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花】那年 我们十八岁(散文)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艺苑名流

一、

十八岁那年,在花季的年龄,我迈进了高二的大门。高二,在当时是高中的最后一年,也是我即将告别十年寒窗的最后一年。我们带着少年时代的成熟,充满青春期的火热,携着成年人的幼稚,象清晨的阳光穿云破雾,以结实饱满的身体,同时储存着蓄势待发的激情,我们来了,一路摩拳擦掌,准备冲向大学的门槛,谁能挡得住我们汹涌澎湃的激情呢?

那时,高考制度正在逐步走向正规,学校按照学生的成绩,分了文理班。我当时在文科班,班主任是徐老师。他当年大概有五十来岁,中等身材,一头乌发梳得油亮亮的,白净的脸上嵌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眼睛里总是流露着严肃,深沉的目光。他衣着整洁得体,中山装的上衣扣子系的正正齐齐,颇有知识分子风度。他主教的是世界历史,知识很渊博,讲起课来滔滔不绝,有声有色,而且不看书,也能讲的跟书上一样。

他对我们要求很严格,因为在当时升学率,是考核一个学校水平标准;也是考核一个老师业绩的水准,老师们重担在身,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

在上课的第一天,徐老师给我们上了一堂政治课,告诫我们:要有远大理想,做有志青年,不负国家和父母期望,成为国家栋梁之才。用学校考上大学的学生实例,谆谆教导我们;只有考上大学,才有光明前途。

徐老师是个爱岗敬业的好老师,每节课都能看到他的身影。他的主课时,他会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带领我们走进世界各国的沧桑岁月;副课时,窗外,他的一双犀利的眼睛总是在盯着教室;自习课,他备课在讲台的课桌上;晚自习,他陪伴我们挑灯夜战灯光下;他那伏案的身影映照在讲台上,在他面前,再调皮的学生也会服服帖帖。

虽然文科班属于重点班,是年级几个班里挑选出来的文科尖子生,由于受十年浩劫的影响,我们几乎都荒芜了美好的学生时代,学习成绩也是不尽人意;当聚集在一个班里,更是良莠不齐,成绩差的学生则是在抱着避开数理化的烦恼,在文科班里顺利拿到高中毕业证的侥幸心理;成绩优秀的学生怀着上大学的梦想,在拼命苦读,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考上大学,端上金饭碗,不负十年寒窗苦。

莘莘学子在争分夺秒和时间赛跑,班里的学习气氛如火如荼,同学间竞争的也十分激烈。记忆犹新的是班长王书芬,她个子比较矮,戴着一副眼镜,短短的头发,有一双明亮的眼睛,一张说话带笑的嘴巴,她性格活泼开朗,能言善辩,有时说出的话让人忍俊不禁。这样女孩,她的家庭却是不幸的,母亲没工作,在家伺候着瘫痪在床的父亲,姊妹众多,生活拮据。大概因为家里的遭遇,王书芬学习很刻苦,成绩属于优等生。相比她而言,学习委员庞春兰家里的条件较优越,人长得模样俊俏,眉清目秀,端庄大方,和王书芬的性格相反,她属于性格内向,不好张扬,做人低调的大家闺秀。两人同是班干部,又是形影不离的闺蜜,在学习上却是争先恐后,你追我赶,在班上如同一对展翅飞翔的雄鹰,让我们这些小鸟们望尘莫及。班上,总是可以看到俩人推心置腹地在切磋难题,交流学习经验,上下学途中两人并肩挽臂同行,一对亲密无间的闺蜜,在学习上比翼双飞,让我们既羡慕又敬佩。

可渐渐地两人的竞争成了明争暗斗,当庞春兰的某科考试成绩超过王书芬时,王书芬望着她神采飞扬的样子,有种失落的表情;当王书芬的成绩超过庞春兰的时候,庞春兰变得沉默寡言。慢慢地,两人在一起话不投机,时不时地有了争吵,之间有了隔山隔水的陌生感,不和谐的因素给两人的友情蒙上了阴影。

一天上午,英语老师在班里公布了摸底考试成绩,王书芬的成绩下滑,当听到庞春兰的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的时候,王书芬眼里有种妒忌的眼光,她甩开庞春兰,茕茕孑立地走在上下学的路上,庞春兰找她说话,她也是爱答不理。到了晚自习时间,课堂座位上不见了王书芬的身影,我们正在纳闷的时候,从校园的操场上,传来了一阵嚎啕大哭声,悲戚的哭声在寂静的校园里传出去很远,让人悚然。

我们一听,是王书芬的哭声,我们既吃惊又纳闷:她怎么了?那么开朗的人有什么伤心事?怎么哭得这么伤心?难道是她父亲……一时间,教室里人心浮动,大家不知所措,议论纷纷……

我们几个女生忙跑到操场上去劝她,从她呜呜咽咽的哭诉中,我们听明白了:她在伤心庞春兰不够朋友,本来考试的一些题,她请教过庞春兰的,庞春兰却对她答非所问,让她误入歧途。等王书芬跑到英语老师办公室看了卷子,才知道庞春兰在欺骗她。自己最要好的朋友竟然这样对她,怎不让她伤心欲绝?

听了庞春兰诉说,有的女生气愤地说道:“庞春兰太不够朋友了,怎么这样自私?”

有的女生在劝慰着王书芬:“吃一堑,长一智。以后长个心眼,不要理她就是了。”

正当大家好言相劝王书芬的时候,庞春兰板着脸走了过来,用愤恨的语言冲着王书芳说道:“想想你怎么对我的?历史课我想借你的答案你都不借,问你地理题你说不会,我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说完,恨恨而去。

平日里温顺的庞春兰竟然红着脸说出了这样义愤的话,着实让我们惊诧不已。可见,两人的感情已经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了。

两人自然少不了徐老师一顿批评,徐老师在班上正色直言地说道:“是骡子是马考场见,考上大学才是真本事,哭闹、嫉妒算什么本事!”许老师的话对来两人有所触动,两人都在低头不语,陷入沉思。

二、

处在青春期的我们有着对前途的憧憬,燃烧着激情和活力,也有着迷茫和歧途。偏科,是我们很多学生身上的弊病。徐老师少不了苦口婆心教导我们,要各科平衡发展,共同提高。可我们像个迷失的羔羊,对老师的话充耳不闻,仍然我行我素,信马由缰。

班里有位男生王志强,写得一手好文章。小伙子长得文质彬彬,自持才高八斗,文压众生,出口成章,孤傲不群。在他的眼中,茅盾、郭沫若才是他心中的偶像,他依仗着一手妙笔生花的文章,仿佛是作家梦对他来说已是指日可待。

在我们眼里,他是我们班里的才子,是我们崇拜的对象。当我们听着老师在作文课上读着他那优美的文章的时候,向他投去敬佩的目光。我们不明白,同坐在一个教室里,人家的脑子里怎么有那么多的新鲜词,文章写得那么好!真是让我们汗颜,自愧不如。

一片赞誉声中,王志强飘飘然了,根本不把其它课放在眼里,把语文当成了自己的主攻目标,整天搂着课外书在看,其它课对他来说是个形同虚设。徐老师对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甚至把他的家长叫到学校耐心劝说,可他对老师的说教如同耳旁风,一意孤行。在一次期中考试中,他的其它各科成绩加起来还没有语文成绩高。

徐老师在班里警告他着说:“这样下去,你总有一天要栽跟头的!”

偏科是那时我们学生的通病,每个学生都有自己喜爱的老师和他上的课。比如我最喜爱历史王老师,他主教的是中国历史,我最敬畏的是王老师的那张嘴,生动幽默的语言,那么奇妙,引人发笑,把班里的气氛调动的活泼热烈,他笑哈哈的嘴唇上面的八字胡须,随着笑容一翘一翘的,那么让人亲切……

而外语老师,那个矮个子的女老师,很有教学经验,在市里的教育界赫赫有名。在给我们上外语课的时候,她因人施教,把班里成绩好的和成绩差的分开,确实是个有爱心的老师。怎奈我是朽木不可雕也,可在我眼里,外语是那么高不可攀,因此,她慈爱的笑容在我眼里如同笑面虎。尤其是当上课的铃铛响起,她迈着四平八稳的脚步走进课堂,慢条斯理说道:“请同学们拿出一张纸……”那一刻,我的心都吊了起来:又是模拟考试,她真可恨,又要把我“烤焦”了……

青春期的我们,如同向日葵,向着阳光绽放。参加共青团,是我们每个学生的迫切愿望。尤其是已经到了高二,面临着走向社会的最后时刻,每位同学都想在学生时代的最后时刻捞点政治资本。共青团组织也向有上进心的学生敞开了大门。

秋霞和我的长相有点相仿,在班里,有的老师常常把我们俩人认错,闹出啼笑皆非的笑话。比如政治老师,明明望着我,却嘴里喊着:“张秋霞同学,请你回答一下这个问题。”等秋霞站起来了,老师却说:“错了错了,唉,你们俩长得怎么这么像?”课堂上一阵哄笑声。

由于天生的缘分,我们俩亲如姊妹,形影不离。

那天,秋霞地对我说:“班长书芬让我写入团申请书,她给我当入团介绍人,让我入团。”

闺蜜要入团了,我怎么能不为她高兴?可我又有点失落:秋霞成了共青团员了,可自己还在团组织边缘徘徊,论学习成绩,我俩不相上下,却为什么她能入,我不能入?

“怎么样?琴,给我写个入团申请书吧!”秋霞用央求的目光望着我。

“你不会自己写啊!”其实,我明白,秋霞那臭笔杆子写出来的东西真的让人不敢恭维,词不达意,空洞无味,一篇作文憋上好半天。哪像我,一挥而就,写一篇入团申请书对我来说是手到擒来的。

经不住她的央求,我用一个晚自习时间,给秋霞写好了洋洋千字的入团申请书,拿着我给她的信笺,秋霞感动地说道:“琴,你真是我的好朋友,等我进到团里了,再发展团员的时候,我当你的入团介绍人。”

我听了心里酸酸的,也甜甜的,为秋霞的真情感动,也不知自己还有没有入团的机会。

等到开完团组织会,秋霞红着脸对我一阵懊悔的喊叫:“嗨,嗨,丢人死了,我算今天出尽洋相了,唉,气死了!”

我感到很奇怪,忙问她怎么了?听她讲完,我也忍不住笑了。原来,在我给她写得入团申请书中,有一句“作为一个要求上进的高中生,我决心对团组织兢兢业业……”当她当众宣读的时候,却把兢兢业业读成了“克克业业”,引起人们一阵哄笑声。唉,秋霞啊,我都替你感到脸红,辜负了我那“兢兢业业”的文字。

三、

处在青春期的我们正是春心萌动时期,男女同学难免有互相爱恋的心,虽然徐老师一再警告我们,不要因小失大,在感情问题耽误了自己美好前程。但是萌动的春心岂是老师几句话能劝说得了的?

比如我,在我上教室里,总会遇到一位男生的一双炽热的目光。初次和他的目光相遇,我心里有种恐慌,极力想避开那双眼睛,但还是执著地迎住他的目光,在两束激光相碰的那一瞬,我看到他那双眼睛里发出的闪电般强光,心里一阵狂跳,我不断地在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他是那么地优秀。”那一刻,我相信,不只是自己,他心中也受到了同样的震撼!因为他脸虽然红红的,却大胆地望着我,眸子中深情、火热、执着、迫切,我们中间只等着有人出来捅破那张纸了……可我们最终是失之交臂!现在想起来只能用“他”来代替了,因为我已经忘记了那个男同学的名字了。

老师每个星期要把每排学生的座位互相调换。比如靠墙跟座位的换到中间位置,中间的位置到左右墙根的位置,这样每位同学都能均衡地享受优越的座位。

当时有位女生叫陆永芳,她在我们班里算上靓丽女生了:白皙脸庞,乌黑的头发,长长的辫子摔在脑后,水灵灵的一双大眼睛,浅笑盈盈,亭亭玉立,像是班里的一朵花,温情地插在人头攒动的课堂里。和她的座位和相对换的男生叫夏中健。小伙子长得有点“困难”,属于不招人待见的男生。可夏中健却暗恋着陆永芳,他对陆永芳多次暗送秋波,陆永芳故意视而不见。

眼看高考一天一天在逼近,分别时刻在既,夏中健求凤心切,再也按耐不住跳动的心了,他用小刀在桌子上刻下一首情诗:

长恨春天被夏虏,

一片痴心遮迷雾。

如有春景四季健,

梦中奔向芬芳处。

夏中健这首情诗把自己的名字和陆永芳的名字隐喻其中,毫不忌讳地表达出自己一片爱慕之心,而且用刀子镶刻在桌子上,让陆永芳时刻面对,不知陆永芳心里会有什么感受?反正我们看了心灵有种震撼,为夏中健一片爱心感动,被他的智慧折服。

青春期是人生的饕餮大餐,是人生的盛宴。在青春期,我们可以任意找到自己喜欢的美味佳肴,但是,再好的宴席也有散的时候。当高考结束的时候,也是我们这场宴席散场的时候。

高考成绩公布出来了,莘莘学子们几家欢乐几家愁?

王书芬和庞春兰考上省城的两所不同院校,她们重新言归于好,开始在同一座城市里并驾齐驱。

王志强不出徐老师所料,名落孙山。

我和秋霞遗憾和大学擦肩而过,向我投来深情目光的男生开始了复读,准备东山再起,我们连一句话都没交流,便从此南辕北辙。唯一让我欣慰的是,在秋霞的介绍下,我光荣地加入了共青团组织,实现了我的愿望。

那个写情诗的男生夏中健,考上了一所外省的普通院校,陆永芳也无缘跨进大学的门槛,至于她能不能和夏中健能否琴瑟调和,大家只能是雾里看花了。不过,有同学看到夏中健和陆永芳在学校的林荫树下喁喁细语,陆永芳双手拨弄着辫梢,一脸的羞涩,夏中健痴情地望着她……

别了,亲爱的老师们,谢谢你们给我们开启了知识的大门,让我们看到了斑斓的新世界;别了,我们的校园,再循着我们奔跑的身影,去寻找我们追梦的足迹;别了,难忘的教室,再看一眼我们的教室,去寻找遍地零碎的笑靥;别了,温馨的课桌,再摸一摸我们留下的余温……深呼吸,我嗅到了一种让我精神亢进的味道。我知道,那是青春的味道。

今日回想,假如时光能倒退三十多年,我会在知识的涛涛海洋中奋力游向希望的彼岸,把我的青春风采淋漓尽致地展示在世间。

……然而,时光荏苒,青春不再。

陕西专门治疗癫痫医院哈尔滨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怎么样导致继发性癫痫病出现的病因是什么呢癫痫病到底都应该吃什么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