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东北】吃一堑长一智 (散文)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小说纵横

有句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题记

谁听过,一只猫时不时的就惦记树上的喜鹊的呢?这片山体本与南山公园是一体的,虽然南山公园的外墙把这片山体给毫不吝啬的阻挡在外面了。也许由于它过去是防空洞的外墙口的原因吧,建上面的居民楼时并没有毁坏,这片坡上面是一片茂密的槐树和几棵梧桐树,下面就是防空洞的岩石壁,岩石壁足足高有4、5米,所以没有人能爬上去。也因此,南山公园的槐花还未飘香就被人为的七零八落的时候,这里可是阳光明媚,花香四溢。严格地说,上面的居民楼的外墙也把这片山坡给谢绝在外了,这样一来,防空洞的洞口也是堵死的,这片山坡就属于那种无人问津的野坡的味道了。

话说这只大黄猫是这一片的主人,在周边的居民眼里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了。它怎么成为主人的,这个谁也说不清。不是因为它长得有多帅、也不是因为它有什么特别之处,而是它经常惹一些事端出来,时日一长,就不得不让周边的居民刮目相看。

原来就曾听说,这片坡上不敢有鸟雀在此建窝的。如果小的鸟雀叽叽喳喳吵了大黄猫的“清修”,它会毫不客气的上树咬死它们然后吃掉。听到这,大家就会联想到这只大黄猫是一只脾气很坏的猫了吧。以上,因为只是听说没有见过,所以对于我来说,都是道听途说。可是,那日……

有人会问:“一个天上飞得,一个地上跑得能打起来吗?”

怪事就出在这。这只大黄猫不知什么时候出没于此,也不知道它经历了多少场战争就成了这里的霸主(因为原来这里可是野猫的汇集地)。也许是地上的老鼠它玩腻了,后来改了嗜好,爱上了树上的喜鹊谁也说不清。

话说它玩腻老鼠也是有典故的。听一个时常在山下打扑克的大叔说:“前年秋天山上的落叶厚厚的一层,忽然就看见大黄猫从落叶里窜出来,嘴里叼着一只老鼠。跳下崖壁,就在那一片空地上玩(大叔边说边回头用手指给我看),放了抓、抓了放,自顾自追着跑来跑去。来回数次,一直到老鼠彻底不跑了、不动了,它还用爪子翻来覆去的查看,确定真的死了,才扬长而去。

后来,时常听见喜鹊在这一片回旋,而且发出那种很凄厉的叫声,就有人发现大黄猫嘴里总叼着一只喜鹊雏鸟从山坡上窜下来,很快消失在山下的防空洞洞口的缝隙里了。

据说,喜鹊是一种非常护孩子的鸟。时间久了,那些有经验的喜鹊自然而然的也就不在这里建造自己的家了。今年春天,不知什么时候,一对年轻的喜鹊不知是爱上了这里的花香,还是这里的安静,又把爱巢建了起来。在四月的数个清晨,我由此经过去旁边的南山晨练,每每为这片槐香和梧桐花的美丽而驻足,但并没有留意其中的一颗槐树的枝杈上有一个精致的新巢,不然我一定想办法扔扔石子什么的让它们离开也许就避免了这场祸事。唉,虽说有点事后诸葛亮,但心里总是愿意往好处想的。

周五晚上买完菜由市场回来经过此,发现许多人在坡下围观,他们头顶上还有十几只喜鹊在盘旋哭泣,心里觉得奇怪也去看。这才发现,那只大黄猫趴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嘴里还叼着一只喜鹊,一动也不动。

“怎么了?”我问身边的一个一直在观看的大叔。

“唉,这家伙又偷了人家的孩子。”大叔用有些可惜又有些责怪的口吻回答。

这次,大黄猫抓了人家的孩子还不跑,不知道是在向人家示威,还是被喜鹊的这种阵仗给镇住了,也或者是第一次被这种架势“群殴”?具体原因我不得而知。

空中,声声凄厉的哀嚎,让我的后背禁不住有些发凉。山脚下围观的人也开始有些骚动。

“真是的,它干嘛老去偷人家的孩子呢?”

“唉!嘴馋?好玩?”

“又打扰它睡觉了吧?”

“挑逗?”

“战争贩子啊?!”

……

不知道是看到天上这十几只大喜鹊飞来旋去的也不过是个声势,还是听到了围观的人群不断传来的责备,一个漂亮的鲤鱼跳龙门,大黄猫叼着它的战利品飞跃到了更高的一块崖壁上,再一个三级跳已跃上了居民楼的外墙,然后一溜烟的消失了。

天渐渐昏暗了下来,我在这片槐树和梧桐树之间搜寻了好久,才看到茂密的枝叶间隐约有一个鸟巢。

唉,也许这对喜鹊夫妻太年轻了吧,把爱巢建造在茂密但低矮的枝杈上。虽然避开了人为的采摘,但是却没有躲掉一只猫的偷袭。听着它们丧子之痛的哀嚎,虽分不清到底是空中的哪一对父母失掉了孩子,但是我心里还是酸酸的有些莫名的痛涌上来。

也许,当初这对年轻的喜鹊就是看上了这里的安静和成片的花香吧?今年春天,它们一定在这里无数次恩爱缠绵、激情跳舞、温馨相拥吧?遗憾啊!可惜啊!太年轻了,太没有经验了。这么好的地方,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没有成年的长辈筑巢呢?

这一次,也许,它们把南山上的同族都喊来了吧,它们刚刚在树杈间的飞旋轮番扑打都没有吓退敌人,也仍然无法从敌人的嘴中抢下它们的孩子。只有眼瞅着它叼走自己的孩子而束手无策。唉,这真是一种无奈的痛啊!

记得曾在动物世界中,看到一只母豹,它在出去觅食的时候,把刚出生的孩子叼在一处隐蔽的岩石缝隙里。可是还是被一直蟒蛇发现吞吃了。母豹回来后,循着踪迹一直追到蟒蛇,然后让它无路可逃,最终蟒蛇被迫把刚刚吞到肚子里的小豹子又吐了出来才得以逃命。毕竟,蟒蛇很清楚要对付一只发怒的母豹可没有赢得胜算。我想,当时母豹如果在,蟒蛇一定不会像这只大黄猫一样有这么大的贼胆。

还没有听说哪种鸟类制服过一只成年猫的,也只好眼睁睁的由它放肆嚣张了。这次的教训,我相信,一定会让这对年轻的夫妻带着伤心很快搬家了。毕竟,吃一堑长一智才是正道理。

唉,弱肉强食是动物界的生存法则,也是它们的悲哀!幸好,我们是人,值得骄傲、聪明的人!因为,如果哪个人也想试试弱肉强食,就总会有制约他、管束他、法办他的地方在前面等着他的!

哈尔滨癫痫专科医院武汉哪个医院治癫痫病最专业杭州的癫痫病医院哪家会更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