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 > 文章内容页

故事真当我是草包吗还杀人灭口该给你点颜色看看20190413145947070001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5-4 分类:写作素材

“陛下英明睿智,没有让敌人得逞!陛下英明!”群臣百姓纷纷拱手下跪。

“朕呢,借此也想要告诉你们一个道理。希望我陳国子民,以后莫要被假象迷惑。对于任何事,莫要妄下定论!”就像有人穿着龙袍去青楼,众人只见衣服,未见其人,便一口咬定里面的人是她无疑!那明显就是妄下定论好吗?

“是。臣等谨遵陛下教诲!”

“草民谨遵陛下教诲!”

处理完这些事,尹凌殇明显松了口气。有些疲惫的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好了,既然无事,那大家都散了吧!”尹凌殇转身欲走。

“皇上,还有奴才呐!还请皇上为奴才主持公道,还奴才清白!”身后传来小福子苦怏怏的声音。

尹凌殇一拍脑门,是啊!还有小福子呢!这次多亏了小福子做她的替身,才让她险些躲过了这一劫。

“哦对了,朕差点忘了。”尹凌殇转身,“小福子是昨夜为朕来找玉指环的。朕本想和皇后一人一个,却不料江湖中的采花大盗偷走。有消息说,采花大盗流连青楼,朕才特意让小福子去找。由于朕没有随身携带信物令牌什么的,为了让小福子顺利的来到房间找玉指环,只能让他暂时穿朕的龙袍了。”

尹凌殇的谎言说的有些牵强。

可如今为了救小福子,只能扯出这个荒唐牵强的理由。

历朝历代,哪有皇上自己把龙袍借给一个奴才穿的?而且这个奴才,还是一个阉人?

“这……陛下,您那么做有欠妥当!”右相顶着巨大的压力开口。

众群臣刚刚松下来的心,再次悬了起来。右相竟然当着群臣百姓的面指责帝王,是不想混了吗?依着帝王唯我独尊的性格,根本不允许别人对她做的事,说的话有半分挑剔。更别说是赤裸裸,不加修饰的指责了。

当众群臣都以为帝王一定会发飙,打压反驳右相的时候,却出乎意料的让众人目瞪口呆。

“是,右相所说极是。朕以后定当改之。”尹凌殇虚心接受意见,让众人对她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群臣不禁傻眼了,谁来告诉他们,这!这还是他们那个唯我独尊,即使做错事也不准人指责的帝王吗?

第一次如此亲近的看到帝王,她给人的感觉就是平易近人,亲切,如沐春风。这一翩翩少年,举止言谈高雅的她,很快让民众对草包帝王的形象进行大大的改观。

“好了,可能是误打误撞。本来有人是想要借朕来青楼找玉指环一事来陷害朕,毁坏朕的名誉。却不料小福子的出现,让敌人将小福子错认成了朕,才有了后面的一幕幕。既然事情已经查清癫痫持续状态的治疗楚,小福子,你无事了,还不快跟朕回宫!”

“是!”小福子欣喜的答应。连滚带爬的从地上起来,一脸狗腿笑的为尹凌殇鞍前马后。

尹凌殇摆驾回宫,已是中午。回到宫中,慕容云烟盛情难却。无奈,尹凌殇只得留在坤宁宫用膳。

“陛下,来,吃块鹿肉。”慕容云烟贤惠的替帝王夹菜。

选择医院都有什么标准呢“嗯!”尹凌殇夹起鹿肉放入口中,开始慢慢咀嚼。

然,一块鹿肉还未咽下,大牢那边一个侍卫跑来急报:早上从青楼带来的男人在牢房中撞墙自杀!

“什么?”尹凌殇惊愕,筷子都险些拿掉,“人现在怎么样了?”希望男人还有命活着,这样,她没准可能从男人口中得到些幕后之人的线索。

作为21世纪金牌法医的直觉告诉她,男人显然不是幕后黑手。试想,一个没有任何背景来历的男人,怎么会不惜以性命冒险来陷害当今天子?怎会不惜以自身为代价,都要毁她名誉?显然,男人的背后一定有一个权势滔天,且野心勃勃的人在操控着一切,主导了那场同性恋的阴谋。

可侍卫摇了摇头,突然跪下,“奴才该死!是奴才看管疏忽,导致犯人自杀在牢中,还请陛下恕罪!”

“朕问你人怎么样了?”尹凌殇再次重申一遍,语气明显加重。

“奴才该死!”侍卫低下头,“狱卒说,犯人已死!”

尹凌殇眸中思绪复杂,脸上看不出喜怒。突然,她放下筷子,撩起衣袍,“犯人在哪?快带朕去!”

“啊?”侍卫明显没有反应过来。原以为一个普通犯人而已,皇上应该不会放在心上。谁知,这犯人都死了,皇上竟然还要去牢房查看!侍卫百思不得其解,帝王为河北沧州哪所医院看癫痫看的好什么还要去看一个死去的犯人呢?侍卫还在犯嘀咕。

“朕说,要去看犯人。”

“啊?”侍卫还未反应过来。

“快带朕去牢房!”尹凌殇咬牙沉声道。

“是!奴才遵命!陛下请跟奴才来。”

顾不得理会慕容云烟一声,尹凌殇大步离去。

“陛下!还未用膳……”

牢房——

阴暗潮湿的牢房中,即使是白天,里面依旧光线暗淡。墙壁两旁的煤油灯燃起,烛火摇曳,在墙壁上倒映出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影子。

狱卒长把尹凌殇带到一个简陋的牢房前停下,命令看守的狱卒打开门。

门被打开,尹凌殇目光自始至终都看着倒在地上,身材健壮的男人。

“怎么死的?”尹凌殇蹲在地上,一边查看男人的外表伤痕,一边头也不抬的问狱卒。

“禀陛下,郑州治癫痫病专科医院犯人是自杀死的!”

“靠!”饶是尹凌殇脾气再好,如今也要骂爹了。这陳国都是一群什么侍卫,都还没进化完全吗?

尹凌殇再次耐着性子,“朕问,犯人是怎么死的?是淹死?呛死?毒死?还是上吊死?”无奈,尹凌殇扶额,只能简单的举了个例子。

狱卒摇头,“禀陛下,都不是。犯人是撞墙而死。”

“是吗?”尹凌殇低着的头猛然抬起,摄人心魄的目光直指狱卒,“确定是撞墙而死吗?而且是自己撞墙而死?属于自杀,还是他杀?”

尹凌殇把一连串的疑问抛给了狱卒。

狱卒被尹凌殇这么一问,有些措手不及。

“这个……”狱卒手不断摩擦着手掌,一脸无措。

本文来自小说《鸾凤颠倒:帝妻嫁冷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