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少年心】母爱,岂能体面地淡出(征文·散文)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艺苑名流

伫立于出站口,火车站上,汉、蒙两种文字如同兄弟,手挽手相依相偎在一起;身着民族服饰的人们,忙忙碌碌经营着自己的生意;耳畔,不时传来蒙语亲切的交谈声。抬头仰望,穹庐如盖,悠悠白云就像丝绵,一缕缕,一片片,轻柔而洁白。风拂过发梢,秋阳暖暖地洒在身上,我知道,我已置身于蒙东边城了。历时两天,风尘仆仆,只为心中的那份牵挂……

我急切地在人群中搜寻儿子的身影。儿子因膝盖受伤,腿不便打弯,正在高高的台阶上向我招手。三步并作两步飞奔过去,恨不得一把搂住儿子,可是我没有,唯低头弯腰,轻轻抚摸着儿子受伤的膝盖,一丝酸楚渐渐从心底漾出。

“妈,不要紧,我已经好多了。”儿子轻声安慰我,一双大手又紧紧牵住了我的手……

自从儿子大学毕业分配到这座城市,红城,这个地名便深深镌刻在了心头。每日关注着那里的天气预报——起风了,降温了,下雪了,心也随着天气变化提到了嗓子眼儿。后来,生怕耽误每晚央视的天气预报,又在手机上同步关注了那里的天气预报。试着在百度上搜索关于这座城市的一切:地理位置、风俗民情、饮食习惯、风景名胜……心也长出一双羽翼,随着儿子飞到了那座城。

今天,终于见到了儿子!临动身前,我还和孩子他爸说“又想去,又怕去。”他瞬间明白我的心意——“想去”是思儿心切,是想去看看他工作与生活的地方,想去看看儿子腿伤治疗得咋样;“怕去”,是怕亲眼看到儿子艰苦的生活条件,心里会难过。我向来是个思想简单、大大咧咧、性格外向的“女汉子”,想不到,而今竟变得如此黏黏糊糊、儿女情长。

当晚,儿子向单位请假,娘俩终于能好好地聊聊了。

“叮咚”儿子手机发出短促的声响,不经意间看了一眼,一个对话框跃入眼帘。

“你在忙什么?”

“我妈来看我了,陪老妈呢。”

“啊,你妈来了?”

“那当然!”

“这么远,一千五百多公里,中间还得在北京倒车呢……”

“是啊!其实,我也不忍心妈妈旅途奔波,跑这么远来看我。”

“好感动啊!你好好陪陪老妈吧。”

儿子与高中同学的对话,一下子击中我心底最柔软的部分。母子连心,我担心着他的腿伤,他却不忍心我舟车劳顿,天底下还有什么比母子之情更深厚、更感人呢?

临行之际,我的父母曾再三叮嘱我“路上当心”。虽说因工作关系,我大江南北走过不少地方,甚至,最远去过新疆南部的阿克苏、喀什等地,可父母还是不放心我。火车上,不时会收到母亲发来的微信:“车上冷么?”“吃饭了么?多喝水,不要上火!”“晚上睡觉一定要盖好被子。”“还有几小时就到了?再坚持坚持,马上就能见到你的宝贝儿子了。”……这要是放在平素,我一定会嫌弃母亲唠叨,可这次,心里却只有暖暖的感动。我把这段聊天记录一一截图,又一一珍藏到手机中。我知道,朴实的对话里深藏着母亲的浓情厚意——既惦念着奔波于旅途中的女儿,更关爱着远在千里之外的外孙。爱,多么圣洁的字眼,人世间永恒的主题,只要心怀家人的爱,我们还有什么过不去的沟沟坎坎,还有什么战胜不了的困难呢?

儿子对新环境不适应,对工作中的新挑战也有不少困惑,我耐心听着,对他的工作虽说不熟悉,但依然鼓励他服从命令听指挥,在部队好好地干。

第二天,儿子早早归队,再三叮嘱我一定要在红城多住两天,好好转转。

红城,位于大兴安岭南麓,科尔沁草原腹地。这里,天高云淡,空气清新,沃野千里,牧草丰美。漫步成吉思汗庙景区,园区内一大片沙果树在明媚的阳光下灿若云霞。我驻足树下,第一次仔细端详那红彤彤的果实。这遍布于科尔沁大草原的果树,实在并无什么特别之处,却为这里的人们奉献了最丰美的果实。工作人员端着果盘,热情地招呼我品尝。我轻轻拈起几颗沙果,看那晶莹剔透的水珠从果子红红的圆脸上滑过,一缕特有的清香也于指间氤氲流淌。在红城,我不仅尝到了沙果的甜香,更体验到了朴实好客的蒙东人民骨子里的那种豪爽与热情。我为儿子能在这里工作与生活而感到欣慰,也终把那颗牵挂的心踏踏实实放回了肚子里。

此时,儿子打来电话,我迫不及待地说着今天的见闻,脱口而出:“你的城市很美,这儿没有雾霾,没有污染,妈呼吸了一整天的新鲜空气呢。”儿子急切地抢着问:“我们这儿?我的?”我说:“当然,这里,应该是你的第二故乡呢!”

是啊,刚来这里一个多月的儿子,心还没有完全沉下来。而我,他的妈妈,却要他深深爱上这座城,期望他能扎根边疆,保卫祖国的森林绿海。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有点狠心,但我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这普天下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无数身着橄榄绿的人儿在为我们负重前行!也曾多次读过台湾女作家龙应台的《目送》:“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不用追。”可我要说,母爱真的难以体面地退出!自打五年前那个炎热的夏日,在区教育局高考招生办公室,当一位老师告诉我儿子已经考上军校时,我便与军队结下了不解之缘。清楚地记得一位母亲也来查询女儿的录取情况,在得知我的儿子提前批次录取国防生后,她拍着我的肩膀,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我说“你可真是个狠心的母亲,舍得把独生子送到部队!”。一旁,另一位年长的老师也不无感慨地说:“您给国家培养了栋梁之才,恐怕以后会聚少离多了。”当时,我只是沉浸在儿子被提前录取的巨大喜悦中,根本无暇细想他们的谈话,可如今回想起来,才深深体味到了“聚少离多”四字背后的酸楚与无奈……

儿子才上大一时,唯怕遇见中学生,一旦看到他们,自然就会想到儿子。打小,儿子一直没有离开过家,没有在外住过校。直到有一天,儿子突然远赴千里之外离家求学。作为母亲,心里着实不是个滋味。有一次,在羊汤馆偶遇两位年轻的武警战士,我直勾勾盯着他们,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个没完,连羊汤都忘了端。直到孩子他爸叫我,才慢慢回过神来。他责怪我:“哪有这么看人家孩子的?我理解你的苦楚,可是,遇到不知情的人一定会觉得你极没礼貌。”还有更出糗的一回,在济南出差,于车站广场邂逅一队武警。看他们身着橄榄绿,背着整齐的背包,英姿飒爽地行进在路上,我竟不自觉地跟着人家走出去老远、老远,就像见到自己的儿子一般……

儿子到连队报到后,作为母亲,又开始关注与连队有关的一切。为此,专门订阅了“中国武警”公众号。有一天,儿子发来一首歌曲《做习主席的好战士》。这支歌曲,充分彰显当代军人的风采,听来铿锵有力,振奋人心。连忙发至朋友圈,与好友分享。晚间,一位老同学连续给我发来三个“惊讶”的表情。我明白他的惊讶与不解。一直以来,在他们心目中,我只是一个“文艺女中年”,而今忽然一改往日的风格,他肯定一下子难以转过弯来。在得知情况后,他连连称赞:“怪不得呢?你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家国情怀不只停留在了嘴上,而是以实际行动将儿子送到了部队。我由衷为你点赞!”

在儿子求学的五年间,心儿一刻也没有安宁过。从大学四年的刻苦训练,到军校一年的强化训练,射击、擒拿、格斗,军事理论及政治理论的系统学习,儿子走过了不同于其他同龄人的道路。有一年暑期,我到太原南站接他,黑黝黝的面庞,胳膊肘磨破的新痂掩盖不了旧伤,手掌中血泡密布,已经变成褐色的血痂。我的心啊,如刀割一般疼痛,强忍着泪水疾步上前,弯腰去接他的行李。他却说“不用,妈,我能行!”抬头,望着这张年轻的脸庞,嘴唇上方的细小绒毛已变成浓黑的胡须;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他的眼神坚毅、果敢,再也不是从前“文艺男”的那种内敛、内秀、清澈的眼神。儿子从小听话懂事、热爱学习,高二曾选择学文科,喜欢诗词曲赋、国学历史,一心向往鼓浪屿小清新的文艺风,向往厦门大学旖旎的风光,向往易中天教授渊博的知识,然而高考失利,他与厦大失之交臂,最终选择了国防生。

有一年夏季,北京持续高温,儿子封闭式训练一个月,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我吹着空调还嫌热,心心念念想着儿子:训练强度有多大?吃得惯、住得惯吗?有没有儿子爱吃的西瓜?晚上有没有蚊子侵扰?衣服都是汗渍,训练完很累,还顾得上洗么?日思夜想,直到有一天我的右耳发炎化脓,黄色的液体顺着耳廓,顺着脸颊往外流。无奈,只得用棉球塞住耳朵,方能勉强遮掩尴尬。尤其晚上,一直疼得无法入睡,整宿整夜坐着,苦不堪言……在最苦闷的时候,恰巧儿子训练归来,忙陪我去输液。看着儿子,我的心瞬间安然淡定了许多,身体也很快得以康复。期间,对儿子的思念只字未提,只借口说单位的工作太忙,上火而已。

在儿子分配到部队后,周围的亲戚朋友、同学同事纷纷投来羡慕的眼光,都夸我有一颗金子一般的心,可殊不知,我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坚强,在每一个沉沉暗夜,更不知默默流过多少次眼泪……

思绪回到现实,昔日的翩翩美少年经过千锤百炼,早已长大成人,更大的风浪也正等待他去奋力搏击。

本来,到达红城的第一天,就想去儿子的连队看看。儿子说,最近连队事多,有老兵退伍,还有上级领导来检查工作,正忙得不亦乐乎。嘴上虽然答应儿子不再跟去连队,然而还是不死心,独自打车到距离连队几百米的地方,来来回回走了很多趟,远远地望着,想着儿子的日常训练,想着儿子往来于食堂与宿舍间,想着儿子出版报、打篮球……

边城的夜来得早,一轮殷红色的夕阳挂在罕山之巅,洁白的云朵在夕阳辉映下呈现出火一般的嫣红。云絮在空中飘动,像置身于轻纱般的美梦中。不一会儿,天空如同被火点燃,忽而红彤彤,忽而金灿灿。变幻莫测的霞光照在我脸上、身上,一时间恍恍惚惚竟不知身在何处。天色完全黑下来了,边城华灯初上,万家灯火。不远处的广场上,儿童嬉戏,阿姨们跳着广场舞,拿着扇子扭着东北大秧歌;街道上,还有三三两两的人们在散步。晚风徐徐,送来阵阵花木夹杂的幽香,让人不觉心旷神怡……红城的夜是迷人的,而我,已与这座城市紧密相连!这种情愫,渐行渗入我的血液,沁入我的骨髓。

“我的心爱在天边,天边有一片辽阔的大草原,草原茫茫天地间,洁白的蒙古包散落在天边。我的心爱在高山,高山深处是金色的兴安,巍巍兴安云海间,矫健的雄鹰俯瞰着草原……”

悠扬的曲调从广场传来,犹似天籁自天而降。在跳跃的音符间,我的儿子仿佛就在身边!就让歌声捎去我对儿子的绵长思念吧,让歌声伴着他刻苦训练、强筋健骨,保家卫国。

红城,儿子的第二故乡。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还会推着儿童车,带着孙子,在草木繁茂的广场上晒太阳、遛弯,含饴弄孙,尽享天伦之乐……

相聚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快到分别的时刻了。虽然,天空下着绵绵细雨,我却迟迟不肯进站,只想与儿子多呆一分钟,哪怕是一秒钟。儿子心里难受,不敢与我对视;而我,更不敢看他的眼,天地间,唯剩无边的沉默……儿子咬咬唇,每一个字都像从齿间艰涩地迸出:“妈妈,您进站吧,当心淋雨感冒!”此刻,多么想上前再拥抱一次儿子啊,可我害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只抬起沉重的右臂,轻轻拍拍儿子的肩头,再拉住儿子的手,用力握了握。

狠下心来,进站,隔着候车室的玻璃窗,与儿子挥手告别,直至儿子的背影渐行渐远,消失在转弯处。唯恨自己的视线不会拐弯,不能追随儿子的身影,一同伴他走进军营……

相见时难别亦难,独坐候车室,全然不顾人们惊奇的目光,我放纵地对着墙角嚎啕大哭。泪水,如同决堤的河水奔涌而出,一下子,把我的心都掏空了。不知哭了多久,直到喇叭里多次提醒旅客检票,才渐渐从悲离中缓过神来。擦干眼泪,登上列车,待情绪稍稍平稳,飞快地在手机上给儿子发出一则短信:“回到单位不要伤心难过,毕竟自己也是带兵的人,千万不能因为自己的情绪影响工作,更重要的,你还应该为战友们做出表率!”儿子很快回复:“妈妈,您放心!我是绝对不会给您丢脸的!”

回到家中,大病一场,恐怕,不只是因舟车劳顿。人言,爱有多深,方寸就有多乱。至此,我才真正明白这句话所饱含的深刻意蕴。然而,生病一事终没有告诉儿子,因为,我们都在学着小心翼翼地隐藏自己的情绪,努力不给对方增加任何负担、任何烦恼。

有人说,真正的母爱,是一场体面的退出。可是,世上又有多少母亲能够做到?在儿子面前,我永远无法淡定,永远无法从容,只要一息尚存,我会一直冲在最前面,做孩子遮风挡雨的一面墙,尽力不让这个世界的凄风苦雨摔打到孩子身上。

儿啊,哪怕你强大到可以指挥千军万马,为娘的,却难以放心你独闯天涯……

西安哪里有治疗癫痫病靠谱的医院治好儿童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云南最好的癫痫医院在哪哈尔滨治癫痫出名的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