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官场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马志俭老人的情殇

来源:天津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职场官场
破坏:癫痫病日常护理措施都是什么rticle_curse_state">无 阅读:843发表时间:2018-02-21 13:17:22
摘要:有一次,我到金台观上香,有个人对我说:“这个老人有‘同党’,只要你揭发立功可免予追究!”都知道,老人一辈子正大光明的,历次运动也没听说有什么问题,咋会有啥“同党”?我想,真情一定会大白的,一定会还老人一个公道的!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个秦腔剧叫《古刹魔影》,说有座古观“金阁流霞”古木参天,高楼如云,“离天三尺三”的观内盘踞着血脸红头发的老魔头。每当夜晚,乌云密布,群魔乱舞,刀光剑影,鬼哭狼嚎,闹得这一带人稀路断、恐怖凄凉。
   戏剧本为人编的,我并没有拿它当真的,直到近年,我上山探奇中才知道,观内住着一位头发胡子皆白的老人,金台观是他半个多世纪为保护这群古建筑和宝藏而出生入死的地方,更是案犯们多次作案吃了大亏、杀人灭口不得逞的地方。
   这位神秘的老人原名马志俭,其先祖为军人,曾做陕西渭南捕快,专事捉拿祸害百姓的土匪地霸,后来遭遇官匪勾结,不断被祸害追杀,而逃亡到土薄地荒的甘宁一带。
   马志俭少年时跟清真寺武师学剑,五十年代西安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毕业,在当时宝鸡人才奇缺的情况下他被人忽悠排挤到西山、太白山里劳动不准出来。他不满歧视,多次上访,直到六五年初,他在金台观后山练剑,才被宝鸡市博物馆的领导发现,要求把他调去金台观从事安保工作,他并不同意。母亲在他小时候就告诫他不要到汉人堆里去,会引来麻烦的,现在怎么办?先前领导叫他到西山又到太白山里,因上访闹得领导关系很僵,都说回民不好驾驭。就这样磨了个把月,没工资怎么生活,他只得去金台观报到。
   金台观坐落于城东北半山,过去为强人出没的地方,而市政府竟然把大量珍稀国宝藏于此处,虽然有众多人员看守,还是不断遭到偷盗抢夺。有一年,案犯团伙组织一批人半夜包围馆长吴增坤等人,强迫交出钥匙,要搬走文物,他暗地给公安局通电话,当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赶到,才把那伙土匪吓跑了。
   马志俭进馆没几天,就发现原先巡逻的几个人都被安排走了,院内的路灯因为资金短缺而被去掉,他只好硬着头皮一个人奔走于分散树丛土丘,放置文物的前中院、前东院、前西院及后院北院等分散的十四个庙房窑洞之间。
   这天上午,有公安局三人来馆,说有人将一批文物从金台观转移到外地,被巡逻民兵发现了,人跑了,但文物是宝鸡市博物馆藏品,因此怀疑是本馆基建办佟某一伙所为,但审问中佟某不承认,于是公安人员带上马志俭查看金台观各个出口,当查看到四十年代民国专员公署挖的防空洞时发现,洞口已被人拆开,当他们进入这个狭窄而潮湿的山洞,山洞直通山内近百米,里面又有几个岔口,一处往西的岔口竟通往观以西的半崖上,再深入到底三十米处,发现已生锈的枪管和个把生锈的手榴弹,并意外搜寻到案犯没来得及带走的巨额公债券。据公安人员讲金台观四十年代前就没了道人,国民党的专员公署就设在这里。解放后,这里改为小学,五一年来了几个人说要搞宗教活动,逼得学校搬到摩天院,后来有人举报“黄坛”图谋不轨,私藏武器,公安局查抄。这些武器部件就是当时没有取走的废件空壳。
   这个隐藏的山洞一直在基建办的控制下,以后在金台观发生的几起重大案件多与这处地方有关,七十年代公安局检测到金台观藏有不明发报设备,有人诬告马志俭,引起对他抄家并被逼搬家观外。七十年代发生“游击队”活动基地案虽没把他扯进去,却把经常来看望他的刑警队长撤了职。八十年代初,马志俭配合公安局破获金台观文物被盗案后,发生几次泡塌马志俭居住窑洞和死人栽赃案都发生在这个地方。马志俭为了保护金台观和其藏品,他不顾严寒下雪,经常披着棉大衣,抱着那把钢剑睡在中间大殿屋檐下。
   六五年查“四不清”,单位领导说有人放言要烧玉皇阁制造事端,因为这座古建筑在市区北山坡,全市都能看见非常显眼,一旦被点着火,其影响之大可想而知。因此,他白天晚上在楼上四边不停走动,盯着下边的动静,一旦发现进来人。他会迅速翻过护栏跳到墙头,跑过去跃上东殿的房顶,翻身跳过另一侧殿屋脊到中间殿高台基,一个健步突如其来出现在山后院窜进来人的面前。来人一般见到这种形式,大多撒腿就跑,他也不远追,只是大声警告对方不许再来,有时来的人多,五六成群的,这些人碰上马志俭过来反而不慌不忙,嬉皮笑脸上来套近乎,马志俭可不上当,趁其不备,用钩子脚将前面的人放倒,然后抽出剑来威胁对方。当然不是每次都占上风,有时不是被黑暗中黑砖砸伤了脚,就是被打的头破血流。有一次晚上无名指打断,他刚喊了一声,就觉得头上咣的一声没了知觉,后半夜醒来昏昏沉沉地回到住处。第二天他到医院只做了简单包扎固定就回来继续上班。
   文革开始领导都被揪了,一批一批的造反派打砸破四旧。他连夜和民工将文物转移,尤其那些涉及政治内容的像族徽、何尊以及翻瓦罐和道教有关文物搬到别处深藏,并将观内张三丰龙蛇大草刻石,国民党时期题名碑等二十多通秘密埋在东华厅旁。开始时,红卫兵只是砸破玻璃,用墨汁涂在建筑上的图画上,可是附近农村来的造反派最难对付,动手打人还扛着镢头和铁锨要拆庙,他们动手时马志俭不能还手,只能劝说,他们还是用斧子劈了建筑物上的浮雕构建,声言第二天还来。这时马志俭已经被回民造反总司令部选为总指挥,他急忙通知一些回民学生来金台观开会。早上十点那些造反派来了一大片,一边读语录一边抡撅头。马志俭一声大喊后边院内的学生一起涌了过来站在他身后,气势汹汹的造反派们一下子静了下来,对峙有一个来小时,为首的说:“姓马的,你等着!”气势汹汹地喊着口号走了。
   过了几天的傍晚,有几十个红卫兵上山来说:“维护封建巢穴,要拉你下去批斗!”在拉扯的过程中,他的衣服被撕破了,头发也被撕扯下了一撮,血顺着脸流了下来,左胳膊也被拧得抬不起来。他终于发怒了,夺下对方的木棒抡了起来,而这时当过日本宪兵队长的基建办佟某出来打圆场:“今天的革命行动很成功,大家回吧。”一看就知道他在搞鬼。为了安全,马志俭通知下面司令部抽了几个精壮的学生住在后面窑洞。果然第二天一早来了很多农民造反派,拿着家伙端着梯子上房揭瓦,有一人拿着瓦片照着马志俭扔了过来,只见他一招手,后边的学生一下就冲了上来抡着棒子就打了起来。前面的挨了打后面一看阵势先溜了一大半,不到十分钟已经跑得没影了。
   由于几个学生住在上边,大规模的打砸破坏活动再没有发生。不过金台观的下面有人刷了标语“打倒黑司令马志俭”、“马志俭是保护牛鬼蛇神的大魔王”,这期间,基建办一伙利用自己的权力先后拆除北院凤鸣楼、后中院东西向二道门过厅及后西院的姥祖殿等古建筑,又伐了中院和玄武殿前几棵高大的古柏。马志俭极力阻挡,发生了冲突,才算保住了前院的一棵古柏。
   在这以前,马志俭保护金台观这些文化遗址还是受到支持的,不料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却使他从此走上一条被孤立被追杀多次死里逃生的历程,这还得从头说起。六八年有天晚上马志俭和两个学生正在修西边院墙,忽听中院有响声,他们赶过去看见人影向北后院逃去,大殿前有一个小汽油桶,显然是企图纵火烧大殿。他让学生守住院子,自己向北追去,他发现土墙外的窑洞有个壁洞往外冒着烟雾,他拿了手电,才知道洞中有洞,他想里面一定有人,就随便咋呼了一声,赶快出来我要扔手榴弹了,里面真的爬出来三个人,他问他们刚才是否到中院,直到天明就是不承认,他只好押着他们去派出所,希望由公安方面处理。下午去派出所得到的回答是,三个人是社会闲散人员,经教育放走了。他分析这个神秘小洞在基建办佟家旁边,佟一定知道,不料佟暴跳起来,“老子当年在东北想杀谁就杀谁,你敢跟我较量!”马志俭知道此人一九四零年因在东北屠杀抗日民众有功,曾被送往东京培训后即由黑狗子连长升为宪兵大队长,没过多久,文化局组织各界美术工作者办学习班,以马志俭创作的卷画《截流》为据,说企图截止革命运动,要定他反革命。马志俭也是一时头脑发热不知厉害,文物保护修建工程钱很多,是领导们中饱私囊的重要来源,他们关系非同寻常。马志俭这下子捅了马蜂窝,这次声势浩大的行动虽然在众多的画家奋勇抗争下没整成,可他在连续二十来天的惊恐中衰老了很多。
   马志俭既然被看做死对头,就不会善罢甘休休放过他。那些过去偷盗和破坏金台观的人不是升了官就是被调来金台观以“治”马志俭。八零年他配合公安侦破金台观特大文物被盗案之后受到残酷的迫害,妻离子散,几乎丧命。逼得他进京上访,在京期间遇到困难去打工,脚手架上被砸到多亏学生送去医院救活,上访无望,最后通过投标参加了一个国际学术会议,而被北京众多媒体介绍的《一个保护中华民族文化遗产的回族人》《中流砥柱》等和以后留谷居士写的《南望古强国》,诗人孙谦写的《苦难历史的见证者》反映他配合公安局侦破金台观文物被盗案后不断遭遇暗害和否定,前边提到的《古刹魔影》等剧目就是文化局组织人编写的,企图彻底否定他。
   马志俭一辈子努力学习勤奋工作,且身兼多种专业,连续多年的先进工作者,但工资待遇一直不公正。90年代宝鸡日报发表了一篇《寂寞奇人马志俭》的报道后,有人策动文化单位一些人去报社提意见。马志俭知道,在文化局的档案早被人动了手脚。为了弄清楚这段历史,他先后奔走西安和甘肃费了很大周折将前期档案补齐,但已经过去了40多年,工资问题也没得到解决,他没有钱买房还住在那四面漏气的破屋里。
   单位领导让他搬到金台观以西窑洞去住,他先搬了重要书画和资料。不想,基建办黄宏强书记龙建辉突然带领保安人员将他搬得窑洞和他儿子住处撬开大搜查,说已查获重要罪证,并提出要清理他还没搬的宿舍。马志俭急忙向公安局报案,向法院起诉,都不予理睬,显然是一起有预谋的恶意行动。
   单位原基建办的人四处串联,领导人到马志俭住处周围指手画脚,说自有人收拾你。二零零年以后,果然在人大搞了个提案。道教要接管了,此时马志俭已成了疾病缠身白发苍苍的老人。他恐怖地看着他们总是领着人在他住处不怀好意地说着什么,道人们不仅占了金台观上面的房子窑洞,还控制了观下的大门,占据了博物馆的办公大楼。
   没多久,会长派人来催他搬出,“过去你得罪这个得罪那个,活该,你不动,我们可动手帮你搬了!”老人赶紧去找了解他处境的李秘书长和宗教局的郭干事,这才发现两个人都被安排走了,管事的看门的全都换上了杜的亲戚亲信。一个自称武士的聋道人拿着棍子在门口寻衅闹事,那家伙吃了亏,狠狠地说:“会有人收拾你的!”有一个女学生给老人送吃的,被揪住衣服百般羞辱。没了人送饭,老人只得自己下山买饭,但回来打开房门,屋内乱七八糟被人翻过,抽屉里的钱和包里的手机不见了。当天晚上杜法静带着人闯进来了,说他们的钱被偷了要进来搜查,从此老人宁愿挨饿,再也不敢轻易下山了。
   有几个道徒过去经常找老人,可是近来却不走正门,从冬青墙下爬进钻出。老人一问,那位老太太才说:“给你门框上了符,走这门,你活不了多久。”老人抬头看对面柱子上贴的对联有句:为了三间房,不怕见阎王。有道士拿来印刷品给他看,开头写的是“文管所人不搬走,结果和宗教局的一干事,突然暴死,姓郎的道士亲眼看见其灵魂投了猪胎。”这天晚上,老人拉了灯怎么也睡不着。突然他感觉头顶窗子有响声,还嗅到一股气味,他大喊了一声,就听到窗外咣当一声,他便拿起手电赶了出去,可是山门已被反锁了。第二天,他看见房后有一个玻璃瓶子,扫地的人都不敢靠近。
   就这样老人每天都在应付各种各样的敌意袭击,逃避着一次又一次的灾祸,因为政府有保护道教的通知,所以他只能忍着。开春后老人见人在前院种花,他就种在盆里,过了半月花苗长出来了,那个姓赵的男道士就领着派出所的人直奔那个花盆,要求公安抓他,这时他才知道那是一种毒花,他一直认为道士讲善,不在意,不成年癫痫病怎么护理成想又上了套子。
   不过有些事他是实在没办法防的,院外经常坐着几个轮流盯着他的住处,房后的厕所也被拆了。有次他见盯他的人刚离开就偷偷下山去厕所,回来时山门就被从里面插上了。从门缝看见有人从他的院里出来,他只好绕道西边从后门进去,他推开窗后进屋,这才发现抽屉被拉开了,床上被翻过,笔记草稿散掉了一地,他知道是那伙人干的,想毁灭证据。他搞不清对方到底搞了什么名堂,只感觉最近手机信号很弱,电话打不出去。后来有个经常来上香的人说:“道协曾在山洞的入口施工,清理出来的一大片土就有两米多高,山洞的西口内放置着几台高科技电子设备,你的一举一动人家都看得清清楚楚的,和别人的谈话人家都有记录的。”
   有一次,我到金台观上香,有个人对我说:“这个老人有‘同党’,只要你揭发立功就可免予追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老人一辈子正大光明的,历次运动也没听说有什么问题,咋会有啥“同党”?我想,真情一定会大白的,一定会还老人一个公道的!

共 4939 字 2 页 武汉哪家医院能根治羊角风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829081&pn2=1&pn=1" class="pre">首页12
转到