端,托举着一颗璀璨的明珠,那便是潇湘合流处的江渚蘋岛,以及岛上的蘋洲书院。在悠久的历史中,本土的人文灵气氲氤酝酿,形成独特的地域文化。潇湘之水就像铺展在永州之野的脉管,将细微的支流伸入五岭山脉的每一道皱褶,挽起难以计数的村村寨寨。它流淌的不仅是清新的山泉,不仅是多情的眼泪,还有“南蛮之夷”的荆楚文化。而蘋洲书院,无疑是这种文化凝结的精华。放眼湖湘大地,南有蘋洲,北有岳麓,一个扼潇湘之口,一个洇洞庭碧波,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卓越的人才,为楚文化的发展和整个中华文明的进步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只因蘋洲书院远离行政中心,缺乏物质财富的支撑,其出现比千年学府岳麓书院晚了七百六十三年,然而,那种浓郁的楚文化的精神却是生生不息,一脉相承的。

蘋洲书院始建于清乾隆四年(1739),由祖籍零陵的江苏桃源县令眭Xu文焕父子开创。光绪十三年(1886),湘军名将王德榜、席宝田出资重建,聘请归田翰林周崇傅为山长。据光绪《零陵县志》记载:“黄叶渡下有白蘋洲,广半里,长二里余,旧多白蘋,故名。今则古木丛生,柯叶蓊葧,夏日绿阴照水,估舟多系其下,望若画图。上有白蘋书院。”明代徐霞客来访时,书院尚未修建,但那独特的江口小渚,恰如双龙含珠,令他赞叹不已。

从零陵北郊驾舟过江,登临小岛,便有远离流俗,进入儒雅境界的感受。岛上古木参天,竹蕉繁茂,风光旖旎。蘋洲书院的建筑格局,中轴线自北向南,有奎星阁、讲堂、中门、大堂、大门、门庭、影壁和长廊。书院居南国灵秀之地,气象清淑,高洁幽静。于书房坐读,常闻渔舟欸乃;凭轩瞭望,苍柯间透出碧水蓝天,而或鸥鹭飞翔,白帆远逝。这景象总能调动人的思绪,或引向婉转的柔情,或引向深邃的哲理。今日所见的亭台楼阁,大多重新修葺一番,但主体谨遵旧制。特别是中轴线上的青石甬道和两旁的老桂花树,没有掺进任何现代元素,仿佛古贤先哲的气息郁结其中,正徐徐释放出来,感染着每一位游人。漫步蘋洲,但闻古筝幽幽,《湘妃怨》的乐曲在古色古香的建筑里轻弹浅唱,直把旅人的身心带进古意雅趣之中。这里的一石一木,皆可感发人心,启迪智慧。若有闲心长居岛上,嗅木犀浓香,听潇湘夜雨,看蘋洲春涨,观湘口渔火,纵然你没有柳宗元那般睹物伤情的羁旅生涯,那怕你没有林妹妹那般细腻敏感的幽渺情思,也会潜移默化,悄然与儒雅的氛围融为一体。

我一直以为,中国历代诗文中的娴淑士女,或转眄流精,光润玉颜,或凌波微步,飘忽若神,都是女娲撒下的种子长出来的。人们之所以钟情潇湘的意象,不仅仅是一种唯美的感动,还是一种延绵于娥皇女英的缱绻情愫。对于谪臣孤客,则又多了一层感时伤怀的忧思,哪怕他正同渔父“短篷孤棹,绿蓑青笠,稳泛潇湘雨”,也难免“弥使远念来”、“孤舟五更家万里,是离人几行清泪”。这种凄凉无助的心境,就像这江面的烟雨一样哀婉缠绵。千百年来,诗人们所钟情的不知是潇湘的夜雨还是心灵的泪雨呢?

是的,古老的潇湘,曾经被称为南蛮瘴疬之地,山岚弥漫,神秘莫测,“其俗信鬼而好祠,其祠必作歌乐鼓舞,以乐诸神。”楚地的巫舞实际上是一种宗教舞蹈,一直长盛不衰。从屈原笔下的《九歌》等篇章可以窥见“长发曼鬋、长袖拂面”的舞蹈场面。那“丰肉嫩骨、姱容修态”的柔美舞姿和原始粗旷的强悍勇敢完美地揉合在一起,令人遐想翩跹。正是这种昂扬丰满的精神鼓舞着楚国的先民从筚路蓝缕的草创,发展成一时最为强大的帝国;也正因为丢掉了这种上进的精神,不肖子孙贪图享受,腐败坠落,使强大的楚国最终被偏居一隅的秦国吞没。时间的长河流淌到今天,那古老的舞蹈已不再呈现,那“斑竹啼舜妇,清湘沈楚臣”的缠绵和忧思也似乎烟消云散。有人说,这是一个没有宋词的年代,兰舟催发的桨声,早已在千里烟波的楚江里一篙独去。在市井巷陌的熙熙攘攘中,只能携一袭宋词的眷恋入怀,枕一世幽帘入梦。然而,一旦你聆听《美在永州》的歌曲时,一定会改变这种感想。那温润甜美的歌声不正是古老韶韵的千年回响么?

再美的风景也难以挽留游客离去的脚步。薄暮时分,我们从蘋洲书院出来,回到古樟荫蔽的码头等船。逆潇水南望,零陵城区楼房参差,在夕阳下泛着隐隐的白光。一缕离愁悄然涌上心头,我竟然留恋这昔日的儒雅不忍离去。我不知道还要干些什么才能使这趟旅行更趋完美,便站在山门前拍照,以居中的姿态把“洞庭有归客,潇湘逢故人”的楹联一起摄入画面,算是给这趟旅行盖上圆满的戳记。短暂的观光就像看了一场虚幻的电影,再过一会儿,我将重新融入俗氛,为柴米油盐而碌碌。北边的荒山野岭间,湘江像苦旅的行者再次踏上了征程。我忽然觉得眼前的江流和时间的长河重叠起来,正执拗地催人老去。我们从容点评古人的情感,宁不知现在进行时很快成为过去式。羁旅潇湘的落魄诗人没有找到自己的人生座标,我浑浑噩噩过了半辈子,同样没有找到。

曾经修建蘋洲书院的多是达官贵人,今天重新修缮它的也是商界巨擘。在功利压倒一切的今天,有人还能想到文化建设,单是这境界就令人钦佩。然而,装修一新的蘋洲书院除了作为旅游景点卖卖门票,打算弘扬怎样的价值理念呢?但愿那“修身齐家、知行合一、经世致用、天下为公”的儒家思想得以续存;但愿那“坚持融聚、发展、分享、共赢”的核心价值观念得以实现;但愿那“倡导士魂商才、以义取利、以利济世、义利合一”的儒商精神得以发扬光大,给现代人一个心灵栖息的空间。这理想中的儒商形象既是大众财富的榜样,也必将成为时代的道德楷模。

机船开动的瞬间,江渚开始向后退去,渐渐露出玲珑的剪影,在波光粼粼中微缩成一块苍翠的璞玉。隔着淡淡的江霭,我站在船头远远地痴望,只想穿越时空,于恒古的唐诗宋词中,打捞时光侵蚀千年的残梦,谱写《潇湘夜雨》的新篇!

郑州治癫痫病手术癫痫能治好不北京有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吗癫痫病怎么治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